剖析当前全球粮食危机
 
姚欣进

 

一、全球粮食危机的现象

近两年来,越演越烈的全球粮食危机已到了全面爆发的时刻。据统计,全球整体的农业原料,自2005年以来整整上涨了百分之七十五。最近时代周刊报导(2008-6-05),全球米价,自今年以来短短不到半年间,平均飙涨了近三倍,在印度,每公吨达到1000美元。而小麦在过去一年来上涨了两倍,在二月间,居然一日间飙涨了25%

从供需关系上,粮价飙涨似乎是供需失衡下的现象。全球粮食的生产供应远低于当前全球民众的生存需求,为了追逐有限的粮食供应,需要粮食的民众必须不断追加价格才能买到粮食,以致于粮食价格节节上涨。在这市场规律下,越是贫困地区的民众就越容易首当其冲地被飙涨的市场价格排除在外,无法购买粮食而面临生存危机。这现象已自去年开始在全球第三世界贫困地区中不断出现。在贫困的加勒比海沿岸国家、非洲与东南亚、南亚等人民,都已走向街头为生存粮食而抗争。到了今年,这粮食抗争越演越烈, 以上升成为血腥的流血冲突,颇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效应。 在今年二月,西非的喀麦隆死了24民众在粮食暴动中,三月时,在海地则有五人死亡,五月时,在非洲索玛利雅则有二人死亡。据联合国的「粮食与农业组织」估计,如果这一波粮荒不即刻舒缓,则全球至少有一亿贫国民众,如北韩、索玛利亚将立即陷于生存危机。

为了因应这眼前的急迫粮荒, 联合国的「粮食与农业组织」于本月三日至六日召开了全球高峰粮食会议 。虽然世界银行宣布将立即拨款12亿美元来扩大穷国的谷物生产,亚洲发展银行将提供五亿美元紧急借款计划,美国布什总统宣布提供3.6亿美元紧急粮食援助给粮荒国家,但这些其实都是治标之术,远远没有解决粮荒的根本问题。

针对这全球粮食危机现象,本文将讨论三个主要问题。


即,(一)为何近年来全球粮价会不断高涨?

(二)为何在特别贫困地区会有粮荒?

(三)为何这些陷入粮荒的贫困国家无法种植粮食以自足自保?
 
二、粮价飙涨的结构性原因

关于全球粮价高涨的原因,许多主流媒体都已点出了基本关键。在生产供应面上,这是因为全球暖化导致了全球主要量产区气候异常干旱而粮食歉收,使得基本农牧产品价格大幅上升。例如,作为全球大量玉米出口国的墨西哥、大量麦子出口国的加拿大,以及作为全球最大奶制品出口国的澳洲,都因气候干旱产量大减。而这些农牧产品在食物链上乃是基础性的粮食,它们一涨价,就如滚雪球般的带动后续整体性的粮食与经济作物的全面上涨。例如玉米是猪牛牲畜的基本饲料,玉米一涨价就带动了猪牛肉的上涨。

其次,由于石油价格飙涨,欧美先进国为了降低对石油燃料依赖而鼓励生质能源之粮食生产,尤其是玉米,而导致原本是食用的粮食却变成替代能源的经济作物。另一方面,在需求面上,由于中国、印度经济繁荣发展,当地生活水平提高后,民众对肉类食品需求大增(一磅肉类食品平均约需要投入六磅的饲料农产品),这又加大了粮食需求量。

但上述这三个原因却有主次轻重之别。即,全球暖化与粮食转为生质能源的产能缩减的因素才是造成粮价上涨的决定性原因。若再进一步追索分析,全球暖化与粮食作为生质能源的现象其实是来自于同一个根本因素︰即先进国家多年来毫不节制地耗费石油能源、化石燃料(石油、煤炭与天然气等矿石燃料)所带来的双重结果。目前科学界的一般共识是,全球暖化主要是人为因素,即人类排放过量的温室气体,如二氧化碳,带来了大气与海洋的温度持续上升,而终至于全球暖化的气候异常。而人类之所以会排放过量温室气体,主要是因为消耗过多的石油能源、砍伐森林等等。

另一方面,地球所蕴含的化石燃料并非无止境的。科学界已预测,全球石油产量高峰约是2010年是高峰,即使是最乐观的估计,也不过是延迟到2030年左右。一旦过了这高峰期,全球石油产量将逐渐减少,而终至于枯竭。面对这残酷但客观的趋势,人类社会只有两种选择,不是全面改变我们目前极端消耗石油能源的生活方式,就是生产出石油能源的替代品。欧美先进国显然选择了后一种方式,以继续他们那种高消耗能源、高工业成长、高污染的生活方式。即在近年大力辅助将原本作为人类生存的粮食(主要是玉米),转为生质能源来部份取代石油燃料。
在两年前,英国就宣布要将生质燃料的减税期延长至2010年,而且英国所有汽油供货商的销售量必须有2.5%为生质燃料。到了2050年再增至33% 美国的目标是要将国内生质燃料目标提高五倍,而至2017年时,全国24%的交通用油应为生质燃料。
布什甚至表示,玉米做成生质酒精,比粮食需求更重要!

