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气候变暖」会议以失败告终
迈克尔.利文斯顿



  2000年11月25日在海牙举行的为期2周的地球气候变暖会议,以失败告终。这一失败对世界各国劳动人民是一次打击。这打击不是任何别的国家,而正是美国政府给予的。
  海牙会谈的用意在于使1997年在日本签署的京都议书内容充实起来。议定书,决定要世界各工业化国家承担义务,到2012年时把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下降到低于1990年水平的5%。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工业化国家已经批准这一议定书,大多数环境保卫科学家议定这种情况是阻止地球气候变暖的软弱无力的表现。欧洲人希望在5月间继续进行会谈。
#资产阶级的提案——弄虚作假
  造成会谈失败的美国政府,坚持认为议定书,有很多漏洞,最终使它变得毫无意义。1990年,美国挑出的与二氧化碳等值物的总量占35%。自1990年以来,美国气体排放量几乎增长22%,远远超过了任何其它国家。在同一时期内,俄罗斯温室气体排放下降57.6%,德国下降16.1%,英国下降5.9%。美国统治阶级议定,东京议定书给美国规定的下降率要求目标,是过份苛政,无法完成。
  克林顿的「地球事务副国务卿」@洛伊,同时也是美国首席谈判代表,首先提出要把林地面积算作「碳气的下降因素」。其次,洛伊要求建立污染贸易体制(如果某一国气体排放量已经超过下降率的目标要求,可把这种污染权出卖给另一国,以便达到目标要求)。第三,洛伊要求美国政府和各大公司能把资本投放在世界各地「未污染」能源上以取得信任。借助这第三项建议,美国便可以投资巴西的核电站,通过使用「未污染」的能源,有助于巴西温室气体排放的总下降量。多数欧洲国家反对用这种方式输出核技术。
  洛伊的建设反映出克林顿——戈尔政府的环境保护政策。欧盟以及美国环境保护的专家们,批评美国建设是过于软弱无力。这些建设的后果必将使美国各大公司在降低温室气体排放所应作出的努力缩减到最低点。环境保护专家们对美国谈判代表洛伊非常气愤,指责他在会议即将姞束时的记者招待会上尽在他的脸上涂脂抹粉。
#当地球燃烧起来时
  会议召开前不久,地球气候变暖后果的另一迹象出现了。2000年是美国大陆有史记载以来介于第@与第12气候最暖的年头之间。那年的11月和12月特别寒冷,总算挽救了2000年不是美国大陆最暖的一年。在世界范围内,2000年是有载的第5个最暖年。从1982年以来,地球上最暖的10年都已出现了,其中包括1998年是有史记载以来的最暖一年。
  地球气候变热最易看到的可怖迹象就是:当旅游者在8月里乘坐的俄罗斯破冰船就能发现北极地带一片辽润无限的水面。这消息成了媒体的大字标题,同时也为这令人不安事实提供明显形象。卫星拍摄的照片表明,极地冰盖面积已缩减6%,根据声纳测定冰的平均厚度已缩减了42%。在北美住过的任何人都知道,这就意味着冰盖正在融解(冰盖变薄之前好久,覆盖着冰的面积已经缩减到可观程度了)。
  同时,科学家发现一种新的温室气体(三氟钾基硫五氟化物),是一种烈性气体,需要1,000多年才能分解,通常这种温室气体是很少见的,而现在在大气中迅速地增加。这种气体按其吸热能力而言,比二氧化碳强过18,000倍。政府里的科学家迄今尚未追踪到产生这种气体的公司,而这种气体很可能是使用氟来加工制造的副产品。
#欧洲人为什么要抵制
