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自力更生到「与国际接轨」

谈谈大庆与中国石油业的改革

刘宇凡

 

多年来,大庆一直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自力更生路线的样板。直到1959-63年发现及开采大庆油田之前,中国一直非常依赖进口石油。五十年代初,中国石油产量仅居世界第29位。大庆油田开发后,中国才逐步达到石油自给,1980年跃居世界第六。近年再升为第五。这种成就,首先是依靠当年大庆工人那种忘我的奋斗精神而来的。由于当年与苏联闹翻,唯一的外援都没有了,导致技术与资金都奇缺,所以只好鼓吹自力更生,靠「土法上马」以及人海战术、「大会战」。铁人王进喜之所以成为典范,就是据说因为他的英雄事迹:在发出「宁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号召下,在缺乏机械下带领工人手拉肩扛的以土法安装钻机,他自己更有一次因搅拌机故障而自己跳下去用身体搅拌泥浆。大庆工人说这是「以人肉换石油」。我们知道,当年新中国许多英雄事迹都难免有相当夸张成份,但是,即使打个折扣,即使有时付出不必要的高昂代价(特别是在职业安全及健康方面往往太忽视),大庆油田的建设成绩仍是不可否认的。何况,大庆工人的待遇后来亦逐渐地有了相当改善,生活水平比许多国企工人都高��直至几年前。

为股东服务

在大庆油田管理公司的网页上,有这样一句话:

我们要「传承铁人精神,跻身国际大石油公司前列,……给员工、股东和社会以更大回报。」

王进喜泉下有知,一定哭笑不得。他那个时代最多只有「为人民服务」;如今却横插一个「股东」!这句话真道尽近年来大庆以及整个石油业的重组巨变的本质,道尽今天60万石油工人被裁的来龙去脉。连大庆在内的整个石油业,已经完全资本主义化了。

这个资本主义化的故事,虽说正式始于1998年的大改组,但故事的序幕要上溯到九十年代初。邓小平南巡的结果是资本主义改革全面展开,为日后石油国企资本主义化营造了一个大环境。就石油业而言,首先就是全面模仿资本主义那种重点发展私人汽车、公路运输的模式,而这就造成国产石油供不应求。每一个有点理性的人现在都知道这种靠大量燃烧石化燃料的模式是制造温室气体、全球暖化的元凶,都知道这样下去是死路。

可悲的是中共却在近廿年忽然拥抱起这种模式,由国家带头鼓励富人大官大买轿车,鼓励各级政府同跨国公司合资经营收费公路等等,而这一切直接导致骑单车日益危险困难。在北京,以前六成人出门骑单车,现在只有四成。同时,自1993年以来,北京汽车增长3倍。1990-1998年间,公路机动车辆年均增长19%,比经济增长率高出超过一倍。公路上越多汽车货车,石油消费量就越大。(注1)这可以从中国已变为净石油进口国这个事实,就可以知道了。1993年之前,中国石油不仅能够自给,而且可以出口,但从那年之后,一切逆转了。1993年净进口石油900万吨,到2000年,净进口升至7000万吨,是93年的近八倍,进口率达23%,估计15年后就更达到53%(亦即自给率不足一半)。自力更生已经变为严重依赖外国石油。

过去十多年石油需求大增,在两个方面造成石油国企日后的困境。先是大量进口外国廉价油(特别是走私油)及石化产品,置国产油及石化产品于极为不利地位,因为国产油成本比外国高出一截。再加上中共急于要国内油价同世界油价接轨,而近年油价不断下降,使国内石油化工产品价格下跌,导致97-99年两石油大集团利润大幅下滑。尤其因为从九十年初代至1997年,中共为求加入世贸,先后七次大幅降低关税至1997年的平均17%,导致国外石油产品日益占据中国市场。(注2)

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对国企却像是落井下石,逐年大幅削减石油业(以及其它行业)的补贴。九十年代初几年,石油业每年尚获得40-50亿人民币补贴。但1994-96却下降为零。(注3)1998年的补贴不过3亿多。中国石油业在这内外夹攻之下,能不陷于困境吗?

