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贸易是「黄祸」?
查尔斯.华尔卡

有些评论家声称:西雅图反世贸组织示威,预示了美国对外贸易将是今年总统竞选的重大政治争端。但是,甚至在西雅图行动之前,有组织的劳工运动就已开展,反对美国国会给予中国优惠进入许多国家已经得到的美国市场了。劳联——产联准备竭力反中国贸易,正如强烈反对1992-93年它在(北美贸易协议)的运动一样。

国际卡车司机兄弟会主席荷夫发说:「我们要用电话、信件和访问来淹没国会的办公室」。「我们要不惜一切做我们所能做的,而且要用来自西雅图的势头,我们将会胜利。」(《纽约时报》2000年10月11日)

对工人来说,正如劳联——产联反对北美贸易协议的斗争那样,不管它是否赢得国会的战斗,它仍要商讨二个更大的问题,就是劳联——产联反对中国贸易的战略是否合乎美国工人利益,而且也合乎中国工人利益。

劳联——产联说:首先它要保证中国有公平的劳工标准,中国工人有权利组织行业工会,集体地提出要求或条件,取得合理的生活标准。它否认它在利用它的反对作为掩盖物来隐藏一个贸易保护主义者的宣传,以维护某些国内工业的利益,希望保留一些工人的工作。

然而,工人的反对北美贸易协议部份的意思,是反对减少与加拿大的贸易障碍。然而,加拿大的劳工法如果不比美国劳工法优,至少也是相等的。

无论工会上层是什么意图,都不能否认他们的现行中国贸易政策的效果。实际上同他们早期的赤裸裸的保护主义者「买美国货」政策是同样的,这就等于以外国工人为牺牲,寻求维持美国工人的就业。尽管那似乎如许多美国工人所理解,但显然那不是团结的、国际主义的态度。

那是因为这种政策并不让工人跨国界联合起来,而是让资本家继续欺骗工人,强迫他们去互相竞赛,更容易地征服他们。明显地越过国界欺骗工人,是在国境内继续欺骗工人的一种变相。十分明显,工会宽恕欺骗,就是攻击工联主义自己的基础。

当然,希望现在的工会领导采取一个为人类需要而生产的社会主义的政策,而不是为了利润而生产的政策,实在是过高的要求。而且期望工会的官僚们从私有的利润约束下为解放工人和经济而去斗争,实在也过高了。这些束缚给生产力扣上了镣铐;加上可怕的浪费、贫困和不安全,这种不民主的经济制度——在资本主义之下,那是必然的。

不幸地,工会的首脑们甚至不能去反对资本家,由于工作的现代化、精简架构、效率提高等而把优薪工作裁减。事实上,许多优薪工作的丧失,是由于国内公司削减成本,而不是由于国际贸易。与其在动员西雅图的示威和更早的受到公众广泛支持的1994年卡车司机罢工反对「联邦快递」的情绪,以及争取减少工作周增加就业机会,不减少工资,官僚们实际上拿8小时工作日和几百万个职位——去交换只给少数人的超时报酬。

现在工会的上层领导正在从事一个政治的交易战,点燃起狭隘的、工人种族歧视的感情,去反对中国工人,当然也反对黑人。但愿事情并不如此恶劣,但即使如此,美国工人仍然需要寻找一个维护他们的利益的领导层和纲领,而不是选择狗咬狗的资本主义。

(杨萍译自美国《工人旗帜》2000年春季号,感谢十月评论杂志社同意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