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决两岸政治僵局?---统独问题专题之一

姚欣进

两岸统独问题,向来是台湾政坛最火爆性的争议话题。多年来,这议题充满了族群意识、历史情感、与社会认同,再加上两岸政府不同民族意识的操弄,更使得这非常严肃的基本政治问题,沦于激情对骂而无法就事论事地客观分析与讨论。

统独问题,本质上,乃是台湾政治主权的归属问题;而统独问题必须放在两岸现实政治脉络下来讨论,才有具体意义。任何对于统独问题的讨论,都必须针对台湾政治主权归属明确论证立场,并以两岸实际的现实条件来提出解决之道。

本文乃是一系列对于统独问题专题文章之一,仅是这问题的初步讨论。许多相关的议题将在后续文章里继续讨论。

一、「台湾已独立,没有独立的问题」?

近年来对于两岸统独问题,有一种颇为流行的的说法︰「台湾早已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她的名字叫中华民国,所以目前没有独立的问题」。这说法,最早由前总统李登辉提出,陈水扁上台后要走中间路线、四不一没有时,也不时提及;而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谢长廷最近访美时,重复了好几次(前几日陈水扁接受英国BBC专访时,又说了一遍)。

但这其实是非常误导、混淆的说法,它不仅不能正确反映台湾独立的问题,也不能反映两岸政治僵局的关键。

首先,台湾独立有两种不同性质的独立,即事实台独与法理台独,各有其不同的判断标准与政治后果,而绝对不能混为一谈。

战后至今,除了短短不到四年时间外(1945-1949),台湾的确是事实独立于中国大陆之外的主权国家。但这事实台独并不等同于法理台独。在法理上(中华民国宪法体制),台湾根本没有独立于中国之外,而且中华民国也不等同于台湾。

战后台湾是由日本殖民地转归于中国,成为隶属于中华民国的一省,而后在国共内战后中华民国中央政府迁移来台,在台湾行使国家主权。所以在法理上,台湾是属于中华民国国体的一省,或依当前中华民国宪法的增修条文来说,是中华民国有效施政的「自由地区」。所以,只要台湾承认中华民国体制,则依据法理台湾就必须寻求两岸的统一。因为宪法上的一中规定了当前事实台独的现状乃是特殊的过渡阶段, 而目前有效行宪的自由地区就应不断扩大而终至于全中国大陆,落实宪法一中。

因此,当前事实独立的现状没有提供任何的法理依据让台湾能继续独立下去。相反的,只要中华民国宪法不废除,则必须依循这法理规范来改变台湾独立的现状,以完成两岸统一。

事实台独存在并不保证法理台独就能成立。在当前两岸局势里,想要根据台湾的事实台独而完成法理台独,就几乎会爆发两岸战祸而且也未必能成功做到法理台独(包括国际承认)。

以此来看,谁说在两岸现实条件下,台湾没有法理台独的问题?

二 、台湾民主与事实台独

我们指出法理台独的严重现实后果,并不意味说法理台独在理想状态下是不合理的选择。
民主与自决乃是台湾人民的根本政治权利。台湾人民不仅有权选择法理台独,而且如果没有中共威胁、或中国大多数人民能够接受台独的话,根据百年来历史发展、当前的两岸分治与台湾民主经验,台湾人民也有充分的理据来选择法理台独。

从战后台湾民主政治的实际发展脉络来看,台湾民主运动就是反对法理一中压制台湾民主的抗争。即反对以遥遥无期的法理一中体制(如万年国会)来限制台湾民主的落实,而必须在台湾现实基础上来建立台湾民主。多年来台湾民主运动的成果,就是今日台湾政治体制是在台湾现实基础上经由民主程序而建立的。实质上,这就是台湾民主与台湾本土化结合。

虽然为了顺应台湾现实民主政治运作需要,中华民国宪法在近数十年内多次增修条文,明定目前台湾民主政治的实际运作(如台湾总统、立委等是有「自由地区人民」选出)乃是「国家统一之前」的过渡方式,但现实上,谁都知道台湾选出来的总统、立委等都只代表台湾民意,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未来是难以成为全中国政府。

台湾民主的现状就是事实台独了,只是法理形式上还挂着宪法一中招牌而已。根据这事实台独、台湾民主的实际运作,台湾人民当然可以在这事实基础上重建法理台独,以让法理来符合当前的现实。

然而,今日两岸之所以会成为对峙的僵局,就在于台湾对于统独的选择是属于两岸政治现实下的问题,是牵涉到两岸双方利益矛盾的争议,而非台湾理想状态下的单方选择。

换言之,从台湾角度来说,法理台独固然有其现实依据,但这却是漠视两岸现实、两岸战祸的片面考虑。台湾如果可以选择法理台独而没有战祸的话,那今日就不会有两岸问题的争议了。

务实的说,两岸统独问题不能只凭两岸单方(不论是台湾或中国大陆)的利益来处理,而需在双方利益矛盾中找到彼此能妥协的空间,从而提出双方都能让步、得到各自利益平衡的具体方案。

三、两岸僵局与解决之道

两岸政治僵局在于︰如何将中国大陆要求的统一与台湾人民珍惜的台湾民主,这两种不同的要求结合起来?

