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六布拉格之秋
许 由


今年九月廿六日,IMF(国际货币基金会)及世界银行在布拉格举行年会。来迎接与会代扛的,不仅是捷克官员,还有来自捷克、欧洲以至世界各地的抗议示威者。连续多天有一万五千人堵塞会场周围街道。哈维尔总统在许多人心目中是民主斗士,不过,正是这位「民主斗士」的现任政府,早在会期前便禁止有关示威的举行,又在边境禁止大批来自意大利的示威者入境。示威者无视禁令,大举堵塞会场时,哈维尔便派出一万五千名警察及二千名士兵镇压,更殴打及拘捕了数以百计的示威者。尽管受到催泪气、水枪(炮?)、警棍的袭击,示威者仍然相当成功地堵塞街道。许多代表被迫要偷乘救伤车到会场(因为示威者容许救伤车穿过);原定举行的晚宴被迫取消;到了最后,主持人更宣布会议提早一天结束。人们普遍相信是因为示威的威力,虽然当局不承认。
为什么那么多人反对国基会及世银?因为这两个国际组织实际是欧美大国的政府及跨国公司的剥削工具。它们借着贷款给第三世界来强迫后者接受什么「结构整顿」。自从1980年以来,已经有多达九十个国家在世银及国基会监督下实行了「结构整顿」。这种整顿主要包括:
——向跨国公司开放国内市场;
——撤消有关保障生态、劳工、弱势社群等的法律,以便资本家降低成本;
——削减公共及福利开支;
——把国有企业私有化。
所有这些政策都往往导致债务国经济更差,债务更多以及贫富更悬殊。墨西哥在1982年接受第一个「整顿」计划时,负债820亿美元。到了1994年它的经济崩溃时,债务高达1,400亿美元,俄罗斯接受「整顿」以来,更是惨不忍睹,国民生产总值竟然跌了一半。这种跌幅只有在长期大战中(第一次及第二次大战)才出现过。
到了今天,许多曾经支持过「结构整顿」的经济学家也出来反对。世银的前任首席经济顾问Joseph Stigltz更为文抨击世银是在帮倒忙。在种种压力下,国基会及世银的领导人最近也努力改善形象-形象而已!它们的本质恐怕不会那么容易改掉,因为,它们的政策尽管损害环境、损害工人、农民,但是,却能为美欧的跨国资本带来巨大商机、超额利润,又能方便美国政府通过国基会及世银用债务紧紧锁住第三世界各国政府的咽喉,真正是何乐而不为呢?
(转载自「全球化监察」第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