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地球警讯,环保工作该往何处去?

──写在联合国地球高峰会前夕 

台湾连结杂志第七期社论(转载)

 

 

  八月底,联合国将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召开全球永续发展高峰会议,讨论人类面临的生态危机。就在会议前,联合国全球环境展望报告和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报告相继公布,指出生态浩劫的严重性。

 

   报告显示,五十年内地球资源将面临枯竭,而地球生态系统更在19702002年间遭迅速破坏,森林面积缩小12%,海洋生物多样性减少三分之一,淡水生态系统甚至锐减55%。环保机构提醒,人类正在加速透支自然资源,如果不立即改弦更张,不出三十年人类生活水平将急速下坠。除了人类遭逢生存危机外,其它生物也面临灭绝,1183种鸟类(约占鸟类的12﹪)与1130种哺乳类动物(约占哺乳类动物的25﹪)已被列为濒临绝种边缘,有学者预测地球所有物种的50%会在百年内绝种!

 

 

  在全球生态环境大破坏的「潮流」下,台湾不可能独自幸免。不但近年来水患、土石流严重威胁民众生命、财产和生活,因过度使用石化燃料招致的全球气候异常,也正直接、间接冲击台湾:稻作、植物在气候暖化下,病虫害加剧又生长迟缓,珊瑚礁日渐白化,养殖渔业也受到冲击。据环保署委托研究的报告指出,气候暖化、冰河溶解带来海平面上升,将直接冲击台湾沿海的湿地、海埔地,影响海岸地形及生态系统。不论海平面上升0.5公尺或一公尺,都会有超过五十万人处于风险之中,西南沿海的云嘉南高各县市首当其冲。

近年来,似乎越来越多的人高举环保旗帜,高谈环境意识,然而环境问题却日益严重,这个严酷的事实不得不让我们重新思考环境运动和环保工作的方向。许多人强调环保要「从自己做起」,「举手之劳做环保」、要改变生活方式,这当然是重要的工作,但是「从自己做起」的方向是什么呢?光靠「举手之劳」就能解决严重的地球生态问题吗?

 

   其实,每个人的污染责任是大不相同的。当我们把环保的焦点都摆在个人良心和生活习惯时(如禁用塑料袋),问题的本质就被模糊,真正的元凶也往往隐匿不见。

 

   试问,是谁在倾销核电?是谁生产严重影响生态平衡的基因改造作物、食品,牟取暴利?是谁向第三世界或是偏僻穷困的地区大量输出、弃置有毒废弃物?又是谁为了节省成本,忽视工业安全和环保设备,任意使用有毒物质,既伤害劳动者又破坏社区的生态和居民健康?是谁拼命扩大生产私家汽车,造成严空气污染和废车问题?是谁生产、销售各种有毒农业、杀虫剂、工业原料,使得处处充满毒物,让癌症日益威胁人类生存?是谁担心既有设备闲置而不愿运用清洁、廉价的太阳能?是谁面对严重温室效应,却为了能源财团的利润,悍拒限制排放二氧化碳的签署京都议定书?又是怎样的国际秩序让穷国为了还富国的债务,拼命出口自然资源、伤害环境?

 

 

  罪魁祸首究竟是升斗小民,还是大企业和纵容元凶的政府?是这个为了利润、为了不断扩张生产、抢占市场,把人类需要和生态平衡抛诸脑后的社会制度,还是任意乱丢垃圾、公德心的坏国民?答案应该清楚。

 

 

  面对深重的生态浩劫,我们认为,环境教育了认识自然之美外,还必须帮助人们认清当前制度的本质。环保的行动除了改变个人生活方式外,必须直指那些首要的污染元凶,必须重拾抗争的精神,而不能只甘于承包政府、企业的委托案。环保运动的组织除了「NGO」外,我们需要发展不受大企业和政府财务资助的草根群众组织,由下而上的改变体制。环保运动的任务不仅仅是要争取法案的改革和个别议题的改良,更要提出超越资本主义的方向和策略,也必须尝试把公害受害者、工厂工人和消费者连结起来。面对那些口口声声「非核家园」、「环境优先」,却从未真正实践的政府、政党和政客,我们更要以坚持生态立场、反对资本主义的政党来取代它们!

 

 

  地球最后的危机已经不远,今天不着手,明天就嫌太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