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三周年:中国经济的变化与工农大众

 

陈泰

 

  200211日,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就经济增长数据来说,入世三年的「成就」似乎不错——2002年中国进出口总额增长218%,出口增长224%;2003年中国进出口总额增长371%,出口增长346%;200419月,中国进出口同比增长367%,出口同比增幅353%。与此同时,官商学各界也承认「银行、保险、电信等服务业将面临来自国外公司竞争的更大压力」[1],制造业和农业更隐患重重。

 

三年过渡期结束后,大陆各个经济领域面临许多变化,本土资本在采取种种应变措施;对无产大众来说,入世首先和主要意味着更大的就业压力、更严酷的血汗工厂制度和更加急迫地需要自我组织起来。

 

 

新的竞争环境与本土资本的应对

 

 

2005年起,中国入世的所谓「缓冲期」便告基本结束,大陆经济将面对更强有力的外资冲击。下面简约地介绍一下各行业竞争环境可能发生的变化,以及上层的对应措施。

                   

零售业——中国政府承诺入世三年内逐步取消对合营公司的数量、地域、股权和企业设立方式方面的限制;五年内,除烟草的批发和零售、食盐的批发,逐步取消对其它商品的经营限制;2004 1211日以后,商业领域的开放将全面取消地域限制。

 

为对抗外资零售业的攻势,中央政府提出「通过5-8年的时间,培养出几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中国‘超级零售航母’」[2](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吴仪);2004年7月,商务部确定了重点培育的20家大型流通企业集团名单。官员们要求本土零售业巨头们「在更大范围内优化组合生产要素,在选择合适业态的基础上完善内部管理机制,提升核心竞争力」[3](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跨国经营研究部主任、2001年入世谈判中服务贸易开放方面顾问邢厚媛);后者则决心「减少国内企业相互间的无序竞争,并利用资源的联动效应,增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和外部扩张力」[4]

 

金融业——自加入时起,允许外国金融机构向所有客户从事外汇业务,无地域限制。人民币业务五年内取消地域限制。两年内,允许外国金融机构向中国企业提供人民币业务服务。五年内,允许向所有中国客户提供服务。

 

为适应国际金融资本的大举进入,2003年底,四大银行(中行、建行、农行和工商银行)为首的中资机构开始大刀阔斧地「改制」——运营公司化,全面裁员和上市,以提升竞争力。大陆银行界高层声称「本土银行,特别是国有独资商业银行,将会经历根本性的变化。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四大国有独资商业银行正在或将要进行股份制改造」,目的是「通过优胜劣汰,一批具有较强国际竞争能力和持续发展的、国际化、现代化的商业银行将逐步崛起」[5](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恩照)。为了顺利上市,各大银行的职位薪金「合理化」(即两极分化——区注)、竞争上岗和精简潮一浪接一浪。

 

农业——农产品平均关税继续降低,整体由2001年的19%降至2004年的17%。除大宗农产品外,大部分农产品进口将取消数量限制和实行单一关税。进口配额方面,主要对粮、棉、油、食糖、毛实行进口配额管制。对农产品出口取消补贴[6]

 

面对进口廉价农产品的潜在压力,主流学界建议扶持现代资本主义农业企业,「加大对农产品出口促销的支持力度,提高了农业生产率,降低农产品流通的成本」[7](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张汉林)。部分农业资本证实,入世以来中央政府「在政策、法规、科技、资金等方面对农业采取了扶持措施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用于粮食直接生产补贴、良种补贴、农机补贴的投入达到创纪录的1500亿元,并开始大面积实施免除农业税政策」[8](「北大荒米业」董秘史晓丹)。大陆农业资本已「开始适当多元经营」以分散风险;而与国际同行相比,「我们的差距主要是规模」(「新农开发」董秘晏正君),「在资金实力、新产品研发上,比国外企业还是存在比较大的差距」[9](隆平高科董秘彭光剑)。如何度过难关?农业资本坦率地表示「我们这种产业化经营的企业,当然希望能得到政府更多扶持」(晏正君)。一句话,种植业大亨们需要更多专家、资金和技术,以尽快做大做强[10]

 