表一

中国石油业在入世后的关税减让关税

 

入世前

入世后

成品油

9%

5%

柴油

6%

6%

煤油

6%

6%

原油

1.5%

0

合成树脂

16%

6.5%

聚乙烯

16%

14.2%

聚苯乙烯

16%

12.8%

合成纤维

8.3-14%

5%

资料来源:

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2002年年报

其次,在走资路线下,即使是国家投资,也日益唯利是图。因此,一旦石油需求大增,各地政府为求谋利便纷纷大力兴建小炼油厂及小石化制品厂,结果是厂子不仅生产成本高,而且很快造成产能过剩,开工不足及恶性竞争。炼油的加工厂在1997年只有不到七成的设备利用率,比世界平均数的80-85%要低许多。(注4)又或者是四处开发低产低效的小油田,结果开采出来的油因为成本过高而亏本。石油化工业的情况也一样生产过剩,例如乙醇胺的国内供应三倍于需求,又因品质欠佳,以致国产品仍只占国内市场一半,另一半靠进口。

外资挤占中国石油市场

到了九十年代末,石油及石化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产能过剩、亏损等问题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是从走资路钱退回去,还是索性来个走资大跃进?中共的答案是后者。这要分两方面来说。第一,就是向帝国主义让出更多的经济主权来换取入世。从表一的关税减让来看,表面上减幅不大。其实那是因为在整个九十年代已经不断降低了关税,并导致石油国企陷入困境。

外资企业获得石油化工产品的批发权及分销权,从此将进一步挤占国企市场。中石化年报也承认「汽油关税的下调会影响中国石化成品的销售收入。」(注5)由于外资在中国入世后可以直接向中国倾销石油,所以,他们从此会减少向中国转移技术;这是另一方面的损失。此外,因为中国从此要受世贸有关知识产权协议的约束,所以中国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大量无偿仿制外国石油仪器设备,而改为有偿(付专利费)仿制。总之,由于中共向外资作了超常让步,才使国企受到跨国公司的直接竞争。人们普遍预期石油国企的市场份额进一步下跌,而越是下游产业(乙烯,塑料等),危机就越大。

第二个走资跃进措施,就是对石油业贯彻抓大放小的方针,把低效油田及石化企业关闭,或合并于大企业,同时大量裁员,以打造足够竞争力的国产跨国石油公司,以便同西方跨国石油公司既合作又竞争,从1998年起,原石油两大总公司改组为三大集团:

��中石化(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中石油(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亦即大庆油田的母公司)

��中海油(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

三大集团除在国内上市外,先后在2000-2001年间在香港、纽约上市。从此,这些公司就要「传承铁人精神,……给员工、股东和社会以更大回报。」这里虽对「员工、股东和社会」三者一视同仁,但是中石油与中石化两年间一口气裁员60万人这件事,就可以知道谁才得到最大回报了。当中石化在2001年宣布裁员21万人之时,香港一份财经报纸评道:「对投资者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注6)

「给股东以更大回报」。但谁是股东呢?大部份股份仍属国有股,但这个「国」向来都只是高官显贵的禁脔。所以首先得益的当然是一众高官。其次,就是外资股东了。

石油国企挫弱扶强

中石油在纽约原打算集资70亿美元。但是由于中石油与苏丹政府合资的油田,在人权、环保纪录上奇差(注7),以及由于中石油的西气东输会在新疆、西藏开发天然气,而备受美国人权、环保团体攻击及阻止其上市。在中石油危难之际,幸得英国石油.阿莫科(BP Amoco)出手拯救,买入20%中石油所出售的股份,成为最大买家,中石油才能上市(但集资额缩小为30亿美元)。

