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纺织业看中国入世后的全球经济角色

许由

  中美达成入世协议后,双方都宣称这是双赢方案。中共政府一直坚持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入世,如今目标已达。表面上中共好像有力地维护了国民利益。其实这只是外交辞令。拿到发展中国家的身份不见得中国就得到很多实际好处。如果我们比较一下另一个同中国发展水平相近的发展中国家--印度--对世贸所作的承诺做一个比较的话,不难发觉,中国对美国的让步超过印度。

中印对世贸所作承诺的比较

 

印度

中国

关税

加权平圴关税为30%
制成品为40%
中间产品为25%

平均关税由22.1%
下降为17%。
工业平均关税到2005年降为10%

农业

各类农产品关税由0-300%不等

2004年降为14.5-15%

电讯业

容许外资股权最高为25%

容许外资股权达到50%

知识产权

到2000年全面采纳世贸标准,惟化学、药物及微生物的专利例外

全面落实标准,没有例外。

*资料来源:China and the WTO:
An Economic Balance sheet, by Daniel H. Rosen, Website of Institate for Internetional Economics.

原表中的中国协议是指
19994月的版本。现按199911月的正式协议而修改。

  进行这个比较的美国经济学家Daniel H. Rosen说:「反对中国加入世贸的人……认为中国远非市场导向的经济。……他们还经常拿印度作为中国一个对比。……但中国在19994月所签订的临时决议,若与印度对世贸所作的承诺作一比较。……结果显示……中国入世的承诺比印度的还要开放。……事实上,中国入世会对现有世贸成员国造成压力,包括印度,或许也包括南韩甚至日本,使他们在新一轮的竞争性的自由化下进一步开放其市场。还有一点须注意,中国入世后,台湾会接踵其后,因而后者须要进一步开放其贸易制度」。(四月的临时协议同十一月的正式协议分别不大,因此这个评论仍有效)所以,这位美国经济学家强调,中国入关完全符合……美国的利益。

  那中国入关又是否符合中国的利益呢?我们过去的文章已指出过,入关符合官僚资本的利益,却不符合劳动人民的利益。因为对官僚资本来说,入关使他们大大增加了发财机会。另一方面,由于中国企业基本上无法同西方及日本的跨国公司竞争,许多企业都会因此倒闭,无数工人失业。

  有人说,不是所有中国行业都无法竞争。例如纺织业就会因入世而受益。估计出口会因入世增加,从而增加近三百万个就业机会。

  首先,由于中美协议规定了防止中国纺织品大量进口美国的机制,使中国不能充份利用世贸五年内取消纺织品配额的好处,因此入世能够对纺织品出口有多大刺激作用实是疑问。其次,说纺织业有竞争力,也只是说对了一半。纺织品占中国出口最大宗。不过,具有竞争力的主要是低档产品。高档产品基本上不能同外国竞争,不仅难以增加出口,甚至要逐步让出国内市场。若以门类来分,较具竞争力的是服装、棉、麻纺织品、丝绢等。化学纤维却没有多大竞争力,这是因为中国的基础化工原料业供应不足,开发能力又薄弱。所以化纤制品的成本比发达国高出四分一。中国化纤产品若要大量增加出口,就需要大量增加化纤原料的进口。事实上,现在中国所需的化纤原料已有一半是依靠进口了。

  更值得担心的是纺织机械。中国纺机工业技术同发达国差距很大。无梭织机、自动络筒机的占有率,在西方及日本已经达到七成和九成,但是中国分别只有5.4%13%。虽然中国近年仿制了许多外国纺机,但是由于中国计算机科技落后于人家,以至仿制纺机只是外型与外国的相似,精密度与其它质量标准相差仍很远。所以很多中国纺织工厂都宁取外国货而不取国货。中国纺织出口越是增加,对纺织机进口的要求便越大。1987-1991,我国共进口纺机67.32亿美元,等于我国纺机全行业产值的92%。接着在1992-93年,又再进口61.18亿美元的纺机,差不多等于前五年的进口总值。大量外国纺机涌进自然使大批国产纺机卖不出去,造成严重开工不足。

  不难想象,倘若中国发挥纺织业上的竞争优势,因而大量增加出口,换来的一个后果就是外国化纤原料及纺机大量进口,而本土有关产业则萎缩。具体情况我们没法估计,因为至今中国都没有公布中美协议的详情。总之,由于入世在整体而言使进出口更容易,因此中国的化纤业及纺机业不容乐观,则殆无疑问。

  其实,就算是所谓有竞争力的部门,竞争优势本身也说明中国的落后性。中国的纺织工业的货币劳动生产率只及美国、日本的1/91/8、实物劳动生产率只及美国的1/4,日本的1/3。为什么相当部份中国纺织品仍有竞争力?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劳动力实在太低廉了。纺织工人的工资不仅远低于发达国,甚至低过许多第三世界国家。1993年中国纺织工人每小时工资只有0.36美元,而日本是23.65,泰国是1.04,印度尼西亚0.43,巴基斯坦为0.44。由于纺织业属于劳动密型产业,低廉劳动成本自然具有竞争优势。

  再次,能够享受廉价劳动成本的好处的,不仅有中国企业,而且还包括那八千多家外资纺织企业。今天,外资企业的出口值占总出口的比重已经近半,并且已超过了国营企业。中国入世意味今后外资在投资、进出口贸易各方面有更大自由,因而他们挟其雄厚资本与技术挤垮中国企业的可能性就更大。有国内学者作过研究,认为即使纺织品进口关税定为38.9%,仍会有7%纺织企业会倒闭。如果按中美入世决议所定的平均关税17%计算,则倒闭企业很可能倍增。

