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入世损害劳动人民的利益

刘宇凡

经过十三年的谈判,尤其经过今年四月以来中美关系的暂时倒退,中美终于达成中国加入世贸的协议。这是因为中国作出重大让步。以汽车业为例,中国先前一直希望在八年内把关税从目前的100%降至40%,但今次中国同意未来六年降至25%。从前中国想保护关键行业如银行、保险、证券、电讯等行业免受外资竞争,现在中国也开放给外资经营。

简直没有人认为中国入世是有利无害的,人人都同意入世将付出高昂代价。只是他们认为利大于害而已。

中共向人民隐瞒的事实就是,每人所获的利益与蒙受的害绝非均等。对有些人的确是利大于害,甚至有利无害,而对另一些则一定害远大于利。

世贸组织偏袒发达国

官方刊物一直把世界贸易组织(WTO)描绘为一个至少是中性的促进自由贸易的世界组织;各国平等地致力于自由贸易并从中得益。官方刊物有时也承认,由于各国经济发展极不平衡,所以不可能在发达与落后国之间实行划一的自由贸易制度。幸好,WTO是挺明智的,所以它规定发达国与发展中国家在减免关税上有分别待遇。所以今次中国政府才会很骄傲地说协议是双赢,因为中国迫使了美国承认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从而保护了中国经济。但是,这种「区别对待」本身对发展中国家仍是不公平的。以农业为例,1995年的协议规定发达国在未来六年内削减36%关税,而发展中国家在十年内减24%;在出口补贴上,二者也是分别减36%24%。多么照顾发展中国家啊!但是这种区别对待仍有利于前者而不利于后者。因为发达国可以拿巨资去补贴农业出口,而发展中国家不可以。美国给予玉米种植者的出口补贴是菲律宾农夫的平均收入的100倍(因此美国之出口玉米价格比菲律宾的低20%)。欧盟的六成预算支出都是拨给农业,这是令欧盟从七十年代的农产品净入口国变成净出口国的原因之一。他们削减36%之后,其出口补贴仍是巨大的。可发展中国家呢,如果从前只能有一百万美元出口补贴,现在只能花76万。另一方面,由于种种游戏规则的制订都由强国支配,所以在具体实施时也总有利于它们。例如,按规定,与美国农场的生产量没有直接关系的补贴是不包括在削减之列的。这样,美国给予农夫的价格补贴(若农夫卖给农业公司的产品价格低于规定最低价,农夫可以从政府得到补偿)就不会列入削减之列。结果就是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凭借种种特权,打着自由贸易的幌子,到处打开发展中国家的农业市场,以廉价产品到处挤垮后者的小农经济。菲律宾农民生产的猪肉、禽畜、玉米的国内市场份额出现大幅下降,猪肉及禽畜分别从82%94%下降为45%49%。菲律宾的例子并不是个别的,而是适用于广大第三世界的。所以,即使中国完全按照发展中国家的资格入世,也不见得对中国农民有利。几年前西方已经要求中国进口粮食量逐步增至二千多万吨。这个数字是1996年进口量的1.8倍。当时中国鉴于西方要价太高而拒绝。现在可能在这一点上也作了重大让步。退一步说,即使让步不太大,但是减免关税上的让步也够大了。这样下去对中国小农是不利的。

中国能同西方竞争吗?

中国加入WTO意味中国丧失部份重要的经济主权。按照1995年的协议,成员国作为东道国不得再对外资厂的产品硬性规定出口比例,也不得再规定外资厂须使用若干比例的国产原料。本来,这类规定,像限制外资股权等其他规定一样,都是发展中国家保护自己市场的普遍办法。中国入世意味从此外资厂可以把产品完全在中国市场内销售,也可以自由从世界进口原料,不一定要买中国货。结合其他贸易自由的协议,中国市场将差不多完全对外国跨国公司开放。据说美国方面评价,中国入世将在「短期内」使大批企业倒闭,失业人数因此再增加一千一百万,出口锐减三成。