中石化在纽约则集资35亿美元,埃克森.美孚、英国石油、壳牌石油共购买20亿元的股份。至于中海油所发行的股份,壳牌也买了2亿美元。

许多中国人都觉得中国国企「走出国门」,成为国际跨国公司,表示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就像中国加入世贸也标志着中国的「大国」地位。他们不知道,这份虚荣,只有高官显贵才值得高兴;对于大部份劳动人民来说,这是灾难的开始。不仅因为上市国企的性质已变资本主义式企业,而且因为海外上市将加速外资挤占中国市场,造成更多国企倒闭和更多任务人失业。虽然外国油公司仍只占三大石油国企的少数股份,但是他们买入其股份正是为了方便进入中国的市场及扩大其品牌的支配力。近年来,世界三大油公司(埃克森.美孚、英国石油、壳牌)早已通过注资、品牌包装等争夺大陆油站,过去四年在中油与中石化协助下在各地建立了400多个加油站,又收购了几千个加油站。要知道,对公司盈利来说,油站比采油更重要,因为炼了油卖不出也白炼。英国石油购买中石油股份,就是为了交换分享汽油销售市场及参与西气东输,包括合作在南中国建设1000个加油站。这种「走出国门」,海外上市,吸收外资的做法,实际上是引狼入室。

 

表2:三大集团与外国油公司的合资项目举隅

中石油

 

 

 

 

1.与英国石油合作在南方建设1000个加油站;

2.与英国石油及壳牌公司合作铺设从塔里木盆地到上海的天然气管;

3.与英国石油合资在深圳建设中国第一个液化气总厂;

4.与壳牌及俄罗斯的Gazpom合资开发中亚石油;中石油占55%股份;

中石化

 

 

 

1.埃克森.美孚买入中石化19%的发行股份,以便换取在广东合资建设500个加油站;

2.与英国石油合作发展上海的乙烯项目;

3.与壳牌合作发展在湖南的煤气化项目;

中海油

1.与壳牌合作发展惠州的石化项目。

 

世界三大石油跨国公司可说是人类与自然之敌。它们残酷剥削第三世界(首先是中东)的石油资源及石油工人,为此而支持世界上最反动的专制政府(首先也是中东,包括沙特阿拉伯及以色列),无数次支持帝国主义的不义之战,无数次为省钱而把废油倾于大海,在开发石油时罔顾对环境的破坏、加速全球暖化(注8),在推行裁员瘦身及外判化上走在世界前锋(参看《大庆上演<动物农庄>大陆版》一文),等等,简直罊竹难书!而现在中共却要一切向这些恶行斑斑的跨国公司看齐,从一切向钱看到以裁员来增加盈利为止,这样彻彻底底的背叛原有信念,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今天中国正在逐渐恢复从前那种经济上的半殖地地位。不过,1949年的革命尽管有许多先天缺陷,毕竟不是白搞的。中国今天在资本主义世界市场上虽然只能担当帝国主义的小伙伴角色,但是,过去几十年的「社会主义建设」多少奠定了较完整的工业基础,因此在一些行业,比上不足,比下却有余,一旦变脸为资本主义企业,亦完全有能力去剥削一些比中国更穷的国家。誓要「跻身国际大石油公司前列」的中国石油巨头们,一面是倒屐欢迎西方石油公司来剥削中国资源,另一面也在争相收购第三世界的油田。在1993-1998年间,中油在海外独资、合资、合作发展的石油项目共11个,而中海油也参与了印度尼西亚马六甲、缅甸、美国墨西哥湾5个地区的生产。(注9)上面提过中油与反动透顶的苏丹政府合作开发油田(参看注7);中海油最近则以5.8亿美元收购印度尼西亚油田,成为印度尼西亚最大的海上石油生产商。十几年前,有部电视剧叫河殇,作者哀叹当年郑和缺乏那种「海洋精神」,没有像西班牙、葡萄牙那样四处殖民。不打紧,现在的国企老总们已经一雪前耻,拼命在引狼入室之余又拼命「跻身国际大石油公司前列」,以便剥削穷国石油资源了。

