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强国梦还是为普罗大众找出路?──评《刷盘子,还是读书?》

林致良

 

 

2005年国内出版了一本颇畅销的书,书名很特别,叫《刷盘子,还是读书?》(作者钟庆,当代中国出版社, 2005 年 8 月出版),副题是「反思中日强国之路」。特别的是,这本书并非出自名学者之手,而是由几个网民合作撰写。所以,它反映了目前中国民间思潮的重要一块。

 

这本书的主题是探讨中国的发展战略,它问两个问题:一) 为甚么日本可以挤身成为工业强国,而中国仍然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二) 过去十年,拥抱新自由主义的中国主流经济学者建议中国融入国际经济秩序、向外资全面开放的所谓全球化发展战略有无问题?

 

作者用一个形象化的比喻说明问题:那些家境不好但有学习潜力的青年,面前有两种选择:或是到餐馆帮人洗碗碟赚钱,虽然改善了当下的生活,但因此荒废了学业,将来还是做穷人;或是不洗碗碟而发愤读书,将来可以赚更多的钱,但必需牺牲选择洗碗碟可以实时赚到的钱,短期内生活自然难过些。中国就像一个有发展潜质的青年,她究竟选择帮人洗碗碟,还是选择读书呢?帮人洗碗碟,就是按照西方先进国家设定的游戏规则,发挥中国的所谓比较优势(廉价劳动力、丰富自然资源等),发展劳动密集产业,做跨国公司的世界工厂;实行自由贸易,抛弃保护中国民族工业的政策。这种发展战略虽然暂时表面风光,但是由于甘于做西方大国的经济附庸,所以始终不会有出息。选择读书,就是不去做西方大国预留给中国的角色,保护和壮大中国的民族工业,发展自己的跨国财团和科技事业,虽然目前辛苦一点,但是惟有如此中国才可以有朝一日晋身发达国家。

 

作者的意见很明确,中国要真正崛起,应该实行自主发展战略,拒绝做西方大国的经济殖民地。日本二次大战后就是因为不选择做世界工厂,发展自己的大工业,才取得经济起飞。作者这种见解和对日本发展经验的解释是否正确,当然可以争论,但它无疑反映了中国民间甚至官方部份人质疑朱镕基时代那种不惜以巨大代价加入世贸,甘愿做世界加工工厂的发展路线,而开始探索一条相对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可以说,本书的出现标志着:中国已经有人为所谓中国崛起制定一套比较系统的发展战略,而不再是邓小平时代那种「摸着石头过河」的思想混沌状态。如果说选择洗碗碟是买办资产阶级的依附式发展战略,那么选择读书就属于民族资产阶级的自强式发展战略。至于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时代,中国选择自强式发展战略是否行得通呢,对中国普罗大众又会带来甚么影响,这方面的问题,作者根本没有加以考虑。

 

中国崛起的前景

 

中国要成为发达国家,可以说机会极微。在全球一体化的时代,欧美跨国公司已经垄断了世界经济,瓜分了世界市场,中国如果要和欧美大资本分享超级利润,除非在经济上能够夺取美日和欧盟很多战略优势地位(否则就要再来一次世界大战,重新洗牌,但是这样就不算是和平崛起,而是伴随着血与火的崛起,恰像当年法西斯德国和日本的崛起),但在现实的历史条件下,这简直是不可能的。现在发达国家的生产力过剩现象已经非常严重,接近二至三成的生产设备闲置着,大量苦无增值出路的资本转移到金融市场上,成为投机性十足的金融资本,整个世界的金融市场越来越变成一个大赌场。「赌场资本主义」正在酝酿着新一场金融风暴。普通赌场只会贻害参与赌博者和他们的家属,「赌场资本主义」却令那些并不参与赌博的人民也逃不过它的巨大祸害。中国希望成为全球竞争的赢家,即使成功,岂不加剧全球生资过剩的危机和金融危机?十年前经济风暴的经验让我们知道:在经济危机下,最受痛苦的还是普罗大众。这方面的问题,作者却没有加以考虑,因为他最关心的是本国(国家)的前途而不是大众的前途。在现实条件情况下,这两者并不是一样东西。

 

中国虽然绝小可能挤进一流国家之列,却有没有条件成为二流国家呢?应该承认,中国是有条件成为韩国之类的中等发展国家的。首先,中国不像前苏联那样四分五裂,绝对威权的国家机器既可以集中资源从事工业化,又可以用国家的皮鞭驯服民众,令劳动力廉价又驯服(或不敢不服)。其次,毛泽东时代完成了土地改革和建立起较齐备的工业体系,都成为改革开放时代中国崛起的有利条件,只要你把中国的农村状况和仍然保留落后地主制度的巴西、印度农村相比较,就知道中国的优势究竟在哪里。最后,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中国一直得到港台华人资本的支持和配合;港台资本成为了中国统治集团向资本主义全球化转轨的踏板和现成模范。

 

当然,除了上述的有利客观条件之外,还要看中国的统治集团自觉选择那一条发展路线和国内各社会集团的力量消长。不过,即使中国有朝一日成为中等发展国家,亦未必是中国大多数民众之福。因为中国统治精英要追上韩国等国家,多份要比外国统治精英更加剥削劳工(作者建议善待国内工人,转而加强剥削周边国家的劳工,以缓和本国社会冲突,可谓用心良苦)和自然资源,才可以在十至二十年的短时间内完成其它国家用几十年完成的资本积累。届时真正得益的不会是底层民众,而只是少数利益集团。过去十多年,我们目睹一方面加工出口区工厂的生产线日以继夜不停生产,可是来自农村的工人连基本的职业健康都得不到保障;另一方面,中石油、中石化等国有企业集团纷纷到其它国家上市投资,做强做大,可是等待国企工人的却是一波接一波的大裁员。

 

「中国崛起」是否等于人民富足?

 

究竟「中国的崛起」,谁是真正的得益者?以劳资一体的民族主义召唤底层劳动者为国家付出更多汗水,最终得益的是全民还是少数官商?更根本的问题是,作者并不质疑不平等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而只是希望争做世界体系里面的核心国家,反过来压迫其它边缘国家。在作者眼中,国家是最重要和唯一的行动者,本国的崛起是作者念兹在兹的首要课题,至于国家(资本主义的国家机器)始终只是代表少数统治阶级压迫多数人民的工具,国家的出路是否等同人民的出路,作者是毫不顾及的。所以,从民众立场出发,中国的出路既不是帮发达国家洗碗碟,也不是做强国梦,而是联合东南亚以至其它国家的劳动者,争取普罗大众的民主,实现政治以及社会经济领域的民主化,把改善民生(而不是国家平面的竞争)放在首位。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民众自下而上的奋斗,绝不能依靠现在的国家机器,寄望它为民众服务。如果自命「民间」、「新左」的思潮还是满足于「为王者师」而看不到人民有自主自为的能力,如果它只是以「同情弱势」的美丽词藻包装着的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那它一定不是人民所需要的新思潮!

 

2007年5月10定稿

转载自监察全球化联阵主办刊物《联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