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看两岸问题

袁重山

 

1.根据历史的事实,现在的两岸的关系是一个中国两个政府。这两个国家所覆盖的人民、领土是完全一样的。这种状况无可避免产生主权争议。就台湾来说,中华民国宪法更明显地同实际管辖的领土相差太远。对于主权争议和宪法同现实矛盾的解决方法,在台湾有人主张台湾独立,也有人主张两岸统一。不管谁是谁非,统独之争是一个现实问题。任何人否认有统独议题,都是罔顾事实,或者别有用心。不过,另外一方面,把统独之争夸大成为台湾唯一重要的议题,同样是错误和别有用心的。只要中共还没有根本放弃和平统一的立场,还没有打算武力攻台,就没有理由说统独之争应该是压倒一切的议题。

2.   中共在1979年之后正式放弃武力解放台湾的立场,改为追求「和平统一」。但是这种转变同时是以中共复辟资本主义为背景的,而且所复辟的是一种最恶质的专制垄断资本主义。同时,中共始终不肯放弃武力统一的后备方案。另一方面,台湾却经历了资产阶级民主化,反动透顶的国民党更连续八年被民进党代替成为执政党。虽然台湾的资产阶级民主具有许多固有的缺陷,但是相比大陆的一党专政,还能够让劳工阶级享有起码的民主权利和抗争空间。两相比较之下,大陆的资本主义比台湾资本主义更反动,所以中共享它的「和平统一」方案达到两岸统一并没有进步意义。在最好的情况下,台湾也不过是做为「一国两制」下的地方政府,这样,台湾人民不仅没有任何福祉上的增进,反而多少有损失﹔在最坏的情况下,甚至意味大陆的专制政权完全征服台湾。其次,中共迅速崛起成为资本主义强国,并开始显出要建立霸权的野心。它如果成功以其方案统一台湾,意味它在走向霸权建设方面向前走了一大步。所以,台湾人民抗拒中共的统一方案是大有理由的。

3.   台湾刚解严的时候,台湾多数民意还是倾向统一,而左翼运动中统派也不比独派差很远。近年来这个形势开始改变,绿营常常保持超过四成的民意。即使在仍然自认为中国人的台湾居民之中,对中国大陆感情也是日益疏远。主要原因之一正是中共太专制,太反动。因为:

A.           中共一天也没有统治过台湾,因此从国际法看,它非经与对岸的对等协议,没有权利对台湾行使主权,可是它根本不承认这一点,也拒不承认台湾人民有民主自决权。相反,它始终把台湾人民看成是自己统治下的臣民,并且把任何台湾的政治公投或正当的国际联系都看成是台独行动,都要打压。

B.           它的对台政策着重以厚利来引诱台湾大资产阶级及其政党(国民党) ,但这个政策没有增进台湾劳动人民的利益,反而由于「钱进中国」而造成产业流失和债留台湾等令劳动人民受害的恶果。

C.           两岸的越来越紧密的经贸来往一方面越来越成功拉住部份台湾资产阶级,但是另一方面,对于大部份普通台湾人民来说,也使他们可以近距离了解到中共政权的腐烂程度。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那些还自认为中国人的台湾居民,对中国大陆的好感总的来说是趋于减少而非增加。

4.   台独运动以2000年民进党得到政权而达到一个全新阶段。民进党政权全力推动去中国化和台湾民族主义,使得台湾民意向独派倾斜。但是,究竟这个现象能否在以后成为长期的、固定的政治版图,目前还言之过早。有些独派保持乐观,因为台湾已经形成了新民族。但这似乎言过其实。一直以来,台湾民调都显示大多数人是支持维持现状。即使最近有个别民调显示支持台独的过了半数,但是很难说这一定反映长期趋势。而民进党政权的迅速腐败,连一度是民进党主席的施明德也要起来反对陈水扁,这个事实本身也说明民进党政权已经大为丧失它长期累积的道义力量。它越是堕落就越求助于台湾民族主义和夸大外部敌人,但是它越是不择手段就越丧失更多政治信誉。所以,民进党今年总统大选中大败,当然事非偶然。其实,即使它能够当选,它也不一定能够打造出一种持久而稳定的台湾民族身份。这里的变量(包括台湾内部、两岸和国际政治形势的变量)还是太大,成功与失败的可能性都有。

