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选举的对策︰我们的选择与未来的努力

 

潘欣荣、姚欣进(工协反对派)

 

这几日,已是这次立委选举的最后时刻。某些第三势力政党频频催票、高喊选票集中的口号。社运圈也有不少声音,诉求说我们应挺哪一个社运政党、支持那一个特定候选人等等。从台湾左翼的立场来看,我们应如何看待这次选举?应如何决定我们的投票取向呢?

一 ,社运政治化与选举

从一开始,我们就是以社运政治化的发展方向来评估这次选举的意义(参见 〈 台湾社运政治化的道路〉,http://www.coolloud.org.tw/node/11694)。也就是说,我们是从社会进步力量应如何掌握政权,以直接的政治权力来完成我们的社会理想的角度,来掌握这次体制内参选的意义。

我们认为,这社运政治化真正的发展道路,在于群众社会抗争力量的自主发展,在于社会权利与政治权力的结合,在于直接民主,在于最后能直接掌握政权。

根据这长远的政治运动目标,虽然我们了解资本主义社会体制的选举有其重要运动功能,必须善于运用,但我们更清楚地体认,议会选举是维系资本主义统治体制之冲突制度化的利器,是收编社会抗争力量的运作机制。要真正达成台湾进步力量的政治运动目标,体制内选举并非是未来进步政治运动发展的主要方向,也非主要手段。

二,这次选举的政治意义

以此来看,我们不会无原则地高估这次两票制选举对于社运团体参政的政治意义,我们也不会昧于现实地错估社运政党此次参选的选票得失。

前者的看法,区分了我们与机会主义者的差异。而后者的估量,标示了我们愿意以更长远的眼光来看待体制内参选的政治效果。

在客观现实上,当前资本主义统治集团的力量仍非常坚实、稳定,还远不是到了统治危机的地步。在蓝绿两大党以及周边附随小党的统治集团内部虽有权力分赃的冲突,但这统治权力转移过程仍牢牢地被操控在这统治阶层内部中,岂有客观的权力空隙来让社会进步力量借着选举而趁虚而入?

这就是说,社运力量是否能掌握这可趁之机,关键在于我们是否已有相当程度的运动实力、群众基础,否则,就是有再大的统治危机出现,也无法转化它来成为社会群众掌握自己政治权力的良机。

因此,如果社运力量尚未有较成熟发展、较扎实的群众基础,而期待利用这次统治集团(蓝绿两党)的内部权力分配冲突的机会,借着选举造势而登上权力舞台,这不能不说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了。而下焉者,则更会摇身一变,将自己装扮成蓝绿之外的唯一选择,买空卖空地想趁机捞上选票,而跃登政治龙门,那更是典型的机会主义路线。

因此,总的来看,这次选举,对于社会进步力量的发展来说,实质意义不大。

我们毋需为了未能「趁此良机」参选而报憾(近日我们曾亲身听到一些工运朋友们表达遗憾,说可惜这次工运团体没有整合出来竞选)。真正应该检讨的是,社会进步力量平日扎根的努力还不够,群众工作还有待继续深耕。一句话,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只要我们努力经营扎实的群众工作,来日才能真正掌握许多统治的危机为运动发展的转机。

三, 绿党的政见与红绿联盟

退一步来说,若我们抱着志在参选、宣扬进步政见,而不在当选或争取政党票,则重点就应提出切中时弊、撼动人心、具体解决民生艰困或两岸僵局的进步诉求。这恐怕是社运进步力量这次参选的唯一正面的实践意义。而这也是我们评估应投票给哪一个第三势力政党的准据。

以此来看,这次台面上第三势力各政党政见诉求,也与当前现实矛盾有很大的落差。

号称自己是中间偏左、关心民生的台联党,以及短线炒作、媒体造势的第三社会党,我们已提出过批判(见〈 左右矛盾的政治路线---简评台联党的中间偏左〉与 〈我们为何反对工协准许杨伟中代表第三社会党参选(下)〉 ),不必多论。在这次选举过程中,许多朋友期待绿党作为一股清新力量,能有异于民进党,成为新的「改革之声」。在这最后决定投票的时刻里,许多社运朋友呼吁应投票支持绿党。

绿党是否能成为政坛上进步力量,端视于她是否提出了进步政见?以及她是否有足够的公信力能实践她的政见许诺?

绿党多年来默默推动环保运动,对于进步运动的诚意与努力,大家有目共睹,所以绿党的公信力不是问题。关键在于,绿党的政见内容、取向是什么?