直到廿年前,中国在第三世界劳动人民中享有极高威望,因为当年中国敢于向美帝说不。这个时代早过去了。现在是泰国工人投诉中国把工资压得太低,印度农民投诉中国为求入世而过份开放农业市场,促成第三世界之间恶性竞争;现在是世界环保组织批评中石油花在环境保上的钱还远不及壳牌一间尼日利亚的分支公司所花的钱,是美国劳联�产大批评中油开除几十万工人,是国际自由劳联批评大庆当局镇压抗议工人,是人权组织批评中石油在西藏的石油开发没有问过当地西藏人。「藏独份子!」「仇视中国强大的右派!」中共或许会这样回敬批评。的确,有些外国批评家的动机需要怀疑。但是,一个稍为公正的法官都知道,要把原告的个人动机,同原告所提出来的证据,区分开来,不能混为一谈。不论他们的动机如何,所有上述指控都是确确凿凿的事实。

狗咬狗骨

中国石油业这种资本主义式重组,不仅引起各国民间团体的批评,而且在国内,除了引起工人抗议及西藏人的反感之外,还引起权贵集团之间因分赃不匀而狗咬狗骨。2000年12月,中石油与中石化为争夺竞投深圳南海集团属下的加油站、油库及汽油码头曾经哄动一时,不仅因为中石化最后以天价2.9亿元人民币夺得价值不过九千万的资产,而且因为双方代表挥拳相向。牛刀小试之后,双方为争夺油站的斗争终于演出全武行。最近《南方周末》很详细地报道了事件:今年3月21日-22日,在河南省渑池境内的多处高速公路,一大批正在为油站施工的中石油员工,被突然闯进来的中石化员工包围殴打,工具被抢,材料被扣,惊动了省委。

事件的背景是这样的:在重组后,中石油在全国夺得1200多家加油站,中石化则取得8000多家。重组的目的本来就是「加强竞争,提高效率」,所以两家之间就爆发油站争夺战。河南省的公路管理局本已同中石油合资兴建50多座加油站,中石化高层为此下达「不惜代价、不择手段」去「夺回」加油站,因为这是一笔年收益20亿的大生意。「不择手段」的意思,在3月22日事件后,已经不用多解释了。这边厢兄弟阋墙,那边厢外资却已在渔人得利。一位知情者说:「他们(外资)的大部份收购参股行动都在隐蔽地进行,按照WTO协议,我国三年放开成品油零售、五年放开批发,到那个时候,一夜之间你也许发现所有的油站都换了主人,这是最可怕的局面。」(注10)

在中国,操控一方的头儿就是这一方的诸侯,彼此之间常为争夺资源而互斗。一个大庆工人在网上报道:

「许多油田,什么社会设施都是一式两份,油田一份,地方市当局又另搞一份。如玉门油田早被叫作『重影的城市』。从前许多社会设施收费很低,属福利事业。大庆油田有自己的电信局,但市也有自己的电信局,两方面常为公共电话亭的安装而运来成卡车的人互殴。改革重组以后,凡是没油水可捞的事业,都在裁撤、下放,转包给私人。但像电信之类,因有利可图,就仍抓在手里。在这些范围,油田当局与市当局之间的斗争不会停止,只会加剧。」

重组本是为了「加强竞争,提高效益」。但现实是:竞争变成战争,而市场的无形之手也给权贵的有形之拳头打残了。呈现在我们面前的石油业,是这样一幅宏伟图象:石油国企的头儿既忙于开门揖大盗,又忙于出门劫掠老弱;既忙于镇压抗议工人与少数民族;又忙于内讧内斗。这一切反映了:尽管统治精英们成天高喊「稳定压倒一切」,成天要把「动乱消灭于萌芽」,但它自己的贪婪自私、背信弃义、狗咬狗骨却正正是在破坏着稳定,不仅率先制造炸药而且可能首先是自己去点燃。

相反又相成

面对着当代中国重走依附帝国主义的老路的事实,不少人开始怀念起六十年代的自力更生、大庆精神,希望中国回到过去模式。他们不知道,过去那种「一国社会主义」本来就要早晚破灭的,而且最容易直接引起资本主义复辟。

