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求入世,作了甚么重大让步?
(*)刘宇凡

 

中国入世的减让承诺

有关概念的含义

评估减让的大小

对社会及人民的影响

工业平均关税2005年降至10%

 

 

 

农业平均关税由1992年的46%降至2004年的14.5-15.%

一定的关税有助保护落后国家的国产商品免受发达国低成本商品太大击。大幅降低关税则有相反作用。中国生产力相对落后,所以一般国产价格都高于国际市场,农产品尤其如此,所以更需一定的关税保护。

中国在关税上的减让比印度所作的还要大。印度工业平均关税在25-40%之间。农产品平均关税也比中国低。
另外,中国的关税减让超出世贸农业协议。协议规定发展中国家的农产品关税在1993-2004年十年间平均降低24%,但中国降低了近70%。

城镇失业率会上升一倍,这是因为中国很多行业(汽车、冶金、石化、电子通讯等)都不如外国跨国公司。农村失业至少增加一千万,因为中国小麦、大米、棉花等成本较高,价格高于国际市场,所以会有大批农民受损而弃耕。

中国不得对农产品实行任何出口补贴(中国入世议定书第12条)

世界各国政府往往就农产品实行出口补贴,欧美霸权主义国家尤其如此。在发展中国家,补贴农产品出口可能是为了增加外汇或为了协助农民增加现金收入,或为了使出口多元化以减低风险。

这个减让超出世贸协议。世贸协议没有根本禁止农产品出口补贴,只是要求各国减少补贴。中国放弃出口补贴的权利,是放弃一种重要的经济主权。

中国向来没有补贴农产品出口,所以这一条暂时不会直接打击农民。可是丧失出口补贴的权利意味将来即使中国有必要补贴出口,也不能这样做,意味中国政府为求入世不惜原则上放弃对农民的应有保护。

农产品的国内支持限于8.5%

 

(「中国加入世贸工作组」报告书第235条)

「国内支持」是指政府对农产品的某种鼓励措施,例如价格支持、营销贷款、播种面积补贴。生产补贴等。「国内支持」对促进农业发展及农民增加收入很重要。

中国的减让超出世贸协议,发展中国家原可享有10%的「国内支持」。中国既是发展中国家,享有10%是顺理成章。但中国减让至8.5%,所以并没有坚持发展中国家应享权利。

──损害中国政府的经济主权,自动放弃了自己对农业及农民的应有保护的权力;

──加剧发展中国家的恶性竞争,使各发展中国家为了争相吸引外资而要竞相牺牲农民利益。

国有及国家投资企业仅依据商业原则进行买卖。(工作组报告书第46条)

 

 

每个部门交易的货物和服务的价格都由市场力量决定,不得对特别规定以外的产品实行价格控制。(入世议定书第9条)

许多国家的国有企业的设立目的本来就不是纯粹为了营利,而是兼负社会责任及照顾弱势团体(例如食水公营),又或为了促进本地产业发展。此外,由于市场机制必然是大鱼吃小鱼,所以有必要对某些经济部门的价格有所限制(香港尚且也曾实行租金管制几十年)。中国同意左述条款意味丧失对弱势阶层(如农民)的保护权利。

中国的承诺超出世贸协议。按照世贸协议,受限制的只是「国营贸易企业」,没有包括投资企业。但中国的承诺连「投资企业」也包括在内。此外,世贸也没有规定成员国「每个部门」的产品价格都要由市场调节。

若发展中国家一切经济部门,不论公私,都要由谋利原则指导,那对人民是灾难性的,因为有些生存必需品(食水、能源、教育、医疗)若按商业原则经营,无数人就买不起。其次,发展中国家一定有许多幼稚产业,须要政府保护免受跨国公司挤垮。若连国营企业也要绝对受市场调节,许多幼稚产业会消失。

 

外资是否作技术转让应由投资方拟定,政府不干预。(工作组报告书第49条)

以前发展中国家吸收外资时都附带技术转让的条件,以便国家能够在牺牲一部份经济利益(让外资在本地谋利)之余,换来较先进技术。

这个条款使中国丧失了政府规管外资的应有权力。

无法确保引入的外资是有利而非妨碍本国产业技术的提升。

中国取消对外资的有关贸易平衡要求、外汇平衡要求、当地含量要求及出口实绩要求的法律。

这些措施过去一直是许多发展中国家用以规管外资、保障本国经济安全的。

贸易及外汇平衡要求︰外资的进出口量及其引起的外汇买卖,会影响本地的外汇储备以至本地币值。所以需要规管外资,以免影响本国经济。

当地含量要求︰外资要购买定量的当地原料或其它产品,以保障外资能带动本地产业。

出口实绩要求︰外资的产品一定要有若干比例的出口,防止其过份挤占本地市场。

有关减让是世贸有关投资措施的协议所规定。这些规定大大限制了中国政府对跨国公司的投资的应有规管权。

取消这些要求会大大减少本地企业的订单,进而影响就业。另一方面,从此外资所需原料、零件可以一概依靠进口。这样中国不仅难以从引入外资中获得发展的好处,而且可能危及中国的外汇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