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罐与水坝破坏河流
(转载)
李育成


你是否相信一个小小的铝罐,竟然是产自淹没大量森林及农地、赶走大量村民并扭转当地生态的大型水力发电站?最近,国际河网联同巴西的反水坝组织发表报告,指出炼铝业在近年全球大坝减建的趋势底下,依然大力支持建造大坝,因而成为了大坝建造界的新盟友。我们作为消费者,应如何对待这个问题?就让笔者先作一个简单的介绍。
炼铝业破坏河流生态?
事实上,炼铝业是全球耗电量最高的工业之一,因此需要极廉价电力以维持运作。每年,生产铝材耗用了至少250GWh的电力,相当于全球能源消耗量的百分之二。根据绿色和平组织1992年的研究,在1990年全世界炼铝工业需要差不多相等于全非洲的电量来将铝矿变成铝材。而世界观察研究所(Worldwatch Institute)则指出熔解一吨铝所需的电量足以供应全美国家庭一年半之多。
自从五十年代以来,铝生产量足足增长了十六倍,但也同时带来大量的破坏性大坝工程,及采铝炼铝所带来的环境污染。今天,超过一半供应给炼铝业的电力都是来自水力发电的。炼铝业界不少都跟水坝建造者合作,自资兴建大型水电站。这些私人水电站供应炼铝业百分之十四的电力,其余则来自联网的水电站。这些水电站分别位处于非洲的加纳、巴西及加拿大等国家。而且这种只为炼铝业而建的水电站,预料陆续有来。
这些水电站事实上带来了可怕的环境和社会灾害。阿可桑布大坝(Akosombo)淹没了加纳百分之四的土地,强迫移民安置八万人,以及引发大量水生疾病,包括血吸虫病。而巴西的图库鲁尔(Tucurui)大坝则强制迁出了二万四千人,并引致亚马逊森林被广泛破坏,疟疾个案大幅上升,及淹没了二千四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加拿大的肯尼大坝(Kenney)则调走了百分之四十尼查可河的水流,因而大幅减少了鱼获,严重影响了原住民的生计。如果没有炼铝业的支持,这些水坝本来就是不能建成。
铝罐知多少
根据容器循环再造研究所(Container Recycling Institute)人员的估计,在2000年,拿来生产铝罐的能源,如果可以循环再造生产,省下的能源足以提供二百五十万美国家庭的电力。换句话说,生产一个再造铝罐省下的电力,足以供应一台计算机三小时的电量。
所以生产再造铝材是必须受到鼓励的。现时再造铝材占美国供应量的百分之十四。利用再造铝材除了可以节省能源,更可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据美国环保处的估计,生产再造铝的净碳排放量比生产原铝低四十倍之多。
炼铝业的电费历史上都获得庞大的优惠,这些优惠甚至要由纳税人支付。根据1994年哥伦比亚研究公司的估计,在1986-1995年期间,供应美国西北部铝厂的电力成本,比电力公司的收入多九亿多美元。可见炼铝业对电力需求极殷切。美国西北炼铝公司趁最近西部的能源危机,牟取了可观的利润。当加州的能源危机爆发时,炼铝公司立即停产,解雇数以千计员工,并将其输出的电力卖给加州,赚取了数以百万美元的利润。换言之,炼铝公司是在趁火打劫。
发展中国家成炼铝业重要基地
为了减低成本,炼铝业还在寻找新的生产基地,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很多发展中国家政府都希望炼铝业来投资,并以丰厚的电费优惠作饵。其实根据绿色和平组织的统计,自六十年代而来,全球发展中国家所占的铝生产量已经增加了一倍。1999年,另一份工业报告《铝的经济学》指出,虽然全球铝材市场由于供应过剩而出现衰退,但是发展中国家却成了铝材出口量增加的主要地区。在1988至1997年间,亚洲国家出口的铝材已增加了超过一倍,使亚洲及大洋洲出口的铝材占全球生产量的四分之一之多,其中中国是主要生产国。而拉丁美洲也占了百分之十,美国及加拿大合共占百分之二十八。
不过,炼铝业并不是发展中国家推动经济发展和工业化的不二法门。联合国贸易及发展会议的专家便相信,发展金属循环再造工业将会有更可观的前景。他们指出提炼和制成原金属是需要极大的能量,会引致发展中国家的能源短缺。相反,循环再造的过程相对简单,成本较低,耗电较少,需要的投资因此也较少。在九十年代初,每年投入提炼一吨原铝约需十万美元,但循环再造同等重量的铝材则只须五百美元。
推动减废再造可保河流
由此可见,铝的循环再造,甚至减少消耗,与河流生态关系重大。在经济日益全球化的年代,可以预见全球对铝罐及其它铝制品的需求也日增,新的炼铝厂也乘势增加,直接威胁全球的河流、大气、自然资源及抑赖这些资源维生的人类社群。
炼铝业破坏巴西亚马逊原始森林