据经济学人报导,「2007年美国生产8500万吨的玉米,提炼生质燃料,而这些玉米可以满足全球1.35亿人口两年的食品消耗」。美国这种生质能源的政策并非是短期因应方案,而是200712月由国会通过的法案,「能源独立及安全法案」。它规定了2008年使用生质能源作为与汽油混合物的产量,必须由54亿加仑增加至90亿加仑,而在2020,目标将大幅提高至360亿加仑。更可怕的是,美国甚至将生质燃料生产来源锁定在其它第三世界地区。据报导,近年美国布什政府与巴西签约,「推广生质燃料,带动杂粮作物强劲需求,首当其冲的就是亚马逊雨林,生质作物入侵农地,雨林变农田,部落生存岌岌可危」。前文已指出,玉米需求大增则价格就飙涨,而玉米乃是牲畜的基本饲料,这基本粮食一暴涨,就带动全面粮食价格上涨。
 
三、为何会有粮荒?

但粮食价格飙涨与粮荒是不同的事。事实上,这次粮食价格飙涨揭露了更深层人类生存的悲哀。这两年全球粮价上涨带动了民生物价的上涨,但基本上,全球通膨至今仍在可控制范围内(美国今年约为3%、台湾约为4%)。全球先进国与部份后进国中,粮价虽然偏高却还不到天价,或无粮可食的悲惨地步。然而,自去年以来,在全球人均年所得在二千美元以下的贫困国家,粮荒却逐渐成为普遍现象!

据报导,包括前文提及的发生抢粮暴动的加勒比海沿岸国家、非洲与东南亚、南亚等三十七个国家民众都曾引发抢粮风潮。这些民众之所以会抢粮,反映着他们已到了缺粮到了无法生存的危急地步。据美国《每月评论杂志》近期一篇专文的分析(五月号,2008年,作者Fred Magdoff ),在当代科技飞跃、生产力空前发展的二十一世纪里,全人类一半人口,约三十亿人,居然是活在饥馑、营养不良的状态中。事实上,联合国也有相关数据︰全球每日约有一万八千个儿童因营养不良而死亡!

那么,造成半数人类生存在饥馑处境的根本原因,难道是全球粮食生产不足的粮荒吗?答案恰恰是否定的。关键不在于粮食生产不足,而在于全球粮食分配严重不均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以美国这全球农产最大输出国为例,其国内粮食生产远超过美国总人口所需,但根据美国农业部前两年的统计,美国有三千五百万人(内含一千三百万儿童)生活在粮食危机的处境中(food-insecure situation),即全美约有十分之一人口是处于经常挨饿的生活里。

换言之,虽然有着全球暖化等因素,全球粮食生产力的发展基本上没有太大障碍以致于会有粮荒,而且全球粮食的总量还是不断增加。贫困地区之所以会有粮荒,是因为全球粮食的生产过于集中于极少数的先进国农产品垄断集团,所以一旦全球粮食价格飙涨,贫困国家或先进国的贫困人民就毫无能力购买。另一方面,粮荒之所以会在这些地区出现,反映了更深一层的问题︰为何这些地区无法自己生产粮食,以求自保?
 
四、为何第三世界无法粮食自足?

简要的说,这是由于全球的垄断资本早已全盘掌控全球农业生产,而驱使第三世界国家放弃自足农业生产方式的恶果。据中国人民大学周立教授的研究,美国的「孟山都一家公司就控制世界主要谷物和蔬菜种子23%~41%的市场份额,销售额2004年达28亿美元。若再计入杜邦公司,两家公司控制世界种子份额就达到一半以上。人类的食物,从最初的原材料开始,就走向单一化」!此外,在全球十大食物零售商中,美国更占了一半。再加上,欧美政府大力补贴农产品以让本国农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彻底击败后进国农产商品,全球后进国只好纷纷放弃自己粮食生产,以农耕地换取工厂厂房,走向工业发展、加工出口工业产品的不归路上。例如,从2000-2005年间,中国平均每年将260万英亩的农田转为工业用地,然后于近日到状况更惨的菲律宾租用250万英亩农地(菲律宾已沦为全球最大的米进口国)。换言之,美国垄断资本的食品集团早已深入全球各地牢牢地主宰全球粮食市场,掌控了全球粮食生产到销售的全盘环节,在这资本逻辑运作下,许多后进国的原本自给自足农业生产体系是毫无招架之力。周立教授分析,「早在几十年前,美国食品公司就将非洲加纳人廉价的营养品──鲭鱼和金枪鱼,转化为罐头和猫粮、狗粮,销往美国,以致加纳的穷人无力消费已经变贵的鱼」。
 
结语

总结的说,当前的全球粮食危机,包括了全球粮价飙涨与贫困地区和贫困人民的粮荒,深刻地反映了全球资本的基本矛盾︰生产力的空前进步与生产成果分配上严重不均。今日的粮食危机,乃是与全球能源危机、全球生态危机紧密相扣,它们都指向了一个共同的危机根源︰以追求无止尽利润为终极目标的全球资本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