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核谈到香港的环保运动
徐予



为了阻止法国恢复核试以及核武的扩散,阻止当地邻近居民进一步受危害,多个国家的环保及反核组织发起了许多示威、集会、航队抗议、研究、声明、杯葛行动等。其中最触目、报章报导最多的,要算是绿色和平的工作了。

较早前,绿色和平成功阻止了蚬壳石油公司弄沈海上钻油台一事,说明了只有实际行动才有可能阻止官商一体的统治集团继续污染地球。当然,这并不一定经常成功,就如今次绿色和平(以及其它团体)企图阻止法国核试,失败的机会可能很大。然而,这种非暴力的、敢于对抗的直接行动,至少达到了扩大宣传,引起广泛注意的教育作用。

环顾香港的环保团体,在反对法国核试方面的工作,反应很慢,而且没有积极参与。至今为止本港最大规模的一次反对法国核试活动,要算是七月十日的游行。遗憾的是,发起人和大部份的参加者都是外藉人士,而有参与这次游行的两个环保团体,除了写点文章外,便看不到有什么跟进工作。

本港的环保团体向来没有行动倾向。这件事进一步暴露了本地环保运动缺乏抗争精神的特点。它们之没有抗争精神,不一定因为没有这种气概,恐怕更多源于一种错误的见解:把环保运动视为个人的道德修养及生活方式的问题。

香港环保运动(如果已成一个运动的话)的重点是「从个人做起」,这个取向本身并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从个人开始做些什么?似乎只要人人少用胶袋,多使用「环保产品」,甚或自己种种菜、多吃素就能够逐步解决全球污染问题了。这种观念也等于说:污染的责任人人相同;人们之所以不肯放弃吃汉堡包,或者驾私家车,只是因为「人性的迷失」、「消费主义」的生活习惯而已。既然如此,重点自然是放在个人道德修养方面,而不是用实际抗争去改革社会制度了。

但这种见解是根本错误的。

试问,谁会在大海中倾倒祸延后世的核废料?谁会搞核试、核电?谁会漏出数以千吨计的石油?谁会为一已利润而不惜大肆排放「三废」,而拚命推出种种污染环境的新产品?胶袋、汽车、汉堡包等是谁制造的呢?答案都是大财团及其政府。普通人当然也有造成一些污染,但与前者相比简直微不足道。何况,普通人往往是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去污染的(普通人所使用的消费品都是大企业制造的)。

所以,要解决污染,是需要我们用实际行动去争取改变大企业和政府的做法,以及最后改造社会,而不是只顾空谈。

先驱第34期, 1995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