巴西的炼铝业占全国耗电量百分之八,举足轻重,令国民开始关注到该工业与现时持续的能源危机的关系。从时刻受停电影响的愤怒用户,以至主张改革国家能源体系的能源规划人员,都认定炼铝业及其它耗用大量能源的工业在未来数年有能力为国家节省电力。能源危机也促使跨国炼铝公司推出其大型水电站计划,以确保电力供应不受到外间影响。这些大坝将要建于亚马逊森林地带,威胁这个全球最大热带雨林的生态环境。现时在这个热带雨林最大的水坝是图库鲁尔(Tucurui)大坝。这个水坝主要供应电力给两个庞大的炼铝厂。每座炼铝厂每年生产约三十七万公吨的铝材。这两个厂房二十四小时的不停运作便已耗用全国超过百分之三的能源。
这次能源危机已重新唤起巴西国内消除给炼铝业电费优惠的诉求。巴西政府在八十年代跟这两所炼铝厂所签订的合约,订明电费不会超过国际铝价百分之二十。换言之,他们所付的电费只是每MWh十八美元,相等于当地居民电费约五分之一。巴西政府变相便为炼铝业付出每年二亿至四亿美元的补贴。根据世界大坝委员会的研究,图库鲁尔大坝的建设成本原本约需四十亿美元,结果超支超过一倍,还没有包括建设输电网所要偿付的利息。
巴西政府一度跟这些跨国炼铝厂磋商,要求关闭工厂,减低电力负荷,可是基于政治压力,能源规划当局结果让步。不过这种情势已使炼铝业自建大坝,以维持甚至扩大产量。根据巴西铝产协会的资料,业界已投资了十五亿美元在大坝建设。其中一家铝厂Alcoa更声称其会投资十亿美元在未来五年建设新的大坝。这些公司已在亚马逊森林地带的Tocantins河与Araguaia河流域,规划了十四个大坝工程。一种工程更已进行了可行性评估,预料快将实施。
在亚马逊地带兴建大坝,不单影响法定森林保护区的生态,更会影响到当地的原住民。其中一个大坝工程Serra Quebrada更会淹没森林生态系统,需迁徙一万四千人,影响渔民的生计及印第安人的土地。
引人关注的是,美洲开发银行可能会资助这些大坝工程。当地的环保组织正积极开展行动,趁这个能源危机,唤醒人民关注炼铝业为国家带来的影响,并呼吁政府停止向这类工业提供电费补贴。
谁在阻碍铝回收再造业发展?
近年美国的铝回收率有下滑之势。尽管美国铝业协会订定了全国回收率为百分之七十五,近几年多处地方的回收率却正在下滑,从1992年最高的百分之六十五,下降至2000年的百分之五十四点五。根据容器循环再造研究所调查,1999年便有450亿个铝罐弃置在掩埋场或被焚化。相比起瑞典和日本分别超过八成及七成的回收率,美国现在所浪费的铝材竟比十年前还要增加。
其实,近年美国对铝罐的需求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仍是维持高水平。单在2000年,美国便购入了一千亿个铝罐。调查人员指出,除了由于美国人对罐装饮品需求增加、外出用膳时间增加及宣传循环再造的经费减少以外,很多地方还没有循环再造的基建配合,因此很多铝罐都没有回收。
自从前苏联解体,俄罗斯急须大量出口铝材套现,使全球炼铝业面临供过于求的情况,因而同时压低再造铝材的价格,减低了市场收购铝罐的意欲。为了保持利润,跨国企业更不惜放弃原定的扩大循环回收计划。一些推动社会良知的投资公司,例如Trillium Asset Management及Domini Social Investments,便联同合共持有五千万美元股票的投资者,动议要求可口可乐公司于2005年4月前,达致百分之八十的铝回收率。可是该动议最终被否决。美国基层循环再造网络(GrassRoots Recycling Network)便发起行动,推动两大可乐公司-可口可乐及百事可乐达致高的铝回收率。他们指出可口可乐公司每小时浪费了二百万个汽水樽及罐。
Ademir Alfeu Federicci, 人称"Dema",是一名反对亚马逊森林大坝的活跃人士,于2001年8月25日被两名男子杀害,终年36岁。当地警方说他是被劫杀。他协助组织当地社群及工会反对水坝工程,控诉政府贪污腐败,致力推动其它可行方案。
你可以做什么?
* 身体力行,支持『零废物』目标,支持回收再造,转移炼铝工人到回收再造业,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根据多个就回收再造业的研究,都指出回收再造业比原材料生产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在抑制炼铝业的发展同时,可以完善地安排工人转移到回收再造业。
* 要求政府介入市场以刺激回收率:提高容器按金,扩大回收网,硬性要求厂商回收容器及减少对炼铝业的优惠等。
* 要求饮品制造商回收再造铝罐
* 写信给亚马逊流域的大坝建造者,停建大坝。要求巴西政府撤销对炼铝业的电费优惠。详情:http://www.irn.org/programs/latamerica/index.asp?id=011127.aluminiumpr.html 

原文刊载于《世界河流评论》,2001年10月,第16期第5号 ©2001国际河网,版权所有。原题目是《支持铝罐回收业可抑制河流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