中国的工业基础现在虽然比1949年前强大了许多,可是仍难以同西方及日本竞争。中国比较上有竞争力的行业主要是劳动密集型的行业(例如纺织),因为中国劳动成本低廉。至于资本密集产品,中国简直同西方或日本无法比拟。以汽车为例,中国最先进的车厂(这样的车厂还是占少数),每个工人平均每年产车11.3辆,而发达国是40-50辆。如果是拿中国全行业同人家比,差距更惊人。一家通用汽车可以一年拿出74亿美元的研究开发费,我们汽车全行业只拿得出28亿元,而且是人民币。即使是劳动密集型行业,也不见得各方面都有竞争力。在九十年代初,日本的纺织服装业的劳动生产率是中国的15.6倍;中国之所以在这方面还有竞争力,主要是因为中国劳工成本比日本低几十倍而已。所以,中国只是在低档次产品有竞争力,在高档次纺织品上是没有的。几年前中国政府自己估计,即使只是取消非关税的保护措施及只把关税降至38.9%,中国纺织企业仍至少有7%要倒闭或面临严重困难。如果中国现在作出更大让步(这是很有可能的),那恐怕打击更大。再加上入世后中国不得再硬性规定八千家外资纺织企业的内销比例,这些外资企业可以自由同中国企业竞争内销,到时情况实在不堪设想。中国相对有竞争力的行业尚且如此,那么,其他本来就没有多大竞争力的行业就不难想象了。中国农业同外资的差距最大。一个美国宾夕凡尼亚州的农民的个人平均谷物产量是中国比较先进地区的农民的213倍到400多倍。试问这样低的劳动生产率如何与外国跨国公司竞争?

即使中国现在还没有入世,由于近年不断降低关税,以及国内市场盲目竞争,中国工业品的国内市场占有率正在大幅下降,外国产品占有率急剧上升。增加了市场占有率的中国产品不是没有,但只居少数。

1992-1995年中国工业品占国内市场占有率变化(%

食品

-7.54

化学

-4.6

塑料、橡胶

-7.05

纺织

-7.2

贱金属

-10.25

机器、电气设备等

-12.02

车辆、飞机、船舶

-8.83

资料来源:中国工业国际竞争力,主编金碚,经济管理出版社,1997年,153

入世有利于资本而不利于劳动人民

中国入世自然不是绝无一利。问题是它有利于谁?

自由贸易、自由市场的发展逻辑往往是弱肉强食。所以,得益最大的首先是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现在全球三万多间跨国公司(大部份是西方国家的),控制了世界贸易的过半,世界投资的过半。超过四成的世界贸易是跨国公司之间的交易。而15间最大的跨国公司的收入超过120个穷国的国民生产总值的总和。大部份最有名的跨国公司今天都已经投资中国,并且逐步排挤了中国企业(不要忘记,我们五百家最大的企业的一年销售收入也抵不上一家通用公司的销售收入)。中国入世之后,这些跨国公司的中国分公司从此可以从各国自由入口最便宜的原料及零件,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工生产,然后自由内销,自由挤垮中国的企业,从中自由获利,然后自由地把利润汇出。

占了外资一半以上的港澳资本当然也可以从这大为扩大了的贸易与投资自由中获利。

至于中国企业,自然也有小部份得益。在像纺织制衣这类劳动密集行业,那些最大型的企业将能通过自由贸易与自由投资来充份利用世界经济分工来进行生产及出口。至于资本密集行业,不少会面对全行业萎缩的危险;较大规模的企业大概可以逃过破产一关,但不过成为跨国公司的一个附属机构。今天汽车行业早已变成这样。只有最大规模而又得到国家支持的极少数企业才有可能维持独立并从入世中获利。

在中国人里,只有各级官员,尤其是高级官员,在中国加入WTO之后,才是最大得益者。表面上看,贸易与投资自由化意味许多经济管制(例如进出口证之类)的取消﹐官员权力下降。但是,另一方面,这种「改革」也意味官僚经商自由空前扩大。每年国内官僚资本外逃据说数以百亿美元计。加入WTO之后情况只会更炽烈。

一句话,入世对外资、官僚资本、大中型的私人资本都是利大于弊甚至有利无弊的。但是,对于广大农民、工人、小企业的中层管理人员,却肯定害大于利。官方刊物的辩解是,这些困难只是暂时的,日后中国利用入世发展了经济,就能裨益广大劳动人民啦。为什么呢?因为中国出口机会大幅增加;因为可以扩大吸引外资;因为通过与「国际市场接轨」而使外资转让技术给中国等等。

限于篇幅我们只能扼要谈谈这些辩解。首先谈谈扩大出口的问题。要知道,中国对进出口的依赖已经非常深,这对于一个大国来说是少有的。九十年代中期,中国进出口贸易总额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已经从廿年前的一成多增加为40%,比美国的18%及日本的14%都高。日本那么依赖出口,但依赖外贸程度尚且比中国低那么多,可见中国实在是多么依靠外贸。所以,中国在接受贸易进一步自由化的前提下继续扩大出口是否有利,这至少是值得研究的。因为扩大出口是要付出很大的机会成本的。扩大输出经济作物,和增建加工出口区的代价就是粮田的缩小;扩大输出某些工业产品的代价就是进口外国昂贵的机器,诸如此类。像中国那样的大国,在外贸依赖度已经么深的情况下,在现阶段是否继续扩大出口还是该改为锐意发展国内市场(现在由于农民太穷、国内市场并没有足够的发展)﹐这至少是值得研究的。