尽管总的前途未卜,能捞油水还得快捞。在占有优势的某些领域(如蔬菜、水果),大陆农业资本希望借助入世大发一笔——「就蔬菜方面而言,我们国家应该是会逐渐成为一个最主要的出口国」[11](彭光剑),并已得到部分好处。2002年国内农产品出口总额增加13%2003年增长18%,预计今年增长10%;与此同时,粮食自给率正逐渐下降。主流学界估计今后几年「我国粮食自给率可能会低于95%,甚至低于90%,进口粮食可能达到10%以上」[12](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唐忠)。

 

保险业——自入世之日起,允许外国非寿险公司设持股51%合资公司,可从事统括保单的大型商业险。允许外国寿险公司设外资占50%合资企业。三年内取消地域限制。 国内主要保险巨头的应变措施表现为蜂拥改制上市(含海外上市),以增强公司偿付能力。

证券业——入世三年内允许外资参股的合资公司从事A 股、B 股和H 股及政府和公司债券的承销和交易、基金的发起。但外资股权不超过1/3

电信业——加入世贸组织3年后,外资在合资企业的股份不得超过49%。2007年,中国将取消基础电信的地域限制。 作为国际市场的后起之秀,从2002年至今,中国四家主要电信运营商已全部实现海外上市。

铁路、公路运输——公路运输方面,入世一年内允许外资拥有多数股权。三年内允许设立外资独资子公司。至于铁路运输,入世后三年内允许外资拥有多数股权;六年内,允许设立外资独资子公司。

旅游业——允许外商通过合营企业形式在中国建设、改造和经营饭店和餐馆,外方可控股。最迟在2003年底前,取消相关限制。

 

 

做大做强:中资的心声

 

国际资本的竞争压力,使中国资产阶级不顾一切地挣扎求生;所谓的做大做强成为后者现阶段的头号战略目标——从水务、保险到电能,均无例外。以水务为例,「着力构建有利于水务行业市场化、产业化发展」的同时,中国国家资本竭力炮制「培育跨区域的大型水务集团」[13](水利部副部长索丽生),以便同外资抗衡。企业要做强,上市一途不可避免;去年秋,国家电网公司同时向海外抛售十一家国有发电厂(计划筹资20亿美元),以「改善国家电网公司的资产负债状况,精简电站业务,为几年后赴海外上市做好准备」[14]。在保险业,官方公开提出「如何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框架下推动中国保险做大做强是监管机关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15](浙江保监局副局长张忠继)。

 

入世几年来,官商两界都发现在华外资鸠占鹊巢的意图日渐公开化。面对组织极佳的跨国资本,民族资产阶级和大陆官方都希望「建立行业协会的权威性,必须对现有的行业协会进行改革,使之真正成为代表广大企业的行业组织」(原外经贸部副部长、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现任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16],让老板们尽快学会发挥和利用政治影响,为市场竞争服务。

 

 

入世后,中国大资本的前途到底如何?

 

 

近五年来,京沪富豪们日益恐慌地发现,登陆中华的老牌跨国公司正利用金钱和文化优势,喧宾夺主地培养着官场游说集团,并已形成了相当的市场垄断。据商业部刚出版的《2005跨国公司在中国》报告指出,至20049月,我国共吸收外商直接投资5500亿美元;每年利用外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的110左右;外资企业交纳税收占全国税收20%以上;外资企业吸纳的就业人数达2200万左右[17]。强大的经济、科技实力和各种「超国民待遇」(外资企业在华平均税负只有11%,而一般内资企业的平均税负达到22%,国有大中型企业的税负高达30%),使「在华跨国公司在市场竞争中具有明显的市场优势地位,有的还占据绝对垄断地位」(2004年国家工商局报告《在华跨国公司限制竞争行为表现及对策》)[18]

 

为维持高利润率和「超国民待遇」,在华跨国公司有系统地扩大着对中国政治决策的影响,渐成尾大不掉之势。入世三年后,主流舆论终于惊呼「某些地方、某些部门和某些领导个人没有把握科学发展观的精神实质而片面提前开放零售等重要产业部门,……国内企业的利益受损,中央政府的权威遭到损害」[19];高级官员们皱着眉头指出「现在为中资企业说话的人太少了,而为外资企业说话的人太多了」[20](财政部部长金人庆)。自强派学界则干脆痛斥跨国公司「第一,和我们的企业争了市场。第二,抢了我们的投资机会」(左大培)[21],严重地窒息着民族资本做大做强的努力;归根到底,「政府主导型经济下过多依赖外资的经济结构,不具有可持续性」[22](复旦大学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

