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自由贸易区的经验与教训

Sarah Anderson

丹心译


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不到几天,香港工商头子及高官便急不及待地高调主张和中央合搞中港自由贸易区。自由贸易,多好听的名词呀。但是,迫使发展水平悬殊的不同地区在同一条起跑在线「自由竞争」,结果只会方便跨国公司弱肉强食,同时迫使各地区工人之间进行恶性竞争,拖低工资水平。对于跨国公司而言,这是发财快捷方式。但对于各地劳动人民而言,只是死路一条。我们这里介绍的北美自由贸易的经验,可以作为大家的参考。

 

  今年是墨西哥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第七年,支持者认为下列各方面都是NAFTA的成功的指标。

(一)外国投资猛增(表1流入墨西哥的净外国投资(亿元))

  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使墨西哥从两方面吸引外资。第一,各行各业的资金都可以自由进出墨西哥。第二,解除贸易壁垒(使国内产品出口美国时赚更多利润)。结果,美国公司在墨国工厂及各行各业都增加长期的投资。NAFTA亦鼓励外资在墨国的股票市场作短期投机。

(二)设于墨国边境的出口加工区就业激增

(表2墨国出口加工区的就业人数)

  自1994NAFTA生效后,墨国出口加工区的工人增加了超过两倍。虽然生产主要仍集中在边境城市,但这类工厂已扩散到墨国其它地区。

(三)出口美国的产品大增(表3墨国出口美国(亿美元))

  墨西哥出口到美国的产品金额由1994年的494亿美元到2000年的1,359亿美元,增幅近两倍。

───────────────────────────────────

但是除了以上的外国投资及出口的增加之外,有人也指出墨西哥加入NAFTA之后产生许多恶果,尤其对劳苦大众的生活而言。以下是一些恶化指标。

(一)工资普遍下降(表4实际工资值(%  变化1993-1999))

        尽管外资涌向墨西哥的制造业,但工人似乎并没有受惠,因为当地最低工资的实际价值下降了18%,而制造业的平均工资更下降近21%。劳方按照NAFTA有关保障劳权的附属协议提出过许多投诉,包括:当工人或工会要求资方加工资时,常受到资方有计划的压制。这也说明NAFTA这个劳权附属协议很弱,根本不能保护劳权。

(二)生产力(表5制造业生产力(%变化, 1993-2001年五月))

  自由贸易经济学家认为生产力增加,工资会自然跟着提高,但墨西哥的例子证明不是。在制造业的生产力不断提高的同时,制造业工人的实际工资却不断下降。1993年至20015月间,生产力实际上升了47.7%,但工资却下跌超过两成。

(三)贫穷人口增加(表6贫穷人口)

  自NAFTA实施后,墨西哥人生活于贫穷线下的人数增加许多。1994年全国穷人占人口的50.97%,今天却占58.4%

 

 

 

─────────────────────────────

环境恶化指标

(一)    与工业有关的污染

(表71988-99墨国制造业四种化学气体的排放量)

  美国Tufts U.大学一项研究显示:自从NAFTA生效之后,墨国制造业产生的空气污染程度比前增加了两倍。而NAFTA的鼓吹者并没有按原来的承诺就工业对环境及人口增加而相应地提供足够的环保基建投资。另外有研究人员发现,在NAFTA谈判期间,对工厂环境巡查次数明显增加。但协议签定后,这类由政府安排的大型检查则迅速下降,可见这都是为求过关的门面工夫,完全没有实效。结果,两国边境的公众健康都受到威胁。

(二)自然资源受到破坏

  在NAFTA筹备过程中,墨西哥政府废除宪法第27条,这一条赋予原住民拥有共有地的权利。在协议中,政府不但同意删除或减少对外国投资的障碍,而且对外资控股权亦解除限制(之前容许外资最多控股49%)。在同一个协议中,NAFTA亦解除对美国粟米入口墨西哥的限制,这使数以万计的墨国小农无法与之竞争。这种种措施都是为美国大量增加在墨国林业部门的投资而铺路。