斯大林、毛泽东相信,落后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不问社会主义革命在世界其它各国的成败,只需单独依赖一国工农在革命后不断提高生产力,就早晚可以完成。这种理论之所以错误,在于它忽略了:幻想在条件不足的情况下「超英赶美」,完成社会主义建设,来打破孤立,这样恰恰在助长着一种反社会主义力量的坐大,即助长一个高踞工农阶级之上的国家官僚集团的产生(注11)。因为既要在生产力不足的情况下来贯彻一国建成社会主义的路线,又不能给人民以足够的机器装备和教育、以及良好的劳动报酬,就只好更多地依赖国家的强制鞭子来鞭策人民拼命劳动。所谓「自力更生」、「土法上马」、「挑灯夜战」(实时时加班)、「先生产、后生活」以至所谓铁人精神等等,就是这种困局的反映。社会主义的第一要义本来就是通过人民逐渐广泛的民主管理社会,来促使国家与官吏的消亡。然而,当时的苏联与中国却相反,国家不仅没有走向消亡,反而在天天加重那条鞭子的力度。国家官吏本应是人民公仆,但当他们惯于手执鞭子去役使人民的时候,他们很快就反仆为主了。而当他们已变成一个专制特权官僚层的时候,也就是他们走向资本主义复辟的第一步,因为,官僚最终只有复辟资本主义私有制,才能巩固其特权。第二步复辟,则始于官僚集团在鞭策自己的「主人」几十年之后,才发觉超英赶美的梦想破灭了,才发觉自己仍远远落后于西方(他们不知道,他们那种横蛮粗暴的瞎指挥,恰恰是在妨碍着社会的科学、文化及生产力的提高)。大庆能产油,可是生产成本仍远高于人家。这时候起,官僚对自己的「自力更生」路线的信心动摇了、破灭了,同时对西方资产阶级生活地位却由衷羡慕。从这一步再走到全面复辟资本主义,实在轻而易举,毫不费力。从这角度看,从前的一国社会主义路线与现在的走资,实在是相反而又相成的。

又有些人知道此路不通,就主张在资本主义基础上实行保护主义政策,和加强国家调控市场的力量。对落后国家来说,这些政策只能凑效于一时,而不可能真正摆脱帝国主义的经济剥削,因为落后资本主义的国家机器再强大,也敌不过西方及日本帝国主义的发达生产力的经济压力,及以此为基础的政治军事压力。

中国劳动人民今天已经站在历史关头。要么就是联合各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共建真正的社会主义社会,要么就只有沦为雇佣奴隶,甚至是没工作没饭吃的饥民。

 

 

注释

1. 据官方数字,同期汽油表观消费量年均增长8.3%,柴油是10%。不算高啊。但为什么叫「表观消费量」?因为那只是官方能统计到的数字,不包括惊人数量的走私油。实际数字远高于「表观消费量」。《石油行业形势分析与2000年展望》,载于《2000年中国经济展望》,63页。

2. 1998年,外资在成品油及润滑油的市场份额已经分别达到20%及25%。在合成树酯、合成橡胶市场上,外资在1990年分别占33%及9%,近一两年上升为52%及44%。中国入世研究报告,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年,266页。

3. 中国入世议定书,附录5B。

4. 同注2,278页。

5. 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2002年年报,53页。

6. 信报,2002年2月16日。

7. 中油持有大尼罗石油营运公司的40%股权,这家公司由苏丹的国家伊斯兰阵线的政府控制。为了发展油田,迫迁36,000人,对不肯迁移的居民施以虐杀、强奸。加拿大外交部曾发表一份有关苏丹的人权报告,指石油开发引起许多冲突。

8. 单是一家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亦是全球最大),每年就已排放一亿七千万吨二氧化炭。

9. 同注1。

10.《3.22暴力震动高层》,南方周末,2002年4月11日。

11. 托洛茨基当年反对一国社会主义,意思只是反对一国可以建成社会主义的空想;他并不反对工农革命政府率先在一国内开始社会主义建设。斯大林派经常诬蔑托洛茨基当年反对一国社会主义,只知空喊世界革命,是因为托对社会主义工业化没有信心。其实托氏最早提出工业化及计划经济的政策,因为他认为苏联即使在孤立下也可以开始社会主义建设。他反对的只是那种以为在孤立下可以完成社会主义建设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