  欧盟国家不能接受美国建设,是有两个理由;第一,这些建设迫使欧洲资本家处于不利地位。例如,欧洲国家不具备大面积林地用作「碳气下降因素」。结果,他们不不采取其它措施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例如严格限制电力厂和汽车尾气排放,要投资在规模大的运输系统等等。欧洲人同时指出,森林可能被砍伐,或在林火中毁灭,不论在那一种情况下,都不能起到有效的使碳气下降的作用。林地全部砍光,在美国、加拿大是很普遍,里的大面积森林为取得木材而被夷平了。全部砍光的森林显然也不能起到使碳气下降的作用,代替全部砍光的办法是种植低冲击度(@)的森林,所谓低——冲击度森林是较频繁、较有选择性的收获林木,并可保持最大限度的林地作为生态系统,这些最大限度的林地同样是重要的下降碳气因素。(芬兰是一个例子,芬兰是林地仅占世界林地的1%,而世界25%的纸张和木材却是芬兰的产品)令人感到惊讶不已的是美国人采用全部砍光森林的办法从中取得高额利润。但也是美国政府提出林地面积算作下降碳气的因素,而美国公司仍继续不断地砍光全部林木。这就是美国资本家的如意算盘:鱼我所欲,熊掌也我所欲。
  第二个理由是:欧洲各国政府面临着强大的群众运动,这运动致力于保护环境。并在工会中,以及左派政党中(特别是绿党)都有基础,欧洲这些组织能大胆地动员群众举行大规模抗议,如同美国作比较,美国仅有数百人,主要是由「绿色和平」组织起来,他们参加会议是为了在议员中作游说工作,而欧洲人民则能组织大规模抗议,并进而在会场周围筑起沙袋堤防来。两种情况显然完全不同。
#布什或戈尔态度如何
  当选总统布什反对地球气候变暖条约。事实上,他不认为存在着地球气候会变暖问题。反之,副总统戈尔则表示支持地球气候变暖问题,并力图主张要挽救1997年在日本签署的,尚无成效的京都议定书。如果把戈尔说成是一位强有力的环境保护者,那就言过其实了。戈尔实际上是主张「以市场为基础的刺激法」并遵循在海牙会议的美国谈判代表提出的「灵活方法」。纽约时报指出:「即使戈尔胜利了,他还需要得到参议院的批准,在100参议员中要有67人支持他,这就无异于走上坡路、十分吃力」。即使戈尔当选总统,美国也未必签署这项条约。
#谁应受到谴责?
  真正应受谴责的,不是什么执行强硬路线的环境保护,而是美国政府与美国资产阶级。正如「绿色和平」组织在会议结束后所指出的,美国代表团要抚慰国内的工商业家,并卫护他们的投资利益的愿望是牢不可破的。
#基层运动开始了
  环境保护的主流倾向,要推行一种战略,即采取游说和幕后谈判的战略去迫使美国政府采取行动,但失败了,因为反对势力来自大企业,来自亲——工业的环境保护者。基层运动所需要的是群众性行动战略。运动的开端已可在绿色和平组织以及教会的主流倾向中特别是激进主义活动家中看得到。
  全国性的和地区性的各不同教会领导人,在明尼索达州圣支劳德市附近集会,这是由明尼索达宗教会议组织起来的,两天会议期间便组织发各种不同信仰运动,宣布地球气候变暖。类似运动在其它15个州里也正在组织起来。尽管距离群众性运动尚远,但这些不同信仰运动的存在,是走向建立真正群众运动的重要一步。
  运动的迫切要求是不难一一列举出来的,例如不断增加大规模运输体制、重新振兴铁路货运系统,限制城市的蔓延扩大、保存历史悠久的古森林连同低——冲击、低影响的伐木等等,便可切实地减少美国温室气体排放。我们同时需要在一大工业中限制工业污染。
  当然,美国大公司必然起来反对这些措施的。没有斗争,就没有所得。
  资本主义长期来把自然界作为私人财产,而自然界是属于全人类及其子孙后代的,以原始积累方式,把属于人人所有的财产被资本家盗窃利用了,为的是取利润。人类呼吸的空气,饮的水以及整个生物圈都被盗窃利用了,而人类是整个生物圈的一部份也是它的产品。反对地球气候变暖的斗争,将会充分提出我们迫切的要求,并且要抗击真正的魔鬼——毁灭我们星球和人类生命的资本主义制度。
(萧明译自《工人旗帜》2001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