虽然现在还谈不上已经出现了台湾新民族,但是至少已经明确出现了一种「台湾共同命运感」,或曰「台湾主体性」。它的主要来源,一方面是由于存在中共这个外部敌人,另一方面是由于实行资产阶级民主化后,政党为追逐选票而不得不处处讨好选民。蓝绿一方面互相斗争,但是现实上,蓝绿对决的总和,又同时打造了一个「台湾优先」、「台湾主体性」的、超越蓝绿的共识。在这个「最大公约数」下,不管蓝绿,都坚持所谓台湾优先,都不能接受把台湾矮化为中国的地方政府的企图。这种「民气」,或曰「台湾主体性」,由于不一定拒绝在一个不确定的将来与对岸统一,所以不能视之为必然是台独立场或台湾民族主义,最多只能视之为一种中间阶段的东西,其将来的发展方向还不确定。

蓝绿都在打「台湾主体意识」 的旗号,当中自然各有解释,各有阴谋,各有欺骗性。但是,另一方面,这个说法的冒起,以及它广泛为台湾人所接受,反映了一种正当的要求,就是拒绝中共把「中华民国在台湾」 打压成失去了主权的地方政府的企图,表达了一种宁为鸡口,莫为牛后、台湾人民当家作主的愿望。左翼,特别是大陆的左翼,必须充份了解和尊重这种精神。仅仅承认台湾人民有权自决是不足够的,还要承认,不能把「一中」只解释成中华人民共和国,或者解释成「中华民国」 丧失了对于台湾的主权。只有当某些独派把这种「主体性」 解释为必然排斥「中国人身份」---即包括排斥台湾里面自认为中国人的台湾居民----,必然排斥两岸的和平、民主、对等的统一谈判的时候,我们才需要反对他们那种狭隘的「台湾主体性」

5.即使撇开民族论述不谈,仅仅从民主原则看,台湾人民当然应该享有自决权,自己决定是跟大陆统一还是独立,因为任何固定社群联合为一个民族国家,必须是以自愿为基础的。中共要追求同台湾的统一,只能以尊重台湾人民的自决权为前提。

另一方面,左派也好,台湾左翼民族主义者也好,必须充份认识到台湾地位的特殊性,并从这种特殊性得出正确的决定。台湾的特殊性确定了它不应该追求法理台独。台湾同一般的被压迫民族不同的是,它已经事实独立。[1]而且,今天的台湾已经实现了代议制民主,过去那种「中华民国法统=国民党统治=外来政权压迫台湾人」的政治格局已经发生根本改变。中华民国法统同台湾人民民意,两者之间变得兼容而非相斥。在这个情况下,如果法理台独的主张有过进步性,今天已经没有了。为一个法理虚名而冒战败和失去事实独立的危险去搞法理台独,就像为水中捞月而纵河一样愚蠢,是把台湾民族主义的政治图腾置于大多数台湾人的实际利害之上,是最坏和最愚蠢的民族主义。比较聪明而又实际的对策,是把维护实际独立列为整个时期的战略目标,继续利用中华民国的屋顶来维持台湾主权,苦撑待变。任何其它考虑都要服从这个战略目标,而不能有任何违反,包括统独之争。

上述的意见当然是以一定的假定为前提的:

A.中共是台独(法理台独) 必打。

B.   法理台独的话,美国愿意防护台湾的可能性不大。

C.  总的战略格局是大陆强而台湾弱,台湾在战争中取胜的机会太小,不     值得冒险。

这里比较需要解释的是第一点。部份台独派经常指出,中共说台独必打,只是虚张声势。他们过去七年不断冲撞中共的红线,事实上中共都没有打过来,证明只要台独派敢冲,中共不一定就真打。何况真打的话中共就要付出惨重代价,他的和平发展经济的战略就要放弃。这个说法的盲点,就是只看到自己的「台湾民族感情」,没有看到大陆那边更为强大深厚的「中华民族主义」。后者的真正成熟为普遍的共识,主要是当年抗日战争的刺激。然后中共上台后,更是通过所谓爱国主义教育来深化中华民族主义。这种精神已经深入骨髓,连中共领导人自己也要受其约束。所以,在1980年前后,即中英就香港前途问题进行谈判斗争的时候,不少人以为中共不会真的收回香港,毕竟它已经容忍了英国的殖民统治几十年。他们没有想到,不论中共官僚有时怎样崇洋媚外,他们的确再也不肯做(按照他们所理解的)「李鸿章第二」,谁做了都要给弄下台的。法理台独也一样。我们指出这点并不等于我们认为它正确,而是要正确估计法理台独的后果,要做到知己知彼,并选择一个最能够维护台湾人民利益的策略。把台湾的前途押在中共台独(法理台独) 不打上面,只会断送台湾实际还享有的独立地位。

