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地球高峰会?什么样的永续发展?

赖伟杰(台湾绿色公民行动联盟秘书长)  

 

里约后十年地球高峰会议正在南非约堡召开,多年之后回来看这次的高峰会,会是一个浪费大量底片的大拜拜?还是会是人类永续发展史上新的里程碑?到现在没人晓得。然而当抵达海拔一千多公尺高原上的约堡,当初预估会有六万人,其中四万个NGO代表与会,现在下修为三万人,两万个NGO代表,以及不断被告知的南非四千七百万人口中有一千万人是艾滋病患、治安问题非常严重。身临其境下的多种价值、文化、权力、矛盾和强弱势异位的冲击,生猛且现实。

 

 

南非面临的困境,有其国内特殊结构性的因素,但却也有全球问题的普遍性。在台湾永续发展似乎都被当作是环保加经济发展的事情,然而来到非洲,你会深深的体会到,所谓「可持续性」的发展,到底可不可能,生态性与公平性的问题如何兼容并顾,一个国家,错综复杂的全面性选择,对内与对外。

 

 

官方会议下周才开始,之后还有圆桌会议,也就是NGO与官方,国家与国家对大会最后结论进行争取,但对很多非洲国家来讲,地球高峰会议不是个「环保」的会议,而是「如何发展的会议」,尤其在很多NGO的论坛场合,「农业就是我们的文化」,「水权是人权」充斥,已开发国家特别重视的全球气候变迁等议题反而少有耳闻。

 

 

然而在以NGO为主的平行会议,有凝聚NGO共识的意涵,但真正有机会进去和官方展开对话仍是大型国际环保团体,也因此在NGO的人民论坛中,主办单位不断被质疑「谁能代表」以及「圆桌会议官民比例是谁决定」。

 

 

不过至今的论坛中,比较具有反省的NGO观点,是关于全球化的浪潮和经济统合的效应,让这十年来慢慢发展出的一些有意思的区域或社区经验的成果,几乎被冲垮。更多的「永续发展」赞助计划,更多的全球化经济市场开放,是相生相存,还是失衡矛盾,也将是重大的辩论和反思。

 

 

当地人讲南非贫穷的黑人社区是招呼一车就结队出去抢。然而这是不断复制「黑人统治让南非沈沦的观点」?还是凸显贫富问题严重,联合国框架的「全球化下的永续发展」问题重重?而台湾整体社会被忽略的「社会正义」的思维,不断被「拼经济」边缘化,同样也有其特殊性和普遍性的问题,该是严肃的想想我们要的是什么的永续发展?

 

2002.8.25

转载自台湾关注全球化信息中心网http://fog.ngo.org.tw/Cmai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