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经济.国民经济.全球经济.超越经济
刘宇凡

经济衰退及日趋严重的失业驱使人们思索出路。近年陆续有人提出社区经济的口号。有些主张在各社区建立循环回收业的合作社,既可环保又可减轻失业。有些主张建立托儿合作社,家庭主妇或在职妈妈实行互助合作。
在大陆农村,商品经济仍很不发达,农民大半自耕自食,所以社区经济仍大有发展余地。尤其是发展合作社。合作社可以克服个体户的分散性,加强社区经济的效率。
垄断财团下的社区
在像香港那样商品经济发达的城市,大部份人的工作早已不在自己社区,所以能留给社区经济发展的空间自然不大。但即使如此,社区仍有一些经济功能可以负担。文章开头所列的建议,都是客观上做得到的。
不过,在当代资本主义下面,尤其在垄断财团日趋庞大的情况下,发展合作经济或社区经济的困难的确是在增加而不是减少。甚至一直是社区经济的主要角色的小商户,也越来越自身难保。在地产垄断的情况下,单是付租金已经占去不少资金。其次,全球化的特点正是让跨国公司无孔不入。许多本来为大财团不屑一看的行业或经营,现在都为其觊觎。零售业就是一个明显例子。但不仅超级市场及连锁店日渐增加,而且规模日大。超级市场现在已经发展为「广场」,无所不卖,正在把无数社区街市的小商户挤垮。
所以,现在更有必要弄清楚社区经济的可行性及方向。有一种意见认为,合作社或社区经济是小市民「颠覆资本主义」、「建立另类生活方式」、「建立没有剥削的生活」的必由之路。这未免把合作社或社区经济的应有作用夸大得太超现实了。某些经济活动,例如托儿、照顾老人、废物回收等,是可以依靠社区自身资源就能办好。但是,更多经济活动,从种植粮食、制造电器到交通运输,却一定大大超出社区。就连循环再造工业,也不能囿于社区范团。这是一。第二,在资本主义恶性竞争下,合作社的那点小资本想同大财团竞争,已经非常困难,又怎么谈得上「颠覆资本主义」?
一招了还是全面的社会改革
合作社值得搞,但不应抱着上述那种空想。在香港这种空想是在八九民运失败之后萌生起来的。他们对政治上的民主斗争,对工人运动(包括工会运动)等等失望了,转而寄望于合作社。所以,这种思潮本身的特点不在于主张合作社,而在于太夸大合作社作用,在于拿合作社来代替政治上的民主斗争及代替工运。客观上这其实叫人只顾自己埋头于合作社之内的「另类生活」,而放弃宏观上的政治与经济斗争。但是,这种方向恐怕不是出路。现在,即使纯粹从街市商贩的立场看,也不可能再只管自己苦心经营了。如果不反对政府偏袒大财团,如果不同官商统治者进行面对面的政治上及经济上的斗争,他们就连一口饭也快挣不到了。
合作社可以搞,值得搞,但应让它同其它社会运动互相配合,而不是视为可以过「另类生活」的孤岛;应让它同种种反官商统治者的斗争互相呼应,而非视为这些斗争的代替品。合作社不能代替其它社会运动,反之亦然。自然,每个人的与趣不同,岗位不同,不能强求划一。谁有条件搞合作社,都值得鼓励,但不宜将之视为解决失业及贫富悬殊的万应灵丹。
改变国民收入的分配
要有一个较为平等合理的社会,需要发展各种各样的社会运动,而不光是独沽一味的合作社;更需要有改革整个社区、整个社会以至全球的政治经济方案,而不光是局限于社区层面。事实上,要有比较健全的社区经济,前提是要在国民经济平面上重新分配国民收入。而中外经验表明,只有当各种社会运动发展起来并且演进为政治上的民主斗争,迫使政府官僚与财阀们在税制、财政、市场管制等各个方面作出让步,才能使财富在全国平面以较有利于基层人民及社区的方式重新分配。
大家知道,现在一国经济也空前地受到他国、跨国公司以及国际机构的影响。在全球资本主义之下,各国经济已越来越一体化。任何一国的币值、货币流量、物价、投资、消费与储蓄率,都不能由一国自己的经济活动来决定,而是由全球经济来决定。如果我们缺乏全球眼光,就等于放任跨国公司来更恐布地剥削全球人民与生态。所以,近年来不少反全球化团体都在探索有关合理的全球经济的问题。在这方面虽然意见纷纭,但是基本原则已经初露端倪。一个最重要原则,就是在国民经济及全球经济贯彻劳动人民的民主监督及坚守可持续发展,抵抗跨国公司操控更多市场、商品及自然资源。
全球化下的新思维
资本主义令人厌恶的东西之一,就是把人类的各种社会生活,都一律属从于「经济」,而「经济」又一律属从于利润挂帅。其实,以今天人类的生产能力,早已不用人人工作八小时了,早就可以有更多余暇来从事文化及科学活动,而不是像现在那样一味只知「搞经济」了。可是在财团全球化下,工时没有缩短,反而延长了。劳动人民的其它潜能只有继续受压。该是反抗的时候了!但是,有两种反抗方式。一种意见认为,只要你个人反抗资本主义的逻辑就成,例如不买大财团的商品。不必作甚么政治经济分析,不必作长期和有组织的抗争。如果你也重视经济分析,就好像是同跨国资本家一路货色。这种意见貌似激进,其实是空想,或只是一种个人发泄。当跨国公司及帝国主义日益更有组织地去摧毁人民的最后一点营生的时候,这种个人反抗并无实效。要有实效,不多不少,首先需要对当代资本主义有深刻一点的政治经济分析。只有奠定了劳动人民的政治经济学,奠定了生态平冲的政治经济学,并据此而制订正确的方向,人类才能超出以利润挂帅为特征的资本家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