有部份倾独者认为,「台海两岸的那条红线不是停滞不动的,台湾人民越坚持捍卫自己的主权与民主自由,这条线就越往前进,如果我们妥协投降,中共必然步步进逼。」说中共的红线并非停留不动,这种说法部份对,也部份不对。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忘记指出,红线尽管可以移动,但是移动并非没有界限,不是像某些独派所说的那样,简直没有界线可言,什么都有可能,包括法理台独。界限是有的,就是「台湾不能搞法理台独」。设定这个界限的,不只是中共,还有台湾的「保护者」美国,后者根本不认为台湾是主权国家。总之,光说红线是可以移动,又不敢指出移动是有界限,是犯下见木不见林的错误,没有把握住两岸的战略性格局,即敌强我弱的基本格局。这个盲点有可能会诱使自己不自觉地追随独派那种不必要地挑战中共的冒险。

 

其实,直到今天绿营的台独立场只讲不做。看不出民进党真有进行法理台独的决心。而它越不敢实现台独纲领,就越需要借助刺激中共的小动作来掩饰自己既不敢台独又不敢向人民老实的尴尬。所以,蓝绿两党在对待两岸关系上,就实际行为来看,越来越没有本质区别 ---蓝营向「台湾主体意识」靠拢,绿营向「中华民国在台湾」靠拢。但是这并不是说民进党台独立场对于政治形势没有意义。意义还是有的,并且以后会发生重要影响。民进党的算盘可说是「苦撑待独」,就是尽量争取时间,拖到大陆爆发统治危机的时候进行法理台独。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正正由于中国有非常强大深厚的民族主义,台湾在这个时候进行法理台独,很有可能只会引火烧身,让中共可以用一致对外打击「分裂势力」来转移国内的统治危机。

 

根据两岸的总的战略形势,根据台湾的特殊地位及国际政治的形势等等,决定了台湾要维护其最高利益的话,就不能走法理台独的路。中期如此,长期也如此。正确的对策应该是,在中期内尽量维护事实独立,同时准备在长期内积极争取民主统一。这是因为台湾很难无限期地维持目前这种特殊地位。整个国际格局和两岸的战略格局都不利于台湾。早就有人提出过「邦联」、「联邦」、「欧盟模式」等不同的方案,而这些方案都不能说是否定台湾人民的主权。其次,没有理由说任何统一方案都一定损害台湾人民现有的权利与福祉。台湾人民的总方针应该是「苦撑待统」,把大陆爆发统治危机视为台湾采取统一谈判攻势的机会,争取民主统一。我们目前的事实独立,正好用来作为争取在不确定的将来达到一个有利台湾的统一。台湾人民在中短期内居于守势,但是长远的战略部署应该是采取攻势,联合大陆人民一起改造大陆的专制腐败政权,同时争取一个同时有利两岸人民的统一。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既是统派,也是独派 --- 中期以内维护事实独立,长远争取统一。相反,以法理台独同强邻硬碰,是冒险主义。完全放弃以民主统一立场进行「政治反攻大陆」的前瞻,则是偏安苟且。

6.两岸的长期格局有利于中共。在军事及国际政治关系上,连短期格局也是持续地有利于中共。不过,在两岸的中短期政治格局上,就有点不同了。自从2000年以来,两岸关系就变得并非那么一面倒有利中共了,而是变得更为复杂,在某些方面甚至变得有利于台湾而不利于中共,以至中共不得不考虑降低其谈判筹码。在一定限度内,中共所原先公开定出的红线,其实只是虚张声势,并非真正的底线。

