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动全球化全球化波动

         左大培

「经济全球化」这一术语概括的是这样两个事实:国际贸易占各国总产出的比重日益增大;资本的国际流动性越来越强。这种「经济全球化」与波动有两方面的关系:一方面,经济全球化使各国的经济波动具有同步性,特别是使主要西方国家的经济波动全球化;另一方面,经济全球化本身也会发生波动——它不可能直线性地发展下去,特别是不可能以同样的速度发展下去,而完全可能出现停滞乃至倒退。

经济全球化与各国经济波动的同步性呈正相关关系,这是一个十分明显的事实。19世纪下半期到20世纪初,曾经有过一个经济全球化相当发达的时期,而就在那个时期,主要工业化国家的经济波动具有极强的同步性,以至于人们谈起那个时期的经济衰退时,几乎从来不说它是哪一个国家的经济衰退,而总说它是「世界经济危机」。直到1929年的大萧条为止,那半个多世纪中的每一次经济衰退几乎总是会在较短的时间内波及英、美、法、德等西方主要工业国,使这些国家的经济和工业几乎是同步发生波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这种经济波动的同步性在很大程度上消失了。除1973-1975年的世界性经济衰退之外,经济的繁荣和萧条常常只是一个国家、至多是一个地区局部的现象;甚至美国的多次经济衰退也没有把别的国家拖入萧条的泥潭。现在看来,人们在过去许多年中谈论的「经济周期的同步性消失」这一现象,根源于两个原因:一个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国家普遍接受了凯恩斯主义的调节总需求的政策,而这种调节的主体至今为止还是各国的政府而非国际性的权力机构;另一个原因就是战后最初几十年中经济全球化程度的倒退。而现在,当经济全球化程度重新上升、各国政府都越来越无法控制资本的国际流动时,各国经济波动的同步性、经济波动的全球化几乎肯定要卷土重来。

经济全球化为各国经济波动的同步性提供了传导的基础:当一国(特别是大国)发生经济衰退时,它的总收入下降将直接减少别国对它的出口;它的名义汇率下降或通货膨胀率的下降也都会降低它的实际汇率,从而进一步减少别国对它的净出口;由于全球化使这些「别的国家」的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出口,净出口的下降将这些「别的国家」也拖入总需求下降的衰退之中。当然,经济全球化也可能提供减低经济波动同步性的因素:发生衰退的国家资本的净流出会大增,而这些流到国外去的资金可能很快就会变为「别的国家」的投资,从而扩大这些「别的国家」的总需求,在一定程度上抵消这些国家净出口下降的影响。但是,这样一种抵消力量所起的作用一般来说很小。这些「别的国家」的净出口减少所造成的总需求减少更可能造成投资者对盈利前景悲观,从而减少而不是增加对它们的投资。更不要说支配投资者的情绪往往具有传染性,一国的经济衰退在全球经济紧密联系下很可能使别国家的投资者仅仅因为情绪变悲观而减少投资。这样,从发生衰退的国家流出的资金多半不会变成别的国家的投资,而只是变成了地道的游资——在这样的条件下,经济全球化必然要使经济波动全球化。

文字方块: 而现在,当经济全球化程度重新上升、各国政府都越来越无法控制资本的国际流动时,各国经济波动的同步性、经济波动的全球化几乎肯定要卷土重来。

从经验上看,近年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似乎并没有造成经济波动的全球化——东亚的金融危机到现在为止也只是影响了东亚地区,并没有造成全球性的经济衰退。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如果美联储局不是在美国股市跌时连续降低利率以刺激经济,如果中国当时采取的是人民币贬值的政策,就没有人能够保证东亚金融危机不演变为一场世界性的经济萧条。经济全球化造成经济波动同步化的威胁是实实在在的。归根到底,只有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的那种「逆潮流而上」的自主经济政策,才可能阻止经济波动的全球化。

19世纪和20世纪前半期的历史清楚地告诉我们:全球化并不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它本身也会出现严重的波动。在30年代大萧条之后,许多西方工业化国家对外贸易占总产出的比重都大幅度下降,直到二次大战后很久才恢复到30年代之前的最高水平。这可以说是一次地地道道的「全球化的大倒退」。在倒退的原因中,除第一次世界大战造成的西方工业化国家经济自给自足程度提高之外,主要的就是各国政府在30年代大萧条时竞相以货币贬值刺激出口,结果使各国之间的贸易战愈演愈烈,最终导致各国都转向保护本国国内市场的贸易保护主义,导致了国际贸易的衰落。当时从国际分工向本国自给自足的倒退是如此之严重,以致德国历史学派的著名代表桑巴特把「经济民族化」说成是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当然桑巴特的这一说法也没有变为现实,但是它实实在在地指出了与全球化完全相反的另一种历史潮流。我们从这一段历史中应当得出的教训是:任何一类的「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都是不存在的;经济全球化的趋势是否会逆转,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发生世界性的经济大萧条,世界性的经济萧条越严重,经济全球化逆转的可能性就越大。19世纪70年代的世界性经济萧条使德国转向了保护关税政策,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干脆葬送了那一次的经济全球化。

当然,许多人认为,现在的发达国家政府已经有足够的宏观调节能力,能够防止发生任何严重的经济萧条。但是,恰恰是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在严重地削弱任何一国政府对本国经济实行宏观调节的能力,而我们仍然没有一个有效地对全球经济进行宏观调整的机制。事态再这样发展下去,就会造成灾难性的局势。其实这种灾难的征兆已经出现。近年「经济全球化」所取得的进展,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国的巨额贸易逆差造成的。美国已经维持了近20年的贸易逆差,2000年的逆差预计会达到其GDP4-5%。这意味着仅美国的贸易逆差就占全世界一年总产出的1%。而这种贸易逆差表现的是外国资金持续不断地大量流入美国。就是在「全球化」的宣传甚嚣尘上的最近几年,全球资金流入美国的步伐明显加快。但是这种流入完全是以美国投资回报率高的预期为基础的,而近年美国投资回报率高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宏观经济过热造成的。这样一个过程迟早会逆转。一旦美国盈利率高的神话消失,全球资金流入美国的速度放慢,世界经济就会进入一个艰难的调整时期。那时候会发生什么,决不是迷信「全球化」的人所能预料的。

 

(转载自中国《世界经济》杂志2001年第2期。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