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资本主义的激进左派在印度孟买市开会

卢塞特着  兆立译

 

 

 

【来自不同思想起源的各国激进、反资本主义的左派,第一次举行了一次广大的、多元化的会议。

利用世界社会论坛集会的机会,来自五大洲25个不同国家的组织参加了上述会议。

他们首先采纳了一个联合公报(见另一文),然后同意在明年第五次世界社会论坛集会时再度举行会议。】

 

 

由各个激进的反资本主义左派政党所参加的一次国际会议,于2004 120日在孟买市的安迪希里区——因此在世界社会论坛的范围之内——举行。从会议的气氛、热情团结精神和所参加的组织的政治广度和数目(48个来自25个国家的组织,另有5个参加过原先计划的组织在最后时刻未能来到孟买)看来,这个会议真正是成功的。

 

世界社会论坛的会议永远是许多组织相聚的罕见时机。这对于筹备论坛的组织而言,显然是如此的。这对那些支持它们、参加它们的活动的人们而言,也是如此的。这次的世界社会论坛具有特别的意义,因为它第一次在亚洲举行。参加这一次论坛的,有许多协会、运动和工会,亚洲大陆的两个极端之间的关系,要比诸例如欧洲与拉丁美洲的关系微妙得多。

 

由世界社会论坛之迁移到印度所提供的机会,因此是特别可贵的。在这方面,15个从欧洲和亚洲来的反资本主义的激进政党于2003125日发出了一份到孟买开会的邀请信。对于亚洲——太平洋区域,接受邀请前来参加的就有:印度的3个马列主义共产党(印度共产党——马列主义,印共——马列主义解放派,印共——马列主义红旗派),巴基斯坦的2个组织(巴基斯坦工党和PKMP),斯里兰卡的新左派阵线,澳大利亚的民主社会主义前景,南韩的2个运动(权力归工人阶级和团结一致),以及菲律宾的几个政党:菲律宾马克思列宁主义党,菲律宾工人党和在棉兰佬岛的革命工人党。在邀请信上签名的,有欧洲的左派集团(葡萄牙),联合另类左派(西班牙卡塔卢尼亚),革命共产主义同盟(法国),苏格兰社会主义党,社会主义工人党(英国),和团结(瑞士)。

 

虽然邀请信较迟发出,反应还是很好。来自拉丁美洲的有巴西的三个派系(包括巴西工人党的民主社会主义派);来自美国的有国际社会主义组织和团结;也有代表来自加拿大和魁北克(包括魁北克进步力量联盟);来自非洲的有南非的组织和尼日尔的革命新民主组织。我们应该再提一提:来自欧洲和亚洲的,计有(意大利)共产主义重建党、法国的另类出路(Alternatifs)、菲律宾的「携手亘助」(Akbayan),和其它的运动组织,以及从西班牙、日本、埃及等国家来的组织。

 

出席会议的组织各有非常不同的社会植根和规模。重要的运动组织和派系仍然没有参加。但是会议却表现了什么是革命反资本主义的左派、什么是激进的政党。它们有不同的思想根源:不同派系的毛泽东主义者、不同派系的托洛茨基主义者、以及许多不能被分类到那一个“主义”的组织成员。

 

这一次会议之所以成功,是它响应了一个需要、一个欲望。在今天,在军事和经济方面都是帝国主义全球化的时代,特别强烈地感到缺乏的是,一个可在各个反资本主义的政党之间进行国际性合作的骨架。对这件事情的急迫感现在巳越来越大了。大多数出席会议的组织都是在许多年前因为抱有最坏的宗派主义而分裂的。这些宗派主义的传统在1970年代趋于占据首要地位。从那时以后,亘相合作、团结的关系才逐渐被建立起来,超越历史的和纲领引言方面的分岐。区域性网络,例如欧洲反资本主义左派联盟和(由澳洲反资本主义左派发起的)亚洲——太平洋国际团结会议,已经形成。反对全球化运动的发展已经为政治行动创立了新空间,这个新空间不但广阔,而且从开始就是国际性的。就是由于这一点——这是非常紧要的一点——我们才能够一起行动,帮助动员能够成功,而且不只是交换经验和组织联盟。考虑到正在进行中的重大发展,各激进政党不得不要在政治和实践上负起责任。

