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巨头麦当奴集团之战
H. Lockwood & K. Bullimore
丁洋译

  英国两名社运人士凯伦(Helen Steel)及大伟(Daivl Morris)在12年前出版了一份传单「麦当奴有什么问题?」便被快餐集团巨头麦当奴控以诽谤。他们长期抗争,在今年3月31日,赢了一场胜仗。
  这宗「麦诽谤」案的审讯时间是英国历来最长的。在97年6月,法官判麦当奴胜数,凯伦与大伟需赔赏6万英磅    ,因为他们未能证明麦当奴真的如上述传单所写道,用「exploited children」的宣传策略及残害动物。这次诉讼,他们被拒绝申请法律援助,亦不能由陪审团审讯。
  他们在今年一月提出上诉。上诉庭法官认同大部份原先的判定,但指出传单说麦当奴的员工待遇差,及其食品脂肪高,增加患心脏病的机会,是合理的,将赔偿减至4万英磅。凯伦与大伟在庭上要求跨国企业在有关公众利益的事件上不能再控告他人诽谤,但遭驳回。他们准备向上议院上诉,如有需要,会向欧洲人权法庭控告英国政府。
  麦当奴原先的目的是要禁止「麦当奴有什么问题」这份传单流通,可是事与愿违。自诉讼开始,在英国派了300万份,其中40万份是在判决后的那个周末派发的。
  这传单探讨第三世界饥饿、环保主义、健康、动物虐杀、员工受剥削及审查制度等。它又指出从能量角度看,制造肉类并不化算,因为牲畜需要进食7公斤谷麦才能够长出1公斤肉。
  为支援凯伦与大伟而设的网页「麦射灯」(http://www.mcspotlight.org)已有超过6千5百万人次探访。
麦当奴有何不是
  这诉讼给麦当奴一定的政治打击。
  一名曾扮演麦当奴集团大老板朗奴麦当奴的演员诙谐地道歉说:「我为年青人洗脑,使他们做了错事」。
  证人揭露了不少麦当奴中鲜为人知的运作。有证供引述了日本麦当奴总裁的一段说话:「日本人是黄皮肤及矮小的原因,是吃了2000年的鱼生和饭。如果我们转吃麦当奴的汉堡包和薯条,1阶段年后,我们会高很多,肤色转白,头发转啡。」
  为麦当奴作证的癌病专家亦得承认:「含高脂、糖、盐及肉类,而纤维、维他命、矿物质少的膳食(在描述麦当奴食品的营养价值),是与乳癌、肠癌及心脏病有关。」
  麦当奴的成功在于它的市场策略,在世界任何地方,其汉堡饱的馅是3.875吋直径,而面饱的直径则是3.5吋,令人觉得馅料丰富。
  麦当奴的目标是要垄断快餐市场,令人们将汉堡饱于麦当奴。英国麦当奴的市场服务经理说:「我们的目标是占据所有传播空间……因为我们要进占顾客的思想」。
剥削员工
  麦当奴是世界上雇用最多年青人的雇主之一。在英国,就算员工每两星期工作超过96小时,它也拒绝支付超时补薪。经理们也有权随时增减员工的工时。
  在员工手册中写道:「有时你需要下班后继续工作,当不需要你时,即可放工。」甚至用膳时间亦会缩短。在任何情况,用膳时间是不会有工资的。
  英国的麦当奴员工若通过表现评核,是可以加薪。公司的文件指出,一般员工若要时薪增加5便士(约港币6角),需取得76分(以100分满分计),加10便士需87分,加15便士需93.5分。指引定为取得87分或以上的雇员,其表现需经常超出公司的要求及期望。
  1992年,一间英国分店的经理由于指使职员致电虚报在邻近的Burper King有炸弹,以增加本店的销量,结果被判入狱6个月。
  这次「麦诽谤」运动突出麦当奴的骇人纪录,但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可口可乐、Nike等数以百计的大企业。
  很多人意识到麦当奴的问题而提出杯葛,但杯葛只能使个人患癌症的机会减低,集团行动的方向应该不单是针对麦当奴,更应改变这个容许企业剥削员工、为害环境及孩子的制度。
(原载于澳洲Resistance1999年4月14日)

先驱第52期, 1999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