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是统治精英的新纲领
刘宇凡(全球化监察编辑)


究竟有没有全球化?这个问题之所以难答,因为根本没有统一的定义。最早提出这个名词的,是新自由主义者。像大前研一那样的学者,早在九十年代初便说全球化意味「民族国家的终结」。对于这种论述,我们自然不能「照单全收」,因为不仅不合事实,而且客观上是为那这些心甘情愿向跨国财团让渡公共权力的政府寻找借口。

但是,过去十年有关全球化的大论争之所以发生并还在继续,并不简单因为新自由主义没事找事,而是因为世界资本主义从80年代起已经进入新阶段。你可以而且应该拒斥新

自由主义的全球化论述,但你不能否认以下两点:

(一) 二百年来,各国通过贸易及投资而形成的互相依赖一直有增无已;两次大战期间曾有所缩减,但是,自70年代以来,步伐又再进一步加快。从1979至1994年的15年间,世界出口额增加了1.8倍,比世界生产增长率高出不少;但更厉害的是每日外汇交易量,在同期增加了15倍。世界市场这种整合程度使各国的物价水平、进出口额、利率、汇率、货币流量、储蓄率及投资等等,无一能由一国范围内的经济活动所单方面决定,无一不同时要受世界市场所影响。这种程度的互相依赖是空前的。现在连各国经济盛衰周期的同步性也日趋明显。在战后至70年代止,世界主要国家的周期并不同步,但是眼下欧、美、日以及许多其它国家正在同步进入衰退。有学者强调只有全球资源集中化(集中于发达国),以此证明没有全球经济一体化。其实,二者并不对立,相反,不过是一根棍子的两端而已。发展中国家越要出口廉价原料及劳动到发达国(资源集中化),则前者越要受制于世界市场(全球一体化)。

(二) 关于全球一体化的程度,自然还大有争论,所以为避免不必要的纷争,我们所定义的全球化,首先是指欧美统治精英及跨国公司在这个新阶段上所采取的新纲领。全球化的推动器有三个:统治精英,跨国公司以及世银、世贸等国际机构。他们一反二次大战以来的凯恩斯主义及福利国家的共识,大力推动三大新政策:私有化、投资与贸易自由化以及撤消市场管制。有学者以为跨国公司不愿推动全球化,理由是他们反对全球劳工享有欧美一样的待遇。这位学者不知道有两种全球化论述。劳动待遇竞相上调的那种全球化论述,是劳动人民才会推动的(亦叫作自下而上的全球化);跨国公司当然不愿推动这种全球化,因为他们正在推动相反的东西,正在推动劳动待遇的竞相下调的一体化啊(即自上而下的全球化)!当然他们还未完全成功,但是,他们已经公布了作战目标并且开始了作战,这无论如何是事实。

凡此种种说明了:各国人民若要保卫饭碗,就有必要起来同那个推动全球化的三位一体抗争。认识到这一点,则无论叫不叫作「反全球化」,都无关宏旨,都是抗争盟友。关键的不是名词符号,而是实际立场。以为全球化一词是虚构的,因此说统治精英正在推行种种扩大剥削人民与生态的计划都是虚构的,因此我们可以不去管什么世贸,什么私有化,什么经济危机,如果是这样,这才是要害,因为这种立场难免叫人想起鸵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