 

新可能性和新责任这双重思想感情成为孟买会议的主要心境。第一个行动就是为各激进政党之间的合作组成一个国际网络。这不过是最初的一步,没有任何正式的联络。出席的各个组织都非常了解,巩固这样一个主动的行动是需要时间的。它们之中的许多组织之间在孟买会议之前亘相都不(或不太)认识的!每个人都在思考这个国际联络能够变成什么样子:它与以往几个国际的经验应该如何不同?

 

对于这个题目,明显的是问题比答案更多。不过已经有了一个开始。进程能够陆续发展。

 

【注:本文作者皮埃尔.卢塞特(Pierre Rousset)是革命共产主义同盟(第四国际法国支部)的党员。】

 

附:反资本主义的激进左派国际会议联合公报:

 

 

反资本主义的激进政党,在亚洲——太平洋和欧洲的18个政党的邀请下,于2004120日在印度孟买举行了一次国际会议。这一次会议的第一个目的是帮助各个从不同大洲来的组织彼此取得联络,初步交换关于进行国际合作的观点,扩大、加强现有的联系,但是不试图将它们正式化,并且开始讨论共同的行动。

 

48个组织出席了这一次会议,5个其它愿意来参加的政党到最后却不能到达孟买,固此,总共算来,53个分属于大约25个国家的组织对这个倡议作出正面的响应。大多数参与者来自亚洲——太平洋和欧洲,而非洲、拉丁美洲和中东也有代表参加。参加会议的政党有不同的起源、历史和实力;他们之中的许多组织甚至在孟买会议之前亘相不认识。这个会议证明是在一个独特的时机,使各个从不同大洲来的、具有各种各样思想倾向的组织缔结起新的联系。

 

参加会议的政党共同具有一个反资本主义、反帝国主义的前景,而且不断地进行群众动员,反对军事的和公司的全球化。他们愿意参加会谈,愿意维护相亘间的团结,愿意一起进行国际性行动,而因此愿意提供建议,使国际主义有新的具体内容,加强全世界人民的斗争,精心设计真正代替现有帝国主义世界秩序的方案。

 

这一次会议让大家在非常温暖的气氛中,对有关今日的以下斗争交换意见:反对军国主义和战争,支持工人阶级和被压迫者的权利,支持民族解放,更大的平等和公共医疗制度,环保问题等等。一个共同的感觉是:帝国主义,不管它的表现形式是什么,不管在那一个水平上,都要加以抗争、加以挑战和将之推翻。

 

激进政党的孟买会议充分支持由美国反战运动和第四次世界社会论坛的反战协调所发起的呼吁,将2004320日定为世界反战动员日。所有的组织都要竭尽全力去帮助这个主张和平、反对占领伊拉克,及与面对占领、面对军事干涉的巴勒斯坦和其它国家人民进行团结的倡议得到成功。

 

这一次会议选出了一个促进委员会来协调和继续由这个会议所启动的过程。现任委员由澳大利亚、巴西、法国、英国、印度、意大利和美国等国的首席代表所担任。

 

第二次激进政党会议将于一年以后在巴西阿雷格里港举行。为了对下一次会议作出准备,参加这一次会议的各个组织将要在今后几个月通过e-mail名册和大家将会参与的国际性会议来交换政治意见。准备性的讨论,除了讨论其它题目外,将会集中在两个主要问题上:怎样促进全世界反对军事的和公司的全球化运动的增长【原文的直译是:在反军事反公司全球化运动的增长这个问题上我们要分担的责任是什么!】和怎样以与过去不同的方法去形成各激进政党间的国际合作。

 

激进政党的国际会议是向在孟买会议之前不能够被融合在这个过程中的新组织开放的。

 

                         2004120日于印度孟买

 

 

(译自《国际观点》第35820044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