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年台湾总统大选的意义

姚欣进

 

前言

在这次台湾总统大选,国民党候选人马英九以七百六十五万票、58.45%的得票率,大胜民进党候选人谢长廷的五百四十四万票、41.55%,两人之间为二百二十一万票与百分之十六的胜负差距。

若再以全台各地的结果来看,除了南部五个农业县之外,全台二十个县市都是马英九大胜,而他落后于对手的五县,也大多数是小幅差距。这次马英九的得票数与得票率都是台湾总统直选以来的最高记录,还胜过1996年国民党独大时代的李登辉得票率(54 %)。换言之,在这次总统大选,马英九赢得非常扎实而全面。

那么,这次大选反映了什么重要意义?

本文将提出三个论点。首先,这次大选展现了台湾民主的成熟而超越了传统族群政治。

其次,在台湾民主的基础上,台湾有更好的条件来处理两岸关系,例如将台湾民主扩充而提出民主统一来解决两岸统独问题。

其三, 在民主的新格局下,未来台湾社会的核心争议,可能将不再是族群政治、统独议题,而是社经问题,这包括了民生疾苦、贫富不均、阶级对立等等。由于两大党的资产阶级性质,将不可能真正解决这根本问题,而这客观的社会危机趋势,却正是台湾社会进步力量政治发展的契机。

 

二、超越族群政治

这次总统大选的最主要的正面意义,在于台湾以民主的实践而强力地破除了过去八年来令人触目惊心的族群政治操作,这包括了恶质的标签化、(「台湾人支持台湾人」)、肤浅的对立化(「本土政权对抗外来政党」)。

虽然台湾的民主政治完全是资产阶级性质的代议民主,在这民主体制内,弱势群体根本没有机会发出相应的声音,更不用说掌握起码的政治资源来冲击资本主义体制(在总统大选前两个月的国会立委选举里,参选的台湾社运团体政党没有一个得票率超过百分之一)。

纵虽如此,但这次总统大选展现了台湾民众基本民主素养的相对成熟,相关的制度运作与社会气氛也有实质的进步。选战虽然打得激烈,民进党绿营方面的负面宣传、煽情炒作手法一如往昔,而台湾选民虽然热情关注,但前两次的总统选举激情与敌视对立,却降低了许多。

选举胜负揭晓后,失败的一方没有愤懑地街头抗争,而是默默地接受民主选举的结果。 绿营的候选人谢长廷也及时承认败选并恭贺他的对手。据选后的民意调查,百分之八十六全体选民接受这选举结果,仅有百分之五的人不能接受(其余百分之九无意见)。

由于这次大选直接牵动了台海两岸的政治关系的变化,选战时吸引了庞大国际媒体记者来台采访。而香港媒体普遍认为,台湾的民主是全球华人社会中最进步的(也是唯一有自由普选制度的华人社会)。

但台湾的民主不仅在于制度运作上的进步,更在于这次总统大选显示了台湾民主已跨越了传统族群政治的格局,而走向了公民政治的民主。

以过去族群政治的角度来看,马英九怎么看都是「非我族类」的「非台湾人」:他既是出身于香港,又是二代外省子弟,更一路成长于当年国民党外来政权的官僚体系人脉之中。而从过去台湾民主发展的历程来看, 马英九并未参与八十年代解严前后的台湾民主运动,也难以说有实质贡献。但这次马英九以高达近六成之历来最高的得票率当选,而且在全台大部分地区都胜过对手,这基本上反映了省籍情结能在台湾民主中被超越。

当台湾多数民意已在民主过程中第二次地选择国民党执政,这代表了过去国民党外来性早已完全融合于台湾社会中,今后还想以本土对抗外来、台湾人对立于外省人的传统族群政治,基本上施展的空间将越来越小。

其次,过去马英九是否曾是民主运动者、过去国民党是否是一个民主政党的质疑(客观的答案是两者皆非),但它们已不再是当前台湾民主的问题了。今后,民进党也难以在这外来政权、历史悲情上来作文章以获取政治利益。

