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自由贸易和保护主义
《社会主义者行动》社论


  1999年11月30日—12月3日,来自全美国5万名关注美国大多数人民利益的工会份子和环保份子等活跃人士,将会集合在西雅图,对在该处举行4日会议的「世界贸易组织」作示威。
  《社会主义者行动》全盘支持争取就业、提高生活水准、废除童工、反对超级剥削的斗争。本报也义无反顾的反对本星球生态圈受到破坏,反对须为万恶的剥削制度负上全责的美国财团。
  我们也毫不动摇的反对作为维持全球现状的工具的「世贸组织」,这个机构是云集到西雅图的示威者所抗议的一切事物的拥护者。
  可惜的是,大多数组织这次示威的组织者们,皆拒绝对造成一切万恶的根源——利润制度作出反对。由此而产生了一个问题:那些主要的组织者的目的和用意是什么呢?
  首先,美国财团是站在这场有关自由贸易对保护主义的大辩论的两阵。大多数美国财团都支持自由贸易政策,声称这对人民有利。但在其中,亦有少数财团支持保护主义,他们同样声称此是对人民有利。
  很清楚的是,美国资产阶级的两派,俱是支持为他们带来最高利润的政策的,他们并且往往支持或此或彼的战术。
  公开地主张自由贸易以赚取最大利润的美国财团,对他们的动机最难掩饰。而希图对廉价的入口货品抽重税以赚取最大利润的美国财团(保护主义),则能较佳地掩饰他们的动机——即是,他们的唯一目的,是保护资产阶级的狭隘利益。
  结果是造成了反对自由贸易的那些资产阶级,为了反对自由贸易,也一并把其战略下的受害人也动员起来。
  诸如亿万富豪贝洛和激进右派份子布简南这些难望与反对剥削、支持就业等形容词挂钩的人,他们都极力反对自由贸易,更尤其反对《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而在美国国会,77%的共和党议员和49%的民主党议员,则是投票赞成这份《协定》。
  布简南反对自由贸易的论句,很清楚是特别针对不满职业岗位消失、生活水准下降的工人而写就的。此所以,他的论句说起来会较诸同样反对《协议》的「美国劳联——产联」的官僚们更左一些。
  但有更多的资产阶级是骑在《协议》争议的两边;对于大部分资产阶级来说,一时支持自由贸易或一时支持保护主义,不过是战术问题而已。就如财雄势大的美国钢铁业,会是支持「公平贸易」。而当然,它的意思,是要实行有助于增加它的利润的自由贸易,以及实行有助于扩大其利润的保护主义。
  不幸的是,庞大的钢铁业争取到「美国联合钢铁业工人工会」的上层的支持,令工会也站到老板所鼓吹的「为钢铁站起来!」的口号。这个口号的用意,是对入口钢铁征收重税,以让美国钢铁业独占国内市场。
  更糟糕的是,钢铁业工会的官僚向工人大放厥词,说此举会有助于维持资本主义利润和钢铁业职位两者的共同利益。只不过,人们必须要把陆续关闭和陆续紧缩的钢铁业这个事实忘掉,才能听信工会官僚的谎言。
  不,敌人既非自由贸易,也非保护主义。敌人是资本主义的所有贸易政策和资产阶级——是它们,经常把利润放在首位,把人类的需要放在次位。
(史丹摘译自《社会主义者行动》1999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