2000年陈水扁上台前,中共一直把台湾人民和独派完全不放在眼内,只锁定国民党这个大资产阶级党为又拉又打的对象,以为从这点去着力就能早晚把国民党逼上谈判桌。可是扁上台完全推翻了中共的算盘。尽管朱熔基再三警告台湾人民不要选扁,可是,在国民党分裂的情势下,扁还是当选。当时大陆海协会副会长唐树备还警告,如果扁当选,台湾就要丧失从大陆所赚的贸易盈余。但是扁当选后,大陆没有实行任何经济制裁。从九十年代以来,中共越反台独,台独越盛,事实证明失败,而且那些严重的威胁也没有兑现过。所以扁当选后中共不得不作出调整。20008月,钱其深在接见台湾媒体时,不再坚持旧的说法: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相反,他首次重新解释一个中国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与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中国的主权与领土不容分割」 。这明显是从旧说法后退。后来在2005年的反分裂法中重申了这个新说法。这类情况不是个别的。1990年中共批判国统纲领为实际搞两个中国,但是2006年当扁废掉国统纲领时,中共就起而维护之。同样,在汪辜会谈后,中共否认两岸有一中各表的共识,可是,当扁后来也作同样的否认时,中共又起而攻击之,说有这个共识。这一切都说明,扁上台,国民党失去政权后,对于中共来说,两岸这盘棋已经打开新的一局。蓝绿力量此消彼长,使中共失去了国民党这个着力点,同时一个无法直接影响的、比较国民党更可恶更可恨得多多的对手却冒起了。这样,原来的对手反而显得有点可爱了。它过去的方案,现在也变得有点值得考虑了。所以,现在中共的首要任务是拉住国民党来反对执政民进党。即使中共没有后悔当初对国民党叫价太高,对其打压太甚,以致失掉当年同国民党和解的机会,也要承认,现在为了反对这个更可恶的对手民进党,它今后叫价就要稍微向下调整,否则连国民党也要强烈反弹,那时就更一无所获。这个格局并没有随国民党再次执政而改变。

在这个大气候下,中共不能不调整其策略,于是把过去强硬的说法后退为较为灵活的说法,以免造成台湾人民更大的逆反心理。独派声称扁上台打开了台湾空间,这个说法部份地不对(国际空间就只有缩小没有扩大) ,但是也部份地是对的,即迫使中共放风愿意降低谈判条件。如果它现在承认不仅台湾属于中国,大陆也同属中国,一中不一定等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如果这样,那么,台湾坚持对等谈判,坚持要大陆承认中华民国对台湾的主权,就不能说是完全不切实际了,或者,至少不能说一开始先坚持这些原则是不切实际。现在还根本拒绝考虑坚守这个阵地,反而是错过机会。

7.独派掌握政权后,使两岸的对弈者的变量增加,其总和结果是暂时迫使强大一方(中共) 要在一中政策上考虑作出让步。这个战术性格局决定了,台湾应尽量利用自从2000年以来的暂时有利条件去跟中共周旋,既不挑战其反法理台独的底线,也不放松主权的原则﹔既维护事实独立,同时又表达没有时间表的统一的意愿﹔放出风声愿意谈判,但也不急谈判,尤其决不在不利条件下谈判。如果这样,在一定限度内,台湾是可以在中期之内维持现状的。先在中期之内维持现状,然后在不确定的将来进行不损台湾人民权利与福祉的统一。中共当然可以指责这样是「无限期拖延统一」,是搞两个中国。而「无限期拖延统一」,按照2000年中共有关台湾问题的白皮书,也是对台使用武力的条件之一。我们的回答就是:首先,我们并不认为台湾有条件无限期拖延统一谈判。我们只想要一个能够不矮化台湾的统一。没有时间表的统一不等于无限期拖延统一。其次,虽然中共把法理台独与无限期地拖延统一等量齐观,都看成为可以出兵的条件,但是,两者比较,前者有明显界线,弹性很小,而后者则相反,没有明显界限,根本不可能量化。所以前者有实际操作性,而后者没有。所以,到了2005年的反分裂国家法,「无限期拖延统一就打」这一条也消失了。没有操作性的政策,写也多余。再者,中共现在的最高领导人都知道自己不可能像老一辈那样可以终生任职,也没有他们那样的威望,如果不是台湾正式分裂出去,谁会因为台湾在自己任期内没有归顺而冒美国介入之险去攻打台湾?所以,台湾一定不可以法理台独,也不可以无限期拖延,更没有理由愚蠢到公开宣布想无限期拖延,却一定还有一点时间来「拖延」,或者至少是有时间来做更好的准备然后才去谈判,不一定要急于谈判。以为台湾已经弱势到要抓住中共现在提出的方案(一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两制) 作为谈判基础、否则以后条件更苛刻 ---那是过份夸大中共的政治优势。

至于美国,我们可以相信,如果台湾进行法理台独,触犯了美国的底线,这时它没有理由协防台湾,同一个核子国家打仗。但是,如果在中短期内,中共仅仅以台湾「无限期拖延统一」 来攻打台湾,那就违反了美国自己的国策。美国不一定直接出兵,但是多份间接而积极的介入。再加上台湾人的「民族感情」 ,在这个情况下,中共是否愿意为一个本来就无法量化的所谓「无限期拖延统一」 的理由来出兵,就更值得怀疑了。