总的来说,台湾过去的族群政治对立(这有其客观的历史与政治因素),如今已结结实实地被台湾成熟的民主所包容而超越了。在台湾民主里,任何公民都有平等的政治权利来追求自己的利益与选择台湾共同前途。在这民主政治体内,可以说,所有的公民都是台湾人。

 

三、民主与两岸关系

这次大选充分印证了,台湾民主是解决台湾内部国家认同歧异与族群分化的唯一良药。而在台湾民主的基础上,台湾与中国大陆的两岸关系也出现了具体的解决之道。

两岸的政治问题,是不可能以片面的两岸经贸互利关系来解决。如果,台湾错以为可以片面地发展两岸共同市场而一昧回避了两岸政治问题, 以中国大陆在经贸关系上的强力主导性,台湾只会在经济上不断依赖于中国大陆,到最后有被迫和平统一之虞(即以中共专制政权强势主导的两岸统一)。

但若台湾能善于利用当前的台湾民主共识,进一步地扩张台湾民主,以两岸民主为两岸政治统一的根本前提与中共政权进行政治谈判,则今日台湾民主才会有真正的安全保障。

民主,不但是普世价值,更是台湾与中共政权谈判两岸关系唯一有利的筹码。一方面,台湾并不要求法理台独而给予中共政权动武的口实;另一方面,在两岸分治的对等谈判中,以民主来响应中共政权的统一要求,这会将所有的压力转至中共政权上。中共若拒绝民主统一,不仅违反普世价值,更根本不可能赢得台湾绝大多数深受民主洗礼的民众的认同。

民主,不仅能超越台湾社会内部的族群政治,更是解决两岸争议的基础。

 

四、未来的局势变化

笔者认为,这次选举将会是历史上的台湾政治的转折点。在这次大选之后,今后台湾的政治风貌将会有实质性的大幅转变。

首先,今后族群政治、传统的台湾情结(如历史悲情)等等将不再是台湾政治争议的主要议题。这并不是说,台湾意识的认同会消逝。恰恰相反。但这种特殊的台湾认同将转化为现实中对于台湾民主运作的认同。只要台湾民主继续充实发展,台湾内部的族群政治分歧就没有多少发展的空间。

任何政党若还不能体会这一点,就注定要被这历史潮流淘汰。这次善于、也只懂得炒作族群政治的民进党大败,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如果民主乃是未来台湾政治的基本价值,那摆脱掉狭隘的族群政治的政党,就必须真正面对台湾社会的基本问题,即越来越恶化的民生疾苦、贫富不均与阶级对立冲突的社经矛盾。

以此来看,不论是民进党或国民党这两大党未来都难以负起这新的历史任务。因为,作为台湾资产阶级的政党,过去多年来都一贯地实施新自由主义政策,不断恶化台湾社经矛盾。这次两党候选人不顾台湾政府天文数字的财政赤字(账面数字约四点六兆新台币,但若计算所有潜藏的债务,则高达十三兆,约为台湾GDP的一点一倍),居然还倡言减税政见。台湾税收仅占GDP的百分之十三,不仅低于十余年前的百分之二十,更远低于一般社会福利国家。

台湾资本主义的前景不会因为两岸经济一体化的加速整合,而能有大力发展。而两岸经济一体化的生产力提高,却必然会带来台湾社会生产关系更进一步的恶化,如大量劳工被排挤(从简单技术到专业技术劳工)。换言之,未来台湾政治的核心议题,除了两岸关系之外,就是最严酷的民生疾苦等社经矛盾。两大党或许能超越族群政治,或许能部份解决两岸关系,但无法解决这社经矛盾。事实上,这两党之社经政策本身就是要被解决问题的一部份。

以此来看,台湾社会进步力量的政治化,将是充满了发展契机。唯有面对未来的历史挑战,解决这根本社会矛盾的进步力量才能带领台湾继续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