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经济全球化?
迈克尔 加特

过去二十年内,世界贸易、海外投资、各公司间的国际合并等大量增加。这就是谈论全球化新经济的幕后一切。

这是否就能说明世界经济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呢?这一问题并不仅是马克思主义者的一个学术性问题。如果根本性变化已经发生了,在反对剥削和压迫斗争中,那我们就不得不重新思考我们对经济的分析以及我们的政治纲领了。

然而,我们仍然坚信,所谓「全球化」是在列宁所说的帝国主义时代范畴内发生的。马克思主义历来强调,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超越民族国家的界限。早在1847年,马克思便写道:「产品要求不断扩展市场的这种需要,驱使资产阶级要在整个地球表面相互角逐。他们到处营造窝点,到处定居下来,到处建立联系。」

列宁所补充的就是,要认识到最大的资本家在海外所追求的不再仅是为了市场,而是为了有利可图的投资场所。他们在国内已经碰到了高度发达的工业和不断加强的劳工运动——但在非洲、印度、中东等地,欧洲资本家还可捞取巨额利润。

「帝国主义」阶段的资本主义驱动力,便是因宗主国中最大资本家公司的成就和壮大而制造出来的重重困难。帝国主义新时期的特点就是资本家力图克服这些困难问题所形成的后果。

列宁将其归纳为:垄断化,依赖国际贸易,资本输出,金融财政的寄生性以及帝国主义列强间的对抗竞争。

#垄断化

最近十年,令人印象深刻地证实了列宁关于垄断趋向的论据。合并和接管浪潮一波接一波,而且规模不断地扩大。1995年以来,单在欧洲,公司合并的价值从1千亿美元上升到1999年的1万5千亿美元。同样的进程也可在亚洲找到,1998年,亚洲处于金融危机期,而公司合并的价值竟比1990年高出三倍以上。就全球范围而言,这种合并的价值数字,从1990年的4千亿美元上升到1998年的2万5千亿美元——毫无疑义,从那时以来数字还会继续增大。

由于上述进程的结果,主要垄断公司的支配权也在增大。国际结算银行的报告指出,在九个先进的(亦即帝国主义的)经济实体中的每一个,在1990年与1997年之间,最大五家银行的市场占有额在增长。这种进展情况在汽车业中看得最明显。最近十年开始时,10多个康察恩(公司)控制了世界市场的70%,而今天只需5个大公司便可控制同样的百分比。

然而,在所有这些情况中,值得注意的是,大量公司合并在国际上不断地发生。1998年,约四分之一的合并,是在不同民族国家的公司间进行的。今天,大的垄断公司有意识地制订出一种战略政策,即收购规模较小的公司,以便立足于外国市场。例如:荷兰银行接管了美国银行家信托公司,戴姆勒.奔驰公司(Daimler Benz)收购了克赖斯勒公司(Chrysler)。

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4.4万家跨国公司通过其20万家的子公司主宰着世界,但这些数字还远不能反映其全貌,最具活力、最具领先技术的产业亦为他们所操纵。同样地,他们不仅控制着绝大多数的科研及开发项目,而且大量的世界贸易也掌握在他们手中,在每一跨国公司内部所成交的贸易就占全部贸易的三分之一,并且另外三分之一世界贸易是在他们之间进行的。

迄今为止所不变的是,这些跨国公司始终以本国为基地,平均三分之二的产品及劳动力留在他们自己的国家里。我们也不要忘记这并非全球性的统一发展,因为占85%跨国公司都以帝国主义宗主国为基地的。

#贸易及资本输出

作为经济全球化的结果,世界贸易及资本输出的重要性已有大幅度地增长,或者更确切地说,资本生产和资本流通的国际化已大有增长。

世界贸易的增长远远大于生产。1950年以来,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已增长了5倍,而世界贸易比之GDP来增大16倍,如今世界贸易所起的重要作用是前所未有的。值得强调的是,因为某些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全球化」是局限于货币资本投机的范围,所以这一点并不影响贸易和生产。

统计数据表明,1870年世界商品出口总数为全世界国内生产总值的5%,到了1913年,即帝国主义时代的初期,也只不过增长到9%,到1950年曾一度降为7%,但如今居然为13%。

资本输出的国际化倾向,就更显而易见了。在1970到1985年期间,资本输出与商品贸易基本持平。但在1985年到1995年期间,贸易输出仅为3倍,而资本输出就达到6倍。自1980年以来,外国直接投资的增长,比之国内投资增长快了3倍,而世界范围内,外国直接投资(FDI)相当于10%的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是1980年的2倍,而且高于以往的最高点,即1913年的9%。

#寄生性的滋长

在他们本国市场缺乏生产投资的机会,促使垄断者不仅去寻求海外投资,而且还要进行投机性的投资。股市的大幅度上涨,更具复杂的金融手段多样化,例如期货、规定期内的自由选择权、各种派生手段以及货币投机等等,无不来源于此。仅一天之内,货币交易达15,000亿美金。相比之下,商品出口约为250亿美金。

显然,这是在货币资本范围内,「全球化」是最先进的,因为不断增长的资本剩余,投入生产后无利可图,若同新技术结合起来的话,只要鼠标一点,几秒钟内就可把数十亿美元送到全球各地去了。

#帝国主义统治

正如列宁所指出,资本主义的扩展必然伴随着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统治,亦即现今所说的「第三世界」的统治。最近一个阶段,人们采取了强制性「解放」的形式。所谓强制性解放的意思,就是取消了所有得到帝国主义支持的公司的保护,举例来说,国际货币基金会的贷款,是以免除海关税率,及国家对贸易和生产有关规定为条件的。

这样,也就允许多国公司在经济上获得了更大的控制。例如,20%巴西银行业,以及40%委内瑞拉和阿根廷银行业,现已受控于帝国主义。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外资投在「发展中国家」,从4%增到11%,投在亚洲平均为9%,而投在拉丁美洲的外资则超过了11%。

#危机与冲突

如果说「全球化」意味着民族国家已失去重要性,或者说世界经济已进入以世界公司为基础的一体化阶段,这是严重的错误。然而,要是我们把「全球化」解释为:生产力以空前未有的规模超过了民族国家界限,并容许帝国主义列强,在形成世界经济过程中起到了更大的作用,那么以全球化来表达今天的发展,那就是正确的表达了。

正像「垄断资本主义」不应解释为仅有一个极具实力的资本集团一样,全球化也并非指仅仅创立一体化的稳定经济。与此相反,我们事实上看到的是不仅强大的帝国主义的控制,也看到了明显的倾向,即在帝国主义列强之间建立起区域性集团。

全球化不可避免地带来自身矛盾。不论这是投机性金融流通量的不稳定,会加速亚洲经济危机,或者在美国与欧盟之间加强了对农业附加物的操纵,但潜在的国际冲突仍然潜伏着。「自由贸易」对虚弱无力的经济部门的冲击,会刺激保护性措施、或加速防御性联盟的形成。

与此同时,经济全球化,使民主国家内反资本主义斗争的不可能更加突出起来,而且更加突出创造真正的全球经济体系。资本主义发展的最后阶段,既不能改变列宁所分析的基本原则,也不能改变由此而来的国际革命的进程。对于绝大多数世界工人和被压迫者来说,最明显不过的需要,便是组成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一个世界性的党。

(黄申译自英国《社会主义展望》2000年7-8月号,感谢十月评论杂志社同意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