 

总的来说,中资(无论国家资本抑或私人资本)普遍面临以下几大困境:

 

一.「产业技术的一些关键领域存在较大的对外技术依赖」[23]。去年6月的中科院年会上,许多发言担心「科学技术的快速进步和经济全球化趋势的增强,将带来国际竞争加剧的挑战,来自国际社会的技术壁垒、环境壁垒、反倾销调查等限制日益增多」[24](中科院院士路甬祥),正成为国际资本遏制中资的手段;

二.中资竞争能力尚弱,有越追赶越落伍的恶性循环可能。主流学界的研究表明「从静态竞争来看,中国真正市场份额比较高、效率比较高的行业非常少,只有四个行业。我们的制造业实力非常弱,而且没有多少提升」[25](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其仔)。

三.原有的完整产业链条已支离破碎,导致个别产业的兴起难以保证国民经济的整体发展——可能「会出现东部地区纳入全球化发展,而中部、西部地区被边缘化,甩在国际化的外面」[26](国家发改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胡春力)。

 

对外资的狂飙突进,多数中资派系(及其学界打手)都表达了不同程度的忧虑;从张维迎到韩德强,从杨帆到郎咸平,莫不如此。鉴于外资进一步加盟、渗透中国制造业的行动「对于我们产业安全、经济安全或者是国防安全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27](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周凯),特别是直接影响民族资本的钱袋状态,近年来后者不断要求终结外资的「超国民待遇」(首先要统一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反应是非常强烈了」[28](财政部副部长楼继伟),但类似的努力并不顺利。

 

除了试图以行政措施削减外资特权外,中资正有意识、有计划地地加紧兼并活动,联合起来一致对外。2003年,国资委明确提出在196家中央企业的基础上,组建3050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集团,并为扶持垄断企业到处寻找理论依据。当西方阔佬明里暗里指责北京破坏世贸规则时,中央大员们愤愤地拍桌子回骂「中国的市场竞争中,很多领域不是我国的企业在垄断,相反是跨国公司形成对中国市场的垄断」「我们的企业本身就规模有限,很多产业总和加起来还不如一个跨国公司,我们还总以为自己构成垄断了,其实根本就没有垄断的能力」[29](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研究中心副主任白津夫)。

 

 

入世三年来,民族资本与海外竞争者抢夺生存空间的斗争仅开了个头,远未尘埃落定;从大陆上层来说,这一斗争取决于政经核心统治集团和国际经济发展的复杂互动,并在相当程度上决定中华资本主义未来的大势。然而,无论谁最终胜出,工农生活的前途几乎注定极其黯淡——家贼和外鬼都希望保持现有血汗工厂制度,以为榨取超级利润的一个主要基础。入世三年期间,以至更远的未来,工农的处境如何?会有怎样的变化?

 

 

 

入世与农民:粮吃人?

 

正如上文指出的那样,入世迫使中国市场更多地购买国外粮食。主流学者认为「中国没有比较优势的是土地密集型的产品,如粮食。如果中国的经济增长以7%-8%的速度增长,中国需要进口的粮食会越来越多」(林毅夫)[30];这句话的背后,意味着千百万农民会彻底离开粮食生产。农村问题专家温铁军告诉我们「据国务院发展中心测算,在加入WTO条件之下,会有12百万劳动力需要从农业离开」[31]。粮食种植从未给农民带来高收入,但市场机制使米贱伤农的局面激化得无以复加。即使按照官方的乐观统计,2004年中国农民人均纯收入2936元,增长12%,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8%;其中家庭生产经营纯收入人均1746元,而农业纯收入仅为1056[32]

 

由于行情浮动的作用,入世后的粮食进口不及预料中那么多(甚至玉米等还有较大出口)[33],但农业部专家估计「一旦国际市场粮食价格回落,外国廉价农产品大量进入,会使国内农产品供大于求矛盾进一步尖锐化,农产品价格会进一步下跌」[34],行情如此惨淡,「从1997年到2002年的六年间,农民收入的增长速度低于5%」也便理所当然了!

