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夺利润 破坏海洋
罗兰.谢泼德

  1998年6月美国总统克林顿在加利福尼亚州蒙特雷市举行的、国家海洋会议上发表了讲话。尽管克林顿作出姿态,谈到了世界海洋陷于不断增长的危机中,但他并没有明确地指出危机的性质及严重的后果。
  最近我又读到由J.恩格兰德(John Englander)写的论文,题为《1996年海洋情况》,该文作者系「海洋期货市场」董事长。
  该文热情地呼吁,并敦促我们要警惕海洋所处的困境,需要指出更合理的解决途径,挽救海洋,挽救人类生存的环境。
  恩格兰德指出:海洋对于全人类来说,是自然资源必不可缺的要素,因为
.海洋是食物的直接来源。
.海洋可消耗二氧化碳并产生将近地球一半的氧气。
.海洋对气候的影响具有重大作用。
.海洋占地球表面的百分之七十三,占维持人类生存的自然环境的百分之九十九以上。
.海洋是地球的生态系统。
  恩格兰德列举了会引起对海洋生态系统严重破坏的四个因素:
.捕鱼过量
.污染
.自然环境的破坏
.地球及气候的影响力
  我在1998年3月一期的《社会主义者行动》期刊上写过有关世界渔业的衰退及可能带来的破坏。
  按照恩格兰德的文章,联合国粮食组织估计道:全世界17个主要捕鱼区或达到或已超过自然极限,其中9个捕鱼区正处于严重的衰退中。在美国,百分之四十贵重的鱼获量已经耗空;而百分之四十三鱼获量,因滥捕乱捕而已到了不能容忍的最大限度了。
  我也曾经写过工业化了的超级拖网捕鱼队(相当于一个足球场的面积),把几千英尺长的尼龙鱼网撒去水面上,把经过的所有海上生物一网打尽—每网可捕400吨鱼获。这些超级拖网捕鱼队每次去近海区逗留数月,任意加工,冷冻他们的捕获量,使他们优越性远远超过小规模的陆上基地鱼船。
  按照恩格兰德的文章,每一年美国采用这种办法,捕获到1千万吨的鱼是属于非捕获对象或者是不需要捕的鱼,这些鱼都给扔掉了(扔掉的鱼是商业性和娱乐性捕鱼量的两倍)。
  一方面海洋鱼类正面临灭绝,而另一方面,自然环境(即鱼类产卵区)正受到人类入侵和污染的破坏,恩格兰德对此问题作出以下几点的说明:
  海洋污染问题,实质上是从主要的港湾开始的,由于化工产品、营养品、大部分农业排出的废品而产生了海藻污染(在这种情况下,水中含有丰富营养物,结果藻类「窒息了」生态体系,而毁灭掉大部分海洋生命。)
  举例来说,密西西比河上已经腐烂掉的藻类,在路易斯安那州和得克萨斯州的海面上形成4000平方英里大的「死区」。在这「死区」里,贝壳鱼类全部死光,其它鱼类则从墨西哥湾多养料的环境里被迫离开了。
  当油的漏泄成为媒体报道的头条新闻时,实际上这只占海上油污染的百分之五。极大部分海上油污染的根源是来自与汽车有关,汽车的废气废物通过排水系统注入到海内。
  在美国,凡拥有五百万人口的市区、每年形成的油污染,大约为1千1百万加仑,相当于阿拉斯加海岸外那艘著名的埃克森VALDEZ油轮上漏泄出来的数量。
  污染的来源包括汽车、电力厂和工业。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人口共计17亿,但他们都没有处理污水、污物的基础设施。
  空气污染约占进入海洋的有毒物质的三分之一。这在多数人听起来,是个惊人的数字,但空气污染是可以广泛地疏散开的,而最主要的地球表面面积是属于海洋。
  鱼类产量的减少是与自然环境的破坏、海岸的污染密切有关。百分之九十的海上捕鱼量来自海岸地区。
  沼泽地和港湾是许多品种鱼类的滋生地,但我们正在大规模地破坏它们。
  在48个州的南部、原有2亿2千万英亩沼泽地,但在过去200年中已有百分之五十损失掉了。美国西部最大港湾—旧金山港湾有百分之六十的水域,因用于陆地开垦而消失了。
  世界人口的半数生活在各海岸100公里之内。这些人口总是不断地依靠海岸而生活,从而增加了对排污系统的压力,甚至填塞了沼泽地。
  这就使我想起那些拦路行劫的「强盗贵族」,他们自19世纪以来是以奸淫掳掠、破坏国家环境而成为暴发户的。但在那个时代,我们可以执行地方性和全国性的法律来抑制他们的非法活动。
  但今天的「强盗贵族」不受民族国家的国界和法律的约束。问题的基本点在于海洋国际化了。
  全世界范围内的争夺利润而展开的竞争正在破坏人类生存环境。特别是在苏联崩溃、亚洲出现经济危机以来,在世界以及民族资本主义竞争这层意义来说,要想改变现有的进程、建设经济基础设施、并要转变资本方向来保护环境,已是无利益,也是不可能的了。
  世界历史发展到现阶段,资本主义已无力承担保护环境。然而人类也不能容忍环境遭到破坏,应当在来得及的时候,我们便要开始完全改变对海洋的毁坏作法。R.卡尔逊(Rachel Carson)女士的书《我们周围的海洋》,其中有一段话是这样的:
  「令人感到好笑的是:生命首先在其中产生的海洋,现在倒反而受到一种生命形式的活动威胁。海洋,尽管以可怕的形式发生变化,但仍能继续存在,因为更确切地说来,这种威胁实际上是威胁到生命本身」。
  恩格兰德号召我们大家开始保卫海洋。他引用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的话作为结论:「切不可怀疑,世界上必有少数富有思想的、有责任感的公民能够改变世界。这是历史一再证明、从来就是如此的。」
  如果我们继续组织起来反对资本主义及其破坏性势头,我们定能改变世界。
(萧明译自《社会主义者行动》99年7月号,转载自十月评论,感谢十月评论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