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群众反对国际货币基金会召开
《工人权力报》访问

〔国际货币基金会在2000年9月于捷克首府布拉格举行会议。到了9月,也标志着捷克实行资本主义复辟10年。本文访问「捷克社会主义工人组织」,谈关于资本主义复辟对工人所造成的冲击,以及有关在布拉格动员反对「国基会」会议的状况。这个访问是在「国基会」会议召开前进行〕

问:反「国基会」的抗议,对捷克的工人和青少年为什么是很重要?
答:继斯大林主义倒台后的10年里,在捷克进行了无情的资本主义复辟,给生活水准、实质工资和工作条件带来大倒退,令大多数工人蒙受损害,并且带来了50万名失业者。
  这个「演变」的过程,是由「国基会」作的监督。而在事实上,这种演变,是把前斯大林官僚的一个层份和有组织的犯罪者变为一个新生的资产阶级,把工人大众变为比斯大林主义时代更为贫困的一个阶级。
  「国基会」和「世界银行」在布拉格举行的高峰会议,遂使到革命社会主义者有了机会,把帝国主义对这个国家的支配的课题提出来,把国家大规模削减社会开支是与国家和世界帝国主义融为一体有互为关系的这一点加以暴露。大规模削减开支打击了工人阶级。借着举行高峰会议这个时机,也将有机会提出国际支持捷克工人这个思想。
要是这次抗议行动是成功的话,将会有助于改进捷克共和国的阶级斗争的条件,及有助于打碎改良主义领袖对捷克工人的控制。

问:在组织「布拉格与西雅图看齐」的斗争活动里,试图组织一个由激进青年和有组织的工人组成的联合阵线,这当中出现什么问题?
答:有两方面的问题。工人组织的领导层和激进青年的领导层。捷克主要的工会联会(CMKOS)实际是由「捷克社会民主党」所领导,这个党是政府的一分子,而政府则是「国基会」会议的东道主。所以,很显然的,「社民党」是尽其所能的制止工人参加抗议行动。
  另一方面,捷克共产党是会参与抗议行动的,所以在这一点上还是有着机会。不过,捷共是通过其控制下的工会联会(OSCMS)而参加的。OSCMS的规模,比起CMKOS是细小许多,不过捷共在工人阶级里享有广泛的支持,尤其是来自最富战斗性的工人的支持。
  在以布拉格为基地而进行组织抗议行动的INPEG(「自主反对经济全球化」网络),是由无政府主义者和生态运动者所领导,但他们是不和捷共合作的。教人惊奇的是,作为英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姊妹组织的捷克「社会主义团结」和另外一个无政府工团主义团体「团结」,却不反对INPEG的政策。「社会主义团结」实际上甚至保卫INPEG的政策,认为捷克共产党控制下的工会OSCMS,实际上是斯大林派的余党,所以不值得和它们合作。他们的态度,是宁可争取与独立的工会联会组织ASO的合作。
  我们的立场是:我们会是第一个站出来赞成争取与ASO合作,但我们同时也认为,一个成功的反「国基会」的抗议运动,需要有一个群众性的运动才能达至,而这便要求左翼组织要有共同的行动。「社会主义团结」既然支持INPEG的政策,不容许捷共团体参加进去,便使左翼不能走在一起了。
OSCMS实际上是一个细小的工会联合组织,但却是在日益壮大。而由于「社会主义团结」的排斥行为,更使OSCMS正式地采取了支持反「国基会」的抗议运动的立场。

问:捷克青年人的状况是有多恶劣呢?年轻人是否把「国基会」和「世界银行」视为敌人——还是他们认为旧有的共产主义政权需要负责?
答:青少年的状况,尤其是来自工人阶级和中下阶级的青少年的状况,是愈来愈恶劣的了。学校的经费是愈来愈少,这使教育费成了许多家庭难以负担的开支,把子弟送往受教育也有困难。而在年轻人中,失业情况是严重的,尤其在波希米亚北部和莫拉维亚北部的地区,年轻人根本就无法找到工作。还有,政府的扫毒运动也令年轻人深受压迫——这个运动是旨在把年轻人打为罪犯,让警察可以对他们为所欲为。
  大部份年轻人皆没有明确的政治见解,但他们普遍都倾向于反叛。近期流行在街头举行舞会的风气,就是这种情绪的反映。他们群集一起寻欢作乐,然后是在街上横行,令城市活动中断;在前南斯拉夫的战争(北约轰炸南斯拉夫)期间,他们与所憎恨的警察冲突,向适得其所的目标如麦当劳汉堡饱和美国大使馆进行攻击。
青少年是否把「国基会」看作为主要敌人,这很难说得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他们许多人对于所谓「共产主义政体」的官方宣传已经感到厌烦……愈来愈多人看到这里全然没一点儿的「共产主义的」东西。

问:在来临中的在布拉格出现的国际动员里,你们希望能够有什么收获?
答:在捷克共和国,我们需要有一个群众性的革命工人党;我们把我们全部的斗争和战术,都联系在这个目标之上。
  我们希望,为期一周的抗议行动,将能够给工人以启迪,激励他们为争取自己的利益而斗争;同时,在捷克这个高度带有民族主义文化的社会里,把国际主义的精神带入捷克的工人运动。我们更希望,在布拉格的成功动员,能够有助于捷克左派在政治上成熟,从而在行动中团结,并且使到互相支持和同志式的讨论成为政治文化的常规——目前,在我们的政治文化里,这些皆属于例外。
  而看来,有关团结统一的课题,将会变得瞩目显着。捷克共产党的青年团KSM已经向极左派和众左翼团体提议,共同组成一个「反帝国主义阵线」。此外,「社会主义团结」也谈到,在「自下而上的社会主义」的活动里,是有着统一的需要。不过,他们同时也特别强调,他们的讯息是向着其它无政府主义者发出的;对于「正统的托洛茨基主义者」,还是拒诸门外。
  在来临中的红色9月,是能够把左派的气氛改变的,而「社会主义工人组织」将不会站在一旁。我们将通过行动中的统一,通过纲领性的讨论和在斗争中的共同经验,为我们的目标而战斗。
  我们热切企待来到布拉格的成千上万个的活跃分子,而且我们不会像捷克的「官式」工人运动般对来者给以冷待;我们会张臂欢迎他们。
我们也反过来的会期待他们继续给予支持。「社会主义工人党」发动反「国基会」高峰会议的行动已经将近1年;而在9月26日高峰会议前期,当局对我们及其它团体也发动了逮捕、罚款、警察暴力和骚扰等攻势。而很显然的,在行将震动世界的抗议的高潮里,这些暴力和骚扰会更加升级。

(史丹译自《工人权力报》2000年9月号,感谢十月评论杂志社同意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