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社会论坛在巴西阿雷格里港召开
埃里克.图森特



  一次大胆的冒险行动,将反新自由主义全球化运动的数百名代表,从世界各地带到了巴西南部的大城市——阿雷格里港。
  这次运动的目标是要绘制一幅「可走不同选择道路」的蓝图,并达成一份有关优先动员时间表的协议。与此同时,另外一批旨在把世界继续推向受资本统治的代表们,正在瑞士达沃斯集会。
  总之,为了反对在达沃斯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WEF),世界社会论坛(WSF)肯定地指出建设另一类世界是可能的。
  这次大胆的冒险行动,不论从那一种观点来看,都是如愿以偿了。例如:规模相当大的反新自由主义全球化运动,派出很多代表来参加论坛;表现出多种纲领的趋向一致;辩论是高质量的;通过了相互补充的三个宣言——社会运动宣言、议会代表宣言以及地方政府代表宣言。最后是全球性的媒体采访的广泛传布。因此,在达沃斯召开的WEF和在阿雷格里召开的WSF正在有系统地表明,这两个论坛是人类面临两种基本选择的象征。
  世界社会论坛(WSF)的召开,是由巴西组织委员会精心准备了一年多之后的高潮,这个组委会的成员有:各社会运动(MST无土地者运动、CUT工会联盟等等)以及其它民间组织。委员会还有系统地与其它各大洲的运动取得联系,其中有ATTAC,南半球中心、ACDTM、Jubile Sad以及法国杂志《外交界》。
  巴西南里奥格朗州州政府(有1千万居民)及其首府阿雷格里的市议会(有130万居民)由于有了工人党的领导,积极支持WSF(论坛)。
  2001年1月25日,WSF开幕,约有4000名代表参加。主要的演说(如工人党州长、前工会领袖O.杜特拉的演说便是其中一例)以及高质的文化成果,为这短短五天会议定下了基调。其中文化成果之一体现在今天土著民族和非洲后裔的斗争中,这斗争是黑奴解放伟大斗争的继续。
  开幕以后,WSF代表们聚集在市中心,举行了约有一万人参加的盛大示威游行,其主题是「为生活而进军」、「建设另一类世界是可能的」,这次示威游行以露天音乐会而告结束。
  从1月26日到1月29日,每天上午同时举行的有4次重大辩论会,参加人数从400到900不等,总数是16次辩论会,集中讨论重大的社会主题,绘制出可走不同选择道路的蓝图。
  每天下午是小组专题讨论会——4天内有近360次小组专题讨论会,都是由各运动主持者自己组织的。继小组专题讨论会之后还有著名人士在大会上的演辞,如工人党领袖卢拉(Lula)、墨西哥民主革命党领袖C.卡德纳斯、法国农民联盟的J.波维。
  除此之外,有一个世界议会论坛(有350名当选代表参加),还有一个由阿雷格里港新市长塔索.根罗领导的世界市政论坛。有1000多人参与的国际青年营、土著民族营以及无土地运动的许多活动家。
  世界社会论坛(WSF)于2001年1月30日闭幕了,大会通过决议:将在2002年与世界经济论坛(WEF)在达沃斯集会的同一天,再次在阿雷格里港召开会议。
#各社会运动趋向一致化
  自从1998年10月「投资多边协议」(MAL)的无效,1999年12月在西雅图召开WTO会议的失败,以及2000年9月在布拉格召开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年会遭到惨败以来,阿雷格里港的WSF(世界社会论坛)又迈出一大步,即加强了各社会运动之间的趋同形势,力图满足人类的基本要求。
  过去几年中,WSF发起的所有行动,都有利于各个有影响力的社会运动走向共同立场,这些社会运动包括巴西的CUT,韩国的KCTU,阿根庭的CTA,南非的CUSATU等等工会组织、农民运动和市民运动,如ATTAC;土著民族运动,如厄瓜多尔的CONAIE、墨西哥的Zapatistas;世界妇女进军等;国际网络站,如南半球中心、ATTAC、CADTM,欧洲人进军等;还包括四无社会运动(无报纸、无家、无职业、无土地);环境保护者运动、和平主义运动等等。
  各社会运动之间的协议要点,都可在阿雷格里港WSF(论坛)上通过的宣言中找得到。
  若干重大问题仍然是辩论中的主题,其中有1.是否有必要「废除」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会和世贸组织,或有否可能加以改革?2.周边各国应否为停付债务而进行斗争,或通过协商谈判而毋需采取这一措施?
  务请注意两个论坛的鲜明对比:在达沃斯,可以看到四周用铁线网包围起来,数百名警察、士兵负责保护工作;而在阿雷格里港则向一切把人类利益放在一切其它利益之上的人们开放。在达沃斯,沉沦在奢侈、浪费的灯红酒绿中,而在阿雷格里港则是人的尊严压倒一切。在达沃斯,呈现出正统性、合法性的危机,而在阿雷格里则是追求另一类选择的新世界。
  WSF引来了不平凡的媒体采访,有近500记者到会采访(远比达沃斯的记者多)。包括最狂热的资本统治维护者CNN(美国有线新闻电视网)在内的记者们意识到:公众舆论的转折点已经来到了,不可数计的世界公民反对新自由主义的进攻已经掀起了。
(黄申译自《劳工旗帜》2001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