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坝工程与人类命运
转载自十月评论杂志社

  在全球各地为开展生态运动而斗争中的主要问题之一,便是解决大坝工程问题。例如纳曼达(Narmada)大坝或伊利索(Illisu)大坝等。
  大坝建设对于绿化来说取得了部份成就,因为水力发电总比核能发电更少污染。不错,为了减少温室气体的污染,就必须在世界某些地区减低电能消耗——美国总统克林顿曾号召联邦政府,到2010年时,能源用量要减少35%。
  今年6月,华盛顿全国水电协会批评了克林顿,指责他置水电于不顾,按计划应更多地使用再生能源来降低温室气体污染。水力发电是再生能源,这是无可争议的,而其意义十分重大。再生能源基本上是无限制的。
  这个要求的提出,给美国政府带来了很大压力。现存的水坝有的已经废弃,因为会给生态保护带来深刻的负面效应。
  筑坝问题的提出,特别是跨度关系到多条河流的时候,这个问题要比先进资本主义国家所设想的环境保护问题要大得多、严重得多。
  在左翼人士中,有一种保守思想,认为人类只是受到社会问题的影响,而生态学只是对其它动植物的研究。
  建坝政治学研究表明这种区分是毫无意义的,大坝建设会引起数百万人迁移,毁掉了他们的家园和生计,通常还会影响到受歧视的少数民族社区,而这些少数民族都是地球上最原始的民族。
  例如:库尔德人受到伊利索大坝的威胁;印度有数百万氏族人民被剥夺了家园;加拿大的拉布拉多附近,伊努以特(爱斯基摩)人正在反对丘吉尔瀑布扩大建设工程,这个扩建工程的目标只是以廉价把电力销售到美国东北地区。七十年代他们已失去大片土地,却得不到任何补偿。在越南有103,000人,其中包括少数民族将要迁移出去,为的是要在桑拉省山区筑水库建设一个水力发电厂。
  筑坝问题同样会引起水源的控制问题,容易引起跨国界的政治纠纷。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水源是远离土耳其的中东国家的经济命脉,由于气候的日益严重干旱,为了争夺水源而引起战争的可能性并不是一句空话。
  不少筑坝工程的目的在于扩大新的市场。尼泊尔王国有2200万人口,他们是世界上最穷困的人,其中不到15%人口有能力用电。
  美国「能源巨人」恩隆(Enron)国际公司已经申请许可证、去研究尼泊尔的卡纳利河上建设水电厂大坝,建成后要把电力送到邻近的印度和中国去。
  现在值得可喜的是,包括世界银行在内的多边金融机构对这些大坝工程表示怀疑,拒绝贷款,而宁愿贷给小规模的、负面影响较少的水电工程。乐意贷款给大坝工程的都来自美国和西欧。因此,这里的为生态运动而奋斗的活动家们,应负起责任,促使我们的政府不把资金贷给对广大人民有害的工程项目。
(黄申辑译, 转载自十月评论杂志社,感谢十月评论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