当前的蓝绿两党显然无法针对这两岸僵局提出解决之道。提出前述「台湾已事实独立,名称为中华民国,所以没有法理台独问题」许多民进党政客们,企图以中华民国的招牌来保护台湾事实独立。一方面,它不明目张胆的提出法理台独,以免中共打压;另一方面,它又企图确保实质台独的现况。他们的盘算是目前不统不独的现况继续下去,既让台湾能实质独立,又能静观其变(若未来中国内部动乱可预留未来法理台独的可能)。

维持现状,其实是台湾无法真正两岸僵局下的无奈选择。根据近年来民调,这是台湾最大多数的民意选择。但,两岸现状是无法稳定的继续维持下去---不仅两岸现状正急遽的变化,而且变化的趋势是不断往中共政权有利方面发展。

例如,近年来随着中国在全球国际战略地位与经济实力的大幅上升,她对于国际社会两岸一中政策的强势主导、对于美国压制台湾法理台独的影响力都与日俱增。此外,随着两岸经济一体化(台湾对于中国大陆贸易依存度全球最高,这两年若扣除大陆贸易顺差,则台湾将贸易逆差五百亿台币)、两岸社会密切社经利益深化发展等(台湾目前有两百五十万人长居大陆,以家庭人口来计算,则有近一千万台湾人民与中国大陆利益息息相关),中共政权几乎可以全面地、大力影响台湾重要社经利益(包括让台湾进入各种国际组织,从东亚自由贸易区、世卫乃至于联合国)。在这种种现实条件下,两岸原本就不对等的地位,更是不断往中共有利操控方向倾斜。

如果台湾不愿面对两岸现实困难而务实地解决,而还像鸵鸟一样继续埋在现状不变的沙子里,幻想能静观其变,则依据目前两岸发展趋势来看,未来很有可能是中共能全面掌控两岸现实资源而对台湾和平征服、完成中共主宰下的统一。

在两岸政治现实下,台湾如何能接受统一而又同时保有台湾民主呢?

台湾若要掌握时机务实解决这问题,就应及时对中共提出对等谈判,并在台湾自决的基础上,提出未来两岸的民主统一。

民主既是两岸统一的前提也是统一的目标,而民主统一如果值得追求,就正因为未来它有可能带来比今日台湾民主更广阔、更深刻的两岸民主。所以,若两岸统一能保障目前台湾民主,又能有助于未来两岸民主社会的发展,则对于关怀台湾民主、不愿两岸战祸的人来说,民主统一乃是解决目前两岸政治僵局的唯一道路。

相对的,中国大陆民众必须了解,两岸未来发展必须从两岸分治、台湾已是民主社会的客观现实出发,而非一昧地以中华民族心态来看待两岸问题。两岸双方必须体认现实而各自妥协来务实解决彼此利益冲突,否则,两岸僵局只会以两败俱伤的结局来收场。

四、两岸谈判的问题

那么,两岸谈判如何能对等? 这民主统一有谈判成功的条件与可能吗?这些问题的答案,在当前的局势里,都是正面的。

两岸谈判的先决前提在于对等谈判与台湾自决。如果不能对等谈判,不能基于台湾自决来提出台湾对于两岸关系的选择,则这谈判不仅不可能保障台湾基本的利益,而且它不可能成为双方解决利益冲突的谈判,而是单方面的招降会议。

那么,台湾应如何争取两岸对等谈判的地位呢?这就是中华民国法理招牌的客观功用了。
在现实上,虽然中华民国不可能实际的统一两岸,但在宪政法理上它还是客观存在于台湾,而如今在与现实的另一个中国政府谈判如何将两个中国政府整合为一时,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当然可以据此来争取双方对等的法理谈判地位(一中两政府)。对于中共来说,中华民国政府至少比台湾共和国政府更适宜谈判两岸一中的统一。

其次,台湾自决的民主权力是绝不能放弃的。如果两岸统一是臣服于中共一党专政之下,那这不仅是投降式统一,而且是出卖了台湾多年来的民主成果,这当然绝不能接受,也不会得到台湾民意支持。所以两岸的统一只能在台湾民主不受侵犯、不会降低的条件下进行,只要中国大陆社会越民主,两岸统一的落实就越加成熟。

至于说,目前中国大陆与台湾民主还有很大差异,那是否两岸统一谈判也可无限期延宕,等到大陆全面民主化再说?

两岸社会的民主差距不是我们拖延谈判的借口,而是我们据此对中共争取谈判空间的有利筹码。如果我们指出了两岸在民主上的差距但仍与中共谈判统一,积极地争取台湾民主保障与大陆社会民主的空间,则这会争取到大陆民众同情与信赖,更会给中共政权极大压力,而能转化为对台湾民主、两岸民主更多有利的空间。这些,都有待未来实际谈判过程中细腻地处理。

两岸现实政治虽然严峻也不完全符合台湾主观愿望与利益,但只要我们务实地了解两岸双方利益冲突的关键、技巧地掌握两岸许多可行的条件与时机,都在在可转化为解决两岸对峙僵局的良策。

两岸人民都是爱好和平、理性而智慧的民众,我们应化危机为转机,摆脱主流政党势力操控,自主地掌握时机、务实解决两岸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