9.两岸形势的另一个特点是,两岸在政治上越行越远,并没有妨碍两岸经贸往来日趋紧密甚至整合,并且已经到了这样一步,台湾的外贸盈余和主要企业的营利都要依赖大陆。台湾如果切断同大陆的经贸来往就会陷入严重危机。反过来,大陆对于台湾却远没有那种程度的依赖。这种两岸「政治冷,经济热」的矛盾局面,说到底是因为「发财一起发,政治放一边」的方针最为符合两岸资产阶级的利益。只要台湾不进行法理台独,只要大陆不压迫台湾进行急统,那么,不管两岸政治关系的冷淡,两岸经贸关系只会更为紧密,而这个状况反过来又造成了朝向两岸关系缓和的拉力,因为谁也不想开战。但是这不是唯一结果。相反的结果也有。这是因为两岸经济的整合对于台湾部份小资产阶级和劳动民众也造成了损害。由于两岸的工资水平相差太远,两岸的经济整合结果产生了劳动待遇的比贱效应,以及产业空洞化所带来的失业。

   两岸的大资产阶级不仅都从更自由地共同剥削两岸劳动人民和自然资源中发了大财,而且成为全球生产与销售链中的紧密合作者。台湾两大政党在发展两岸的资本与商品来往方面的主张也是基本一致的。民进党的表面政策如果有时显得对更大程度的「西进」有保留,那或者是出于选票考虑(借机攻击国民党不爱台湾),或者是为了讨好那些难以在资本「西进」战略中获利甚至有损的小资产阶级和部份蓝领工人,或者兼而有之。

对于部份小资产阶级和蓝领工人在两岸资本主义经济紧密合作中利益受损,有些台湾左翼用进一步拥抱两岸共同市场的大中华民族主义来求得解决,有些则相反,想用台湾的经济民族主义来阻挡资本外移。然后,再有工会运动者则避开意识形态而集中主张具体财税政策来阻挡资本外移。这三种主张,纵然有局部合理的地方,但基本方向仍然是错误的。要知道,资本更自由流动而造成对就业的打击,这些现象根本不限于台湾,而是全球现象。如果在台湾有特殊性,那只是因为:

A.中共在大陆重建恶质资本主义的后果,一方面是台湾资本可以自由游走于两岸,择肥而噬,另一方面,两岸工人只能在老死不相往来的情况下被资本各个击破,坐而待毙。

B. 两岸的经济发展水平和工资本来相差很远。在资本主义规律下,这必然造成工资比贱的后果。

C.大陆工人阶级连起码的劳动三权都没有,而台湾由于多少有劳动三权,相形之下当然缺少竞争力,而大陆就当然成为各国、特别是台湾资本的投资天堂。

所以,在大陆政权冷酷压制劳动三权的情况下去追求两岸共同市场,对于广大劳动群众来说无疑是抱薪救火。至于台湾经济民族主义,对于严重依赖出口的台湾来说,根本只是竞选口号而非严肃认真的经济政策。

我们社会主义者要耐心向民众解释:他们的困苦并非因为「台湾的资本主义不够好不够大,大中华资本主义才够好够大」﹔也并非因为「台湾资本被邪恶的中国收买而变得不爱国,不肯根留台湾」。两种主张表面上对立,其实所分歧者不过是资本自由转移和自由剥削的地域大小和深度而已,是究竟同中华民族主义联系还是同台湾民族主义联系而已。他们在一个更高层次上是共通的,就是不碰资本主义制度。然而,如果两岸劳动人民在过去20年的生活基本上都在恶化,主要原因正正是由于资本主义的制度,由于两岸三地的大中华经济圈的形成,是沿着资本主义的剥削轨迹来进行。所以,纵然客观上存在一些局部政策的改良空间(且不说有些改良提议,其实连改良也做不到) ,左翼也不能停留在那里,而是要继续引导两岸劳动人民认识到根本出路,即废除资本主义、建立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

现在两岸之间越趋频繁的贸易,以及更为紧密的生产链,正在不断为两岸工人阶级的联合缔造经济基础。同属一个台湾公司雇用的两岸工人数以万计。我们需要对两岸工人中经济关系特别紧密的那些部份进行调研,指出为何两岸工人具有共同利益,逐步打破彼此完全隔膜的状态,从声援大陆台资企业的工人的斗争开始,通过实际行动促成彼此的了解。台湾劳动者必须体认到,只有两岸劳动者联合奋斗提高待遇,争取更大的劳动权力直至到争取劳动民主,才能有效阻止彼此待遇比贱的市场机制继续发挥作用。