  纺织业的状况多少反映今天中国在世界分工的角色,那就是中国成为帝国主义及跨国公司的廉价轻工业品的供应者,同时又作为他们的资本与技术的巨大市场。这种分工,同1949年旧中国的角色相比,多少是一个进步。那时候中国是帝国主义的最落后的半殖民地;表现在进出口上,中国只能拿便宜的初级产品来同外国资本与技术交换。1949年的革命带来急速工业化,近廿年的「开放改革」又调整了过去只强调重工业化的偏差,所以中国工业产品的总出口的比例,今天已高达八成多。然而,另一方面,这些出口工业仍局限于劳动密集为主的轻工业;机电产品之类的资本及技术密集的产品的出口虽有增加,但是毕竟占少数。所以中国的进步是有限的,而且并不牢固。中国政府当然希望能够让中国工业逐步朝向资本与技术密集为主的发展。然而,中国入世并拥抱所谓自由贸易,恐怕同上述目的南辕北辙。在帝国主义国家具有无比优越的经济及技术优势的情况下,中国要有真正有利广大人民的发展,需要的不是自由贸易及拚命搞出口导向,而是致力保护国内幼稚产业,锐意满足国内劳动人民的一切基本需要,尤其要让劳动人民亲自掌握经济主权以防止中外官僚与跨国资本的侵害。资本主义的历史说明,自由贸易往往只是享有经济霸权的大国的圣经。在英、美这两国先后称霸世界之前,他们都是保护主义的信徒。只有当他们在保护主义的羽翼下茁壮了,才会改宗自由贸易;无他,已经享有垄断地位的西方资本自然很乐意同发展中国家的寒酸表兄弟竞争竞争啰。反过来,对发展中国家来说,虽然闭关自守(不论是晚清时代的闭关自守还是毛泽东时代的一国社会主义的闭关自守)并不行得通,完全融合于世界市场也是死路一条。战后几十年,不少发展中国家都是在相对保护国内市场的前提下才能成为半工业化甚而是已然工业化国家的。从墨西哥到台湾莫不如此。自从八十年代初「新自由主义」盛行全球以来,许多发展中国家开始抛弃上述政策,改宗「自由贸易」,结果往往出现非工业化现象。前「社会主义」阵营在向资本主义靠拢之后的非工业化更是巨大得史无前例。中国现正重蹈覆辙。中国入世后,中小型企业会面临大批倒闭,而大型企业,除了少数外,难免通过种种方式(资本合并的种种形式--收购、合资等--又或是贸易中的种种不等价交换)而直接或间接受跨国公司操控。也就是说,中国变为发达资本主义的新殖民地。新殖民主义同旧殖民主义不同的是,这些国家在政治上维持独立,甚至可以维持一个相对强大的独立政权;在经济上,它同发达资本主义的商品交换在增值等级上的地位会比旧殖民主义时代稍高;可是,整体来说,其经济、文化、政治的发展具有附庸于帝国主义国家的性质,不脱「替跨国公司打工」的性质。中国世贸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也承认这点。龙永图给国人的唯一安慰是:

  「东南亚国家不少华桥老板都是从打工做起,只要我们中国人不要忘了,总有一天我们可以成为老板。」

  入世会加速使中国变成新殖民地--这个变化对劳动人民有何实际意义?有的。当龙永图说「我们可以成为老板」的时候,所谓「我们」指的是谁?的确,对官僚来说,这是挺真实不过的。不是跨国公司的老板,至少也可当其外判商的老板吧!对于广大劳动人民呢,就不一样了。新殖民地的角色意味其政府亟于发挥中国的主要竞争优势,即廉价劳动。这也就决定了劳动人民不仅永不出头,而且只能当廉价劳工--不仅一般意义上的廉价,而且是特别地廉宜,不然的话,如何与泰、巴等国竞争?但要特别地廉宜,不能仅仅依靠一般意义的资产阶级专政,而且需要特别冷酷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资产阶级专政,也就是在镇压工人的工会自由及罢工自由方面做得比泰、巴等国家更彻底。劳动人民除非根本打倒中共专制,并全面掌握社会经济的最高管理权,否则不要指望劳动人民能够翻身。

结语

  贱价贩卖中国劳动人民的中共政权,不仅是在残民自肥,而且在全球平面加剧发展中国家的恶性竞争。文首所引述的那位美国学者不无兴奋的预言,让中国以现有条件入世有助美国迫使像印度的其它发展中国家进一步贱价廉让自己的资源。果然,最近世贸总干事摩尔访问印度,成功诱使印度撤消了对美国的1,400项产品的进口数量限制。那位学者还不忘安抚美国人,不必担心中国扩大对美进口,因为呢,增加了的份额主要来自夺取其它发展中国家的进口份额,只有很少来自夺取美国本土企业的市场份额。英谚云:甲之美肴,乙之毒药。对美国资本家有利的,往往不利第三世界人民。第三世界国家之间的这种恶性竞争,最后受牺牲的,只是全球生态与劳动人民。这个悲惨局面可以在斯里兰卡一个工人的一句话得到反映。该国一间外资纺织厂工人罢工要求提高工资,资方以搬厂到大陆作答。一个工人惊叫:「我们这里的工资已低到可耻,居然还有国家比我们还低,天啊,那里是甚么样的人间地狱?」

  不巧,人间地狱在咱们的社会主义祖国。

资料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