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大飞跃:在巴西举行的世界社会论坛

E.乔丹.安妮.勒克拉克.P.鲁塞特

 

 

在去年举行的第一次世界社会论坛,与今年13日至25日在巴西举行的第二次世界社会论坛之间,人们看到了一次大飞跃。新的国际团结已在巴西阿雷格里市形成,那时阿根廷危机证明了新自由主义模式的破产,而华盛顿所推行的是「不断战争」政策。

 

论坛的一系列成就是显而易见的,有700家工厂和车间参与,召开数十次会议,两次盛大的示威游行,还有青年与农民集会和众多的倡议。动员的规模证明比去年大四倍。巴西和国际人士的参加人数,也大为增加。最大的外国代表团来自阿根廷和意大利,继之而来还有法国(500多人)、美国(420人)、西班牙、智利、乌拉圭以及加拿大代表团。

 

不少巴西人为9.11事件的后果而忧心忡忡,但有迹象表明,对抗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努力仍在不断地加强。甚至在美国纽约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也遭到了街头示威的抗议。这些示威抗议是劳联——产联工会总同盟以及其它团体号召组成的。

 

社会团体的呼吁反映出这种进步性。如同去年一样,呼吁书谴责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带来严重的社会和生态效应,并重申传统要求(如废弃第三世界债务)同时呼吁书还声明反对战争,要求与阿根廷、巴勒斯坦人民团结起来,最后提出在2002年和2003年召开集体动员的国际日程表而告结束。

 

布殊的好战演说,在巴西极不得人心,最近几个月来,巴西有7位声誉卓著的工会和政界领袖遭到暗杀,其中两人是工人党的市长。CUT总工会、圣保罗办事分处,在世界社会论坛会议期间,遭到一伙武装人员的袭击。但这并没有妨碍美国新任国务卿来到拉丁美洲时,照常指责三大冒险行为——即哥伦比亚事件、阿根廷危机以及巴西工人党候选人卢拉(Lula)在下次总统竞选中的可能胜利。这就无异于给巴西的敢死队开放了绿灯!

 

就这层意义来说,在世界社会论坛属下的世界议会论坛的主要工作,就是战争问题了。大部份意大利代表强调谴责战争,毫不隐讳地反对阿富汗战争。以法国为代表的社会民主党人抵制刚才所提到的战争行为。最后在战争问题上通过两个决议,其中之一是集中在阿富汗问题上。另一决议联系到阿根廷危机,取消对古巴的封锁,抵制哥伦比亚计划以及华盛顿强加在本大陆的美国自由贸易区问题。第三次世界社会论坛倡议构筑国际议会网络,这一倡议在2001年时已原则上通过。

 

第二次国际青年营同样是一次伟大的胜利,有来自40个国家的15,000名代表参加。工厂、车间讨论会的实质反映出资本主义全球化青年运动中真正受到集中关注的主题:行动的方法方式,反对就业不稳的斗争,恢复工会联合的直接行动,等等。

 

拉美各国(巴西、阿根廷等)的群众性参与,代表不同部门的加入(学生、民间组织以及其它全球化运动或政治组织),都可说明这是国际范围内青年斗争统一行动的充满希望的信号。2003年第三次青年营的艰巨任务是:建立包括亚、非两洲的真正国际代表会。2002年底召开的区域性论坛必将对此大有帮助。

 

妇女的要求,是论坛自始至终的主题。巴西妇女发起的「妇女向世界进军」,已做出十分出色的工作,使反暴力、反贫困的要求得到推广。「世界进军」运动还组织一次讨论会,讨论「争取女权运动者要选择另一类世界」,并召开有关「反对妇女的家庭暴力」会议。

 

在阿根廷斗争中有关妇女地位的辩论,已由争取女权积极份子送上了《斗争中阿根廷妇女》的互联网,与此同时,一位阿富汗妇女协会的代表应邀参加世界社会论坛,并作了阿富汗局势的报告。「争取女权运动」的参加论坛,她们在论坛开幕那天出现在游行示威队伍中,以及提出反对美国自由贸易区口号等等,都是富有积极意义的。「向世界进军」运动参加起草社会运动的最后声明,声明还包括确保妇女权利的要求,如男女工资平等,谴责性别歧视及剥削等等。

 

当第三次世界社会论坛即将在阿雷格里市再次召开时,决定下次会议在印度召开,而2005年的会议地点将在非洲,从下一个秋天起,区域性论坛将在欧洲的意大利开始举行。

 

阿雷格里市的论坛会议,是一次严峻的考验,新的国际主义在这里形成了。世界社会论坛发展成为真正的进军。

 

(黄申译自《国际观点》20023月号,感谢十月评论杂志社允许使用译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