两岸如果签订任何经贸协议,必须包括大陆容许劳动者享有劳动三权,必须包括容许两岸劳动者跨境联合。如要三通,先给对岸工人劳动三权!而且台湾的劳动权利也要改善!我们不相信两岸统治者会真正落实这个要求。我们相信只能依靠群众的实际斗争来达到目的。我们现在鼓吹这些主张,正是为将来的群众动员作思想准备。只有打好这个基础,才能谈到两岸工人阶级结成真正的命运共同体。

10.不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都是自私自利资产阶级党,它们不可能有效找到解决两岸问题的办法,更不可能真正解决劳动人民的生活困境。民进党虽然在反对国民党统治中起过作用,可是,由于其资产阶级的反动性使然,在它得到政权之后,当然没有进行任何比较大规模的、针对资产阶级的社会改革,反而迅速腐败。而它越是腐败,就越需要借夸大外部敌人来掩饰自己的罪行,越乐此不疲地操弄族群,并且走向自己的反面了。当「台湾人共同体」终于成为蓝绿的共识的时候,也就是它的自我暴露的时候。在这个「台湾人共同体」里面,一样衣分三色,食分九等,资产阶级照样骑在劳动者阶级身上。普通民众不一定懂得理论,但是越来越多人对于这种没有社会改革内容的「台湾人出头天」和「建设新国家」空洞宣传感到烦厌及被骗。这本来是社会主义者争取先进份子接受社会主义路线的机会,使他们明白到,长远而言,台湾劳动人民要真正出头,要建设真正属于他们的新国家,就要走社会主义道路﹔而在目前,当社会主义运动还非常微弱的时候,至少做到不受本土资产阶级政党的欺骗,认识到抵制法理台独的必要,并拒绝为那种画饼充饥的「台湾新国家」背书。可是,台湾的微弱的左派,由于各自被中华民族主义和台湾民族主义思想奴役,根本欠缺阶级解放的远大目标,所以都没能为劳动人民指出一条正确道路,反而不是做了中华民族主义的尾巴就是做了台湾民族主义的尾巴。

要重建左翼,就需要超越民族主义,超越现有的统独之争,以一个独立的左翼论述来团结所有左派。有一种意见认为,左翼需要首先解决统独之争,才能够团结发展。这是一种过份简单因而有害的说法。要具体辨别哪些条件是联合的必要条件,哪些不是。我们认为,由于台湾地位的特殊性,国家认同(认同「中国」还是「台湾」) 达不到共识也无碍联合。甚至是否赞同我们上述所主张的、长远争取民主统一的,也不是联合的必要条件。台湾的社会主义团体,针对两岸问题,只需要达到以下共识,就已经足以联合起来工作﹕

1.左右优先,民生优先,统独放后

不论是统还是独(法理台独) ,都没有急迫性。反而改善民生才有急迫性。所以左统或左独者没有理由去各自拥护国民党或民进党,而是独立建设左翼工人党。

2.保卫目前台湾实际享有的独立地位和主权,是现阶段台湾人民的最高战略目标。一切有关国家认同的考虑,不管是认同台湾还是中国,都应该首先以不危害这个实际地位为前提。所以我们应该既反对中共的统一方案,也反对法理台独。

3.争取与大陆签定和平协议。争取大陆接受「不独不武」的承诺。

4.开展统一谈判有三个条件:

一.两岸签订和平协议,

二.中共承认台湾人民有权自决。台湾不是大陆的地方政府,而是对台湾享有主权的实体。

三.在一中框架内,与大陆和平谈判解决有关主权、政治、国际关系等等争议。

5.承认台湾人民自决权是左翼的底线。至于「终极独立」还是「终极统一」,可以在组织内容许有不同的见解,并随形势发展不断深化讨论与认识。

6.促进台湾工人的阶级觉悟和两岸工人阶级的联合,是最高战略目标。它任何时候都高于所谓国家认同、民族认同和统独之争。

7.左翼要保持政治上的独立,决不会为了达成某种临时联盟而放弃对民族主义党或资产阶级党的批评。

 

2007121

2008814日略作修订


 


[1]台湾实际上已经享有独立主权。虽然很少国家承认「中华民国在台湾」是一个主权国家,但是另一方面,美国和日本等主要国家,也同样没有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台湾享有领土主权。他们最多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