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家最不要脸!

杜建国

 

 “地球人都知道”,最近三十年来,要让资本家接受国家干预,就好比强迫节妇去当婊子。从里根撒切尔及某设计师起,全球资本家及其政府管家,莫不奉“最小的国家”、“小政府、大社会”、“管得最少的政府是最好的政府”、“自由市场经济”等为最高宗旨。拒绝干预的牌坊,资本家竖得高耸入云。

可是九月份以来,在金融海啸面前,由美国资本家带头,全球资本家几乎没有经过什么犹豫,便毫不脸红地接受起政府管家的救助来。竖了三十年的牌坊,早不见了踪影。

人就一张脸,或是牌坊,或是婊子。婊子牌坊都占了,那就叫不要脸。

资本家及其政界管家学界走狗,统统不要脸!

对于国家干预,资本家并非是一概拒绝,得看是什么样的干预。对自己不利的干预,如福利国家、工人的谈判权和罢工权、高额累进税等等,那就反对;对自己有利的干预——套用时下流行的奥运歌曲里面的歌词——那就是“开放怀抱等你”了。

这两年,中国房价一路飞涨,老百姓要求政府平抑房价的呼声也随之飞涨。对此,房地产资本家义愤填膺,誓言拒绝政府干预,房价问题要由市场自行解决。话音未落,今年房价逐渐走跌,资本家们便一改节妇嘴脸,干起呼吁政府救市的勾当了。

不要脸!

一部资本主义史,就是一部不要脸史。

资本家标榜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但是当初他们就是靠抢劫小农的私有财产起家的。数百年前,老皮特们一面宣扬“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一面同时将农民从自己的土地上赶走。有位苏格兰老妇,拒绝从建在自己的土地上的茅屋里搬走,于是连人带茅屋被资本家一把火烧了。今天中国的资本家及其走狗文痞最为推崇英国经验,他们不妨照此来对付中国的钉子户。

资本家热爱消极自由,但是在他的工厂企业里面,则是说一不二的绝对君主,对工人雇员为所欲为。

资本家信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是工人一旦效仿,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那么资本家便转而指责工人不顾他人和社会了。

想当初,各国资本家莫不靠政府的扶植起家,一旦膀大腰圆了,便扮起拒绝干预的角色来了。

资本家警告,一旦资本主义私有制不复存在,那么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政治自由等必将不复存在,必将是通往奴役之路。但是,为了维护他们的一己之私,资本家却不惜依靠墨索里尼、希特勒、多尔富斯、佛朗哥、苏哈托、皮诺切特等形色色的法西斯,毁灭人类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政治自由直至生命。

 

资本主义之不要脸,空前绝后。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