 

拉美和东南亚的经验证明,对绝大多数农民来说,大资本的现代规模农业无法有效地改善自身生活。虽然资产阶级国家出于安全考虑不会完全放弃农业生产(「确实有些国家将粮食问题作为武器来达到他的政治目的」[35]),但多数农民要想摆脱赤贫,便只有自求多福——进城打工。中国农业部提供的数字显示,目前离开户籍所在地半年以上,进入城镇打工的农民工约9200万人[36],而「2004年农民外出务工得到的收入人均398元,增长14.9%[37]

 

 

就这样,无数农民在市场的压力下走向城市,那里等待他们的又是什么?

 

 

入世与工人:更多的竞争、更频繁的裁员,更多的欠薪和更可怕的血汗工厂

 

 

对入世,国内资本家的标准态度可概括为「既然(市场)开放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我们就想办法去适应吧」[38]。如何适应呢?最简单办法是压榨工人,比如压低劳动力价格。在一场入世三周年研讨会上,主流学者们指出与世界多数地区相比,中国「肯定是劳动价格比较低一些,这个是我们竞争的优势所在」[39](北大经济研究中心海闻副主任);所以必须「充分发挥我们的比较优势,忘记了这个比较优势,我们在国际贸易当中就失去了自我」[40](龙永图)。

龙先生津津乐道的所谓中国经济在国际市场中的比较优势,首先意味着环境的高度破坏。与龙永图一样,原中国外经贸部部长,现任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会长石广生是入世的狂热拥护者和主导者,但石先生也被迫承认重化工业向中国的转移主要因为「发达国家不想干这样的行业。因为这种行业要浪费大量的资源,污染环境,给交通方面带来沉重负担」[41]。国际资本向中国转移高污染产业,以及「我国高耗能产业面向国际市场的发展思路,不仅会使我国可能成为世界高耗能产业转移的中心,还会进一步加重我国能源紧张局面,使本已十分脆弱的生态环境更是雪上加霜」[42],主流传媒惊呼道。

 

入世后的中国经济另一「比较优势」——低薪、高工时、无工会和裁员压力,则是中资和(随着入世而更多涌入大陆的)外资老板眼里的赚钱法宝。

 

入世三年后,中国纺织品出口配额制正逐步取消,为出口大幅增加提供了几乎无限的机会;然而,大陆纺织业的竞争力几乎完全依赖工人的极度低薪。入世的狂热拥护者也难以否认「今年中国纺织品出口数量可以增长30%,但是出口金额仅仅增长5%。其它许多出口商品也是这样,数量增长远远超过金额的增长」[43](龙永图)。主要的出口制造基地广东省,数千万外地工人的平均月工资徘徊在700元左右[44],拖欠工资的现象更是恶名昭著。仅在广东一省,19951997 1998年官方帮助工人追讨回来的欠薪分别为2100万、15亿和56亿元人民币,呈爆炸式增长速度[45]

 

为了「做大做强」与国际工业大鳄对抗,国有大型企业群继九十年代中后期的千万下岗潮之后,再度高举「减员增效」的铁鞭,但换了个「主辅分离」的名字。按照国资委的报告,中央企业资产(超过8万亿)中,8.1%的资产属于辅业资产;1000万央企现有职工中,近三分之一属于辅业单位职工。据此推算,央企辅业资产超过6000亿元、职工超过300[46]。截至20049月底,中国七百七十五家国有大中型企业实施主辅分离,「改制企业在产权明晰的基础上彻底转换了经营机制。改制后的企业实现了产权多元化,绝大多数已经成为非国有控股企业」[47],涉及员工七十点八万人。而这仅是入世三周年前后国有大企业「主辅分离」进程的第一步。

 

入世两年来,外资正稳步进入大陆能源领域,2003 「外商在中国电力市场上的投资回报率达到了18%[48](美国松林电力投资咨询集团董事李晓林),未来几年里的资本格斗,将决定谁是中国能源工业的主宰。仅在最近一年,被剥离的国企电能辅业职工便达数十万之多。他们暂时仍有工作,但「谁也不愿意失去本来拥有的全民电力职工身份」(中电联多种经营协会顾国强处长),因为旧的身份与退休福利等等待遇挂钩。和五年前的百万石油工人下岗一样,「主辅分离」为的就是削减福利负担——只有这样(「支出合理化」),中国电力大亨才能轻装上阵与国外同行一决胜负。

 