至于吸引外资,老实说,其实现在所吸引的已经够多,多到每年汇出利润越来越追得上外资的直接投资额;更多外资意味不久将来更多资金外流;再加上官僚资本在入世后更容易打扮成「假外资」,因此加速国内资金外逃。其次,中国劳动人民虽然还是贫穷,但整个中国并不算缺乏资金。中国储蓄率极高,民间储蓄也达到几万亿人民币,不一定要再扩大吸引外资。其三,即使要吸引外资,也不一定要用进一步放宽外资经营权利的办法。

至于技术转让,那不过是一些人的一厢情愿而已。外国的真正高科技根本不会轻易转让给你。干么他们要养虎为患,为自己培植竞争对手?事实上外资来华没有带来多少高尖技术;最近美国禁止一种电脑出口中国,就证明发达国对新技术转让的态度了。

要不要保护本国市场?

入世支持者为了证明入世有利,往往把过去中国工业缺乏效益归咎于中国过份保护本国市场。他们说,高关税导致本地产品价格高于世界市场价格,进而吸引资金流向高关税行业;因为企业没有外来竞争压力,使他们不必致力提高效益也一样可以坐享利润。汽车行业据说就是典型例子。「这种保护其实是保护落后!」他们说。

我们当然不是说任何一种贸易保护都是好的;过去对汽车业的保护是否过份,也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课题。但是,反过来,把保护本地市场等同于保护落后,未免太简单化,因而是错的。要知道,日本、南韩直到最近,都非常致力于保护其国内市场,但这并没有使他们的企业效益越来越降低;有不少人甚至认为多得这种保护,日本、南韩才能发展其出口重工业。事实上,今天所有发达国在其工业化初期都曾经实行过保护主义。所以,保护本地市场同效益根本没有必然关系。就中国而论,国企亏损是随着保护的失去而逐步扩大的,而不是相反。在计划经济时代还远没有那么厉害的亏损呢。这自然不能证明,过去那种官僚集中的计划经济可以促进效益(事实相反),但也反过来证明「保护国内市场等同保护落后」论是不成立的。这种论点的好处(对官僚而言的好处)只是把官僚政治对中国企业的窒息作用一笔勾销,又能藉此大力推销贸易与投资自由化。其实,要提高国企的效益,首先就要废除一党专政这个枷锁。其次,暂时保护相对落后的国内工业免受跨国资本的过度竞争,才有可能逐步提高技术水平及扩大规模。反之,若因入世而造成无数企业倒闭,国内工业连生存都成疑,怎么谈得上发展?如果有人把我们的立场也称为保护落后,我们这样答,我们不保护由官僚政治所造成的贪污腐化、这样一种落后。但是,对于由历史所造成的相对技术落后性,我们认为的确需要暂时保护我们的市场。中国劳动人民是一头幼狮;现在必须首先保护牠免被其他猛兽吃掉,将来才有可能长成雄狮。

斯大林发明、中共又加以继承的「一国社会主义」论,即以为在一国之内可以建成一个基本消除了阶级对立以及高度工业化的社会,已经破了产。可是,这些国家的统治集团无一不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在中共来说就是从近乎闭关自守跳到为完全融化于世界市场而不惜放弃重要的经济主权,包括对外资的限制及对国内劳动人民的保护。官方意见说只有同国际竞争才能提高效率。这句话对于官僚资本,尤其是大官僚资本来说,自然是最正确不过。但是,对于劳动人民,对于中国的长远利益,用这个办法提高效益,等于饮酖止渴,等于是提高中外资本剥削劳动人民的效益,也就是大大降低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的一种效益。

要怎样的对外开放?

我们主张在思想、学术、文化、艺术等各方面大开门户,反对对外来思想、学术等实施任何审查及限制(目前国内人民连自由入口香港及外国书刊的权利也没有)。中国人民也应有同世界各国人民进行政治交流的自由。这才是对劳动人民有利的对外开放。可是,对于外国资本及产品,却不能全无限制。不要忘记,中国之所以在十九世纪中到廿世纪中这一百年内沦为帝国主义的半殖民地,帝国主义的炮舰还是其次(其主要作用是在最初阶段而已),最根本一条还是依靠其先进的工业技术及大量资本。在各国发展极不平衡的前提下,自由贸易不能不成为发达国掠夺第三世界资源的一种机制。所以劳动人民的对策当然不是简单自外于世界市场,但更不是不惜一切代价挤进去。现在中共一方面为迎合外国资本而不惜完全打开中国市场,另一方面对于外国的思想、学术、文化等却始终要实行过滤审查。它可以容许外资自由剥削中国劳动人民,却不能容忍中国劳动人民学习西方的民主思想的自由。

19995

19991117日略作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