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纸的出路
——政府兴办环保事业改善环境,提供就业机会

岚山


  自从捷众再造纸厂在去年尾倒闭后,仅存的废纸再造厂及回收商在大量废纸积压的情况下,发起罢收一星期,向政府施压要求资助。不少可回收再用的废纸要丢进垃圾堆填区,这使我们损失了一批物资,更暴露了政府在环境问题上政策的疆化、无知及轻视环保。
*堆填何价?
  在停收废纸期间,官员口口声声说堆填区可以应付未能回收的废纸。堆填区还未满,当然可以继续埋葬废纸!不过他们没有说出埋葬的代价——随了每公吨830元埋葬费外,那些废纸也值300元一公吨。(若香港能将所有废纸回收再造,每天可省却407万元,每年便是14亿8阶段多万!)估计一星期停收废纸,便有2500吨纸需丢进堆填区,单单以钱来计算而不计环境代价,我们便要损失282万元。
  更且,香港再难以找到适合造堆填区的地方,要修复堆填区也极其昂费。

97年度废物小统计
废纸产量    131。5万公吨(占都市固体废物41.4%)
回收    71万公吨(回收率54%)
本地纸厂吸纳    27万公吨(占回收纸38%)
出口    44万公吨(占回收纸62%)
堆填区收容废物    317.6万公吨
处理1公吨都市固体废物需    $830

  回收废纸可省却很多资源,但竟然有负责环境政策的官员(副规划环境地政局局长苏启龙)质疑回收再造纸的环保效益。他说,与其循环再造耗用大量能源,不如将废纸燃烧产生热能与电力。(明报98年1月9日)
  制造再生纸所需的能源是制造新纸(从原木浆)的30%至55%而已,同时减少95%的空气污染。(注1)
  另外,污染量较低及可发电的新式焚化炉要等五至十年才落成,这段期间废纸应怎样处理?再者,将可用的废纸作燃料,即是要将更多树木烧掉。
*废纸价格下跌原因
  捷众纸厂的倒闭及废纸堆积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外国废纸来价大降。
  近年欧美国家订立法例促进废物回收。例如在1987年,美国新泽西州立法规定各社区拒收三种垃圾:铝罐、胶瓶及报纸。在立法前,新泽西已回收50%的报纸,而在法例实施几个月后,该州的报纸回收率便急升至62%。由于旧报纸供应量大增,价格也从每吨45美元跌至不到25。(注2)
  外国的废纸回收由于立法及得到政府在收集、运输等方面的协助,成本价格较低。但在香港,废纸回收完全得不到资助,加上港元高企,当然敌不过洋废纸。
  捷众倒闭前,洋废纸的入口价约为每公吨300元,但在本港收集却要每公吨400元(150元给拾荒者,250元给运输及回收商)。
*自由市场能解决环境问题吗?
  港府坚持不资助回收业,理由是这问题应「由自由市场自行调节解决,津贴并非长远解决方法,国际上的证据显示,经济力量是比较有效解决环境问题的方法。」(明报98年12月1日)政府亦「不认为废纸商的罢收会造成市场混乱,并强调暂未有造成任何危机。他(署理规划环境地政局局长刘励超)认为,从商业原则看,供过于求导致价格下跌是自然之事,政府不可干预市场运作。」(明报98年12月4日)
  自由市场的意思是什么?就是当洋废纸较港废纸平时,再造纸厂就会选用洋废纸造原料(若供应量足及稳定);回收商收了废纸也卖不出(从前大部份港废纸是出个东南亚),于是要停业。若政府不作任何「干预」,废纸只有掉进堆填区。
  从这样显浅的供求规律看,自由市场能解决废纸及环境问题吗?——当然不能!
  政府说不应干预市场,但为什么花过亿元去托股市,及停止卖地去托楼市?另外,政府现时近乎完全资助由私人管理的堆填区及化学废料处理厂。假如政府资助废料回收,便可大大省却在堆填区的开支。所以政府要环保工业按「自由经济市场」经营,是词穷理屈的说法。
*资助废料回收不等于资助回收商
  几个环保团体建议直接资助回收商,但这不能长远解决问题,对拾荒着也不公道。
  如果直接资助回收商,只能保障他们的腰包。若因种种原因无利可图时,他们也会关门不干。另一方面,回收商利润得到保证,不等于最前线、在回收业贡献更大的回收工人、拾荒者得到应有的回报。
  在罢收废纸期间,一些回收商实际仍照收废纸,但藉此机会大大压价。拾荒者原先可靠废纸每天赚二、三十元的生活费,但在那时同量的废纸只能换取几块钱!
  最彻底的解决办法,是由政府兴办环保工业。在回收方面可作下列措施。
1在各大屋村、垃圾站增设各类废料回收筒及提高市民对回收的认识。
2市政总署增聘人手将废物分类。
3政府资助非牟利机构开办回收队,收集学校、大办公室、印刷厂等的可用废料,并优先聘用拾荒者、综援及失业人士。这既可制造就业机会,及确保环保业工人不会被极度剥削,也可减少领取综援的人数。
  政府亦应开办废纸回收厂,确保回收得来的废纸可循环再用。由于政府各部及其它公营机构是极大的市场,再造纸不愁没有出路。虽然制造再造厂的成本略高于制造新纸,但可省却将废纸堆填的开支,再造纸更为化算。
  很多人反对政府注资办废纸厂(包括政府本身),因为这会干扰市场之自由运作。但政府既然可以全面资助堆填区及焚化炉,而废纸再造厂亦是处理废物的一种工具,为何不可由政府兴办?况且没有什么私人机构有兴趣办,现有的再造纸厂远远未能吸纳全港产生的废纸。
  假如政府坚持所谓不干预的环保政策,香港的环境只会进一步恶化,我们将要为环境的破坏付说更大代价。
1999年1月

先驱第51期, 1999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