  NAFTA生效后的头四年,十多家美资林木产品公司已在墨国设了厂,更可怕的是这些投资多集中在北美最大的从未开发过的森林区。这意味着墨国的自然资源会受到进一步破坏。

───────────────────────────────────

(一)金融市场的反复无常(表8流入墨国的证券投资(亿美元/季))

  NAFTA鼓励外资涌入墨西哥,但同时也使墨国的资金快速外逃。1994年尾,极度紧张不安的投资者把数以10亿计的资金转移出墨国。由于没有能力稳定经济,墨国政府把披索(peso)贬值,此举立即使墨国陷入经济危机。对于普通墨西哥老百姓来说,这意味着利率急升,大量的本地企业破产,购买力下降39%。这种对股市及货币市场的投机所造成的危机在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再次出现。

(二)    外债负担(见表9总债务(百万美元))

  1999年,墨西哥的总债项负担比1994NAFTA签署前增加了250亿美元。为了应付外债,墨国政府自1993年起每年要还由240亿至440亿美元不等。如果把这些钱用作反贫困或其它救济社会的项目,那不是更有价值吗?然而外债使负债国更要不惜一切代价吸引外资。

 

 

 

 

 

 

 

 

───────────────────────

NAFTA生效后,美国人民又如何呢?

(一)与墨国的贸易逆差扩大(表10美墨的贸易平衡(百万美元))

NAFTA生效后,美国对墨西哥的出口有所增加,但不如墨西哥出口美国那么快。协议之前美国对墨国的贸易是顺差,现在却有巨大的贸易逆差,而墨国产品大量进口美国无疑影响美国工人的就业机会。

(二)影响美国工人就业

        NAFTA生效后究竟有多少工人受影响?具体数字实在难找。但美国20017月份的数据显示,有356,000美国工人合资格参加一种特别的再培训计划——参加者全是因NAFTA生效后,老板搬厂到墨西哥或加拿大而失业的工人;或是受两国的进口竞争而丧失职业者。那些与墨国毗邻的北美边界社区受影响最严重,因为数以千计的制造业职位转到墨国那边,使此区成为失业重灾区。当中最受影响的是妇女及有色人种,因为搬走的大部份是成衣及电子厂,而这些厂主要聘用妇女及有色人种。

(三)对美国工人工资的影响

  经过几年的停滞,美国的实际工资近几年有所增长,但也只有少许增长。如果同那些企业利润及总裁的薪酬相比,简直无法比。许多专家说工人并无取得公平的份额,因为企业随时威胁搬厂到墨西哥或其它低成本国,这不但使工资不断被压低,更威胁到工会的生存空间。美国康内尔(Cornell)大学一项研究指出,600个工会组织的抗争之中,有62%的个案涉及管理层以关闭本国厂房来要挟工会勿搞事。

 

──────────────────────────────────

加拿大的工人又如何呢?

(表11失业人口能取得失业保障金的比例(%))

  加拿大于1988年与美国订立第一个自由贸易协议(FTA)。在89-96年间,加拿大的制造业下降13%。收入最高的一成家庭与收入最低的一成家庭之间的差距由原来的501变成3141。由于FTANAFTA所带来的竞争压力,加国大幅减少各种社会福利。例如1989年(FTA生效后一年),75%的失业人口可拿到失业保险,但到2000年,只有36%的人合资格(各省比例有异)。

投资者权利

  NAFTA11章所保障国际投资者的权利比世界上任何一份协议都要多。协议最富争议性的方面是:它容许私人投资者直接控告NAFTA成员国政府,若该政府违反第11章所列明的一系列责任,例如若成员国政府法例影响企业的「未来」收入,企业有权要求政府赔偿)

  赋予企业这种权力可算是史无前例了。即是说它有能力限制任何成员国政府的权力,使他们不能有效保护环境以及公众福利,也不能确保外资在当地投资时遵守各种社会、经济及环保的目标。

  加拿大国会在1997年立法禁止使用或售卖电油添加剂MMT,因为它致癌。但是,出售MMT的美国公司ETHYL CORP.却根据NAFTA11章控告加拿大政府的有关法例等同充公其未来收入,要求加国政府赔偿1.3亿美元。加国政府估计败诉机会很高,最后作了赔偿。


 


资料来源:Sarah Anderson,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 www.ips-d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