话说回来,同银行界的大批被裁员工相比,「主辅分离」远非最糟待遇。为了上市(以及梦幻般的「做大做强」)而进行的裁员和改制,已把中国金融机构(仅四大银行的员工就有近150万)搅得天翻地覆。据中行总行透露「目前中行拥有23万员工,按照中行发展需要,预计未来的员工规模定在15万至16万」[49];人民银行低调而忙碌地清理全国全国近两千个支行的十万员工[50];大约一百家市级商业银行亦步亦趋地跟进,随时准备把更多员工扔出门外。

 

公司化改革砸了无数人的饭碗[51],却给了高管们更大的饭碗——建行改制后的部门总经理年薪在30万左右,中行亦相差不远。与此同时,高等教育程度劳动力的工作与生活压力都在加大,阶级身份上与(他们中许多人鄙视的)农民工逐渐趋同。据劳动力市场研究单位预测,2004年大学毕业生的起薪将比去年降低25%30%[52]。资本全球流动的高度灵活性,使它可以肆无忌惮地追求劳动力购买的买方市场、实行雇佣制「精瘦化」;而它的一个主要受害者,是通常自命资本主义社会中坚的职员阶层。在中国,近几年办公岗位不见增长而大学生数量迅速增加(2004年毕业生280万)的惨状、打破头的竞争上岗、动荡多变的工作,正让大批知识青年最基本的阶级意识悄悄觉醒。

 

 

工人的自我组织与世贸

 

 

无论中资企业抑或进入大陆的外资企业,工人自卫组织(工会)的缺少都是普遍事实。尽管「跨国企业的很多职工已向当地工会组织表示了愿意加入工会的愿望」[53](全总基层组织建设部二处副处长王英),跨国公司仍推三阻四,因为它「不愿意自己出钱成立工会来约束自己,建立工会就意味着员工可能联合起来要求更高的待遇,从而使沃尔玛增加成本」[54](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副教授许晓军)。

 

在上海,目前仅有25%的外资企业组建了工会[55];在广东,早已普遍的官商勾结在入世后更加猖狂,官方调查资料指出「一些地方政府片面强调GDP增长,重资本,轻劳动,忽视对职工权益的维护和保障,存在明显的政策性违法现象。如广东的‘土政策’规定,外商投资企业‘可以暂缓组建工会’、‘五年内可不参加社会保险’,执法检查要经过某些机构甚至政府分管领导批准,给企业挂免检‘绿牌’,为劳动保障方面的违法行为‘开绿灯’等,这些政策明显违反《工会法》,且涉及面广,协调处理困难,对职工权益的维护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56](《工会法执法调研情况汇总》)。

 

随着入世后市场竞争的加剧,中国阶级矛盾也趋于表面化。国有大企业职工的反裁员斗争;广大中低职员阶级意识的初步觉醒和反剥削活动的开展;职员与工人抗争从彼此隔绝走向逐渐融合;私企和国企雇佣无产者基层组织的萌芽,会成为今后几年工人运动的基本走向。帮助无产大众认识到世贸及其强盗规则无非是全球老板奴役工农刮取利润的工具,鼓励工农走直接行动和自我组织的反抗道路,并尽可能广泛地联合起来——从跨厂到跨行业、从城市到乡村、从国内到国外——是先进工人和进步青年的当然责任。

 

 

15/02/05


 

[1] www.XINHUANET.com 20041213 「我国入世后过渡期面临8大挑战」 

[2] www.XINHUANET.com 20041210 《北京娱乐信报》「WTO3周年特刊:零售业:纵横捭阖 外资争雄」

[3] 20041029 《经济参考报》「国内零售业开放 期限失去意义竞争成为关键」

[4] 同注释2

[5] 2004425 中国新闻网「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恩照发表演讲(实录)」

[6] 中国主要农产品的关税配额(单位:万吨)

              产品    2001   2004  国营贸易比例%

              小麦    788.4    963.6        90

              玉米    517.5    720         71~60

              大米    332.5    532          50

              豆油    211.8    358.71      42~10

              棕榈油  210      316.8       42~11

              菜籽油   73.92   124.3       42~12

              食糖    168      194.5        70

              羊毛     32.2     36.7        N/A

              棉花     78.075   89.4        33

              资料来源:联合证券研究所整理

[7] www.XINHUANET.com 2004122日《参考消息特刊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三年 发挥重要成员作用  》「中国入世三年后的思考及对策」

[8] http://www.agri.gov.cn/jjps/t20041210_284214.htm 中国农业信息网《上海证券报》20041210日「中国入世三周年产业报告·农业」 

[9] 同上

[10] 同上

[11] 同上

[12] 同上

[13] 20041125 《中国经济时报》「水利部:内外资本可平等进军城市水务行业」

[14] 2004831  中国《新闻周刊》「外资有望进入电力行业 能否打破垄断存悬疑」

[15] 20041029 《国际金融报》「中国保险业全开放逼近国际视野 再窥过渡期」

[16] 2004122日《环球》杂志「环球杂志独家专访:龙永图谈中国入世3周年」

[17] 2005131 《中华工商时报》「每年上千亿财富流向国外 在华跨国公司负面影响扩大」

[18] 2004811 《中国青年报》「国资委职能不完整 中国企业没有垄断的能力?」

[19] www.XINHUANET.com 《中华工商时报》20041202日「入世三年话得失 付出的辛劳开始收获补偿」

[20]2005120 《南方周末》 「财政部强硬回应跨国公司:两税合一迎来最佳时机」

[21] 左大培「中国正在拉美化和殖民地化」 (在乌有之乡书吧的讲座 2003920日)

[22]  http://news.hexun.com/detail.aspx?lm=1693&id=973463 「中国遭外资掠夺最重」

[23] 2004610 新华社「核心技术上越来越依赖外国 对国家安全的重大威胁」

[24] 同上

[25] 2005129 《中国经营报》「制造业竞争遭遇瓶颈 产业安全暗存隐忧」

[26] 同上

[27] 同上

[28] 同注释20

[29] 同注释18

[30] http://www.china.org.cn/chinese/OP-c/401320.htm《国际金融报》 2003910日林毅夫:「‘入世’劲推中国农业发展」

[31] http://www.jgny.net/nong/2002.asp?id=2952 2004711 温铁军「中国入世对“三农”问题的挑战」(《中国改革》杂志)

[32] 国家统计局 2005-02-04 09:52:42 2004年我国农民人均纯收入2936 实现较快增长」   

[33] 2002-2003年度北美玉米和小麦严重歉收,玉米国际价格因此上升近40%,小麦价格上涨近60%,均高于同期中国同类产品价,使得进口小麦无利可图,中国玉米还实现了大规模出口(见农业部网站2003414日柯炳生「入WTO后的中国农业发展:回 望」)

[34] http://www.jgny.net/nong/2002.asp?id=1770 2003626日「入世对我国农民收入的影响及对策」

[35] 同注释30

[36] 同上

[37] 同注释32

[38] 同注释12

[39] 20041220 17:52 新浪财经「龙永图海闻卢锋谈国际贸易和对外开放实录」

[40] 同上

[41] www.XINHUANET.com 200527日《第一财经日报》「石广生:发展外贸不能以牺牲资源和环境为代价」

[42] www.hexun.com 2004128 新华网「得不偿失 警惕我国成为世界高耗能产业转移中心」

[43] 同注释22

[44] 20041015 中国新闻网「权威部门:广东没有‘民工荒’ 缺工是个别现象」

[45] 2002726 日《南方工报》「追讨欠薪,为打工人撑起‘保护伞’」

[46] 2005126  21世纪经济报道》「2000亿电力辅业加速分离 90万就业人员等待分家」

[47] 20041130日中新社 700多家大中型国企主辅分离」  

[48] 20041111日《瞭望东方周刊》「瞭望东方:国际资本逐利中国水电市场的背后」

[49] 20041126 《新京报》「中行23万员工规模将减至约15 尚无瘦身时间表」

[50] 20041130 《第一财经日报》「央行基层机构改革悄悄进行 1800家县支行大瘦身」

[51] 20041218日新华网「我国今年城镇失业率预计约为4.3%低于年初估计」

[52] 20040610日中国《新闻周刊》:「2004年大学生遭遇降薪寒潮」

[53] 20041026 《北京晨报》「不愿承担额外成本 沃尔玛拒绝为工会组建埋单」

[54] 同上

[55]「上海四分之三外企未建工会 观念差异成主要原因」20041112 11:13 中国新闻网

[56] 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