在政治上,绿党提出了如下的诉求︰「社运人士轮流进去「一窥庙堂之奥」,对于往后的社会改革有极大帮助,同时让政治光环扩大一倍,四年之后等于创造四个政治明星,可以加速扩大民间的影响力。」 (《绿党的公民参政计划》)。

这不仅是典型的菁英政治取向,而且是依赖体制内的菁英政治来推动议会外的群众抗争力量的发展。这不仅是与进步社会力量应走向直接民主的道路背道而驰,而且是重蹈崇拜个人、议会路线之传统政治模式的覆辙。这对于进步社会力量的发展是有严重阻碍的。在民进党欺骗台湾运动圈二十年后,我们不能再期待透过政治明星的光环,来影响、改变运动。

在经济上,绿党主要参选人,潘翰声,对于资本主义经济体制还充满着期待,于近日提出资本主义的金融资本投资也可以在道德标准下进行(2007.12.30,《想都想不到 绿党:挪威基金以道德把关》,中央社)。我们固然尊重潘翰声的道德情怀,但不能不指出,在资本主义全球掠夺、全球剥削劳工以垄断全球利润的今日,还以人道主义来看待资本主义,对于真正解决劳动大众的阶级利益是毫无帮助,而且客观上也是非常错误的误导。

资本主义如果真能以道德把关、以人道取代利润,那就不会有今日的资本主义了。绿党以这错误的认知来作为政治基本取向,对于社会进步力量的发展也是有害无益的。

反对资本主义体制是与绿党多年来努力的环保目标密切联系的,而且要真正做到环保,长远来说,就不能不以反资本主义体制为前提。

以云林六轻或即将兴建的大炼钢厂与国光石化为例,资本站在利润的逻辑,压低劳动、环保成本,威胁政府要减税、特区,否则将外移。然而,其带来二氧化碳 的排放、废水、有毒废气,让蚵农的生活被斩断,青壮年人口严重外移;恶性循环下,使得当地反建厂的环保运动缺少年轻人参与。

同时,台湾的多数受雇者也无法自身事外,污染的蚵、鱼跑进多数受薪者的肚子,气候暖化带来的台风、干旱造成不便与物价飙涨,每人都感受得到。但如果为了饱肚皮必须忍受糟糕的劳动条件,为混一口饭而不敢吭声时,也顾不得生活、自然环境的变化。

所以,受雇者和居民想要有尊严的活着,就必须打破上述牺牲劳动条件、破坏劳动者生活环境的资本主义「利润逻辑」。在利润下,生产不是为了人民的需要、工作的需求,只是为了资本的永续发展。因此,真正对立的是「人民的『经济』与资本的『经济』」;人民的经济就是透过挑战资本利益的税改,将「利润」透过 全面重新分配,才能提高受雇者的薪资、缩短受雇者的工时,将工厂改装为符合环保与工安标准。(见《怎么让工人关心环保?---探讨红绿联合的总目标》

单靠环保运动单方的道德性呼吁,是无法落实环保诉求的。它需要勇于「向资本主义说不」的红绿结盟,透过受雇者从职场展开的工作权斗争,在反抗利润逻辑的同时完成环境的改善。这才是走向「属于人民的经济与环保」的关键一步。

总结的说,绿党的政经改良诉求与环保目标,固然比两大党进步,但相对于台湾资本主义体制的不公义、社会阶级矛盾的日益激化的现实来说,绿党的微幅改良诉求没有切中时弊,解决迫切的需求。更重要的是,绿党的基本政治取向与运动观对于社会进步力量发展来说,是有严重误导的。

四,社会进步力量的运动转机

既然政见是检验各政党政治取向基本准据,那根据以上的分析,我们必须遗憾地指出,以公开提出的政见来说,这次参选的第三势力各政党并未提出足以符合劳动大众基本利益与迫切需求,并催动进步力量往前发展的诉求。

如果第三势力政党无法提出更进步的政见诉求,又怎能真正表现出蓝绿之外的声音与面貌呢?又怎能期望劳动大众愿意积极投票,支持这另一种选择呢?

因此,对于这次立委选举的政党票,我们仅能呼吁绝不投给蓝绿两大党,以表示对统治集团的坚决抗拒,但却没有客观理由来投给绿党、第三社会党与台联党。

我们这投票选择显然是消极性的,但这是理性判断下的结论。长远来说,今日的消极乃是为了未来更积极的选择而做准备。

我们已一再申论,能否掌握时机、能否带动社会进步力量转化为政治力量,关键在于社运团体是否已扎根群众的政治工作、实质提升劳动大众的政治认识,没有做好这些基本工作,来日我们还是会如今日一样,不是临渊羡鱼,哎叹自己力量不足无法掌握良机,就是仓促上阵,拼凑组合,误以为这就是政治运动了,而下场将一如今日一样,到头来恐怕又是失望一场。

没有政治上的扎根工作,就不必幻想未来政治上的欢呼收割。而政治扎根工作的第一步,就是提出充分讨论的政治诉求,这政纲、政见不仅必须能针对时弊,针对劳动大众当下的迫切所需,提出具体解决方案,更应提出未来的政治远景与社会理想,号召有志者能积极团结在这大方向下,共同努力。

提出政见,当然不是流于形式上的书面声明,而是将环绕在这些政治诉求的相关大大小小的社会价值观、意识形态、公共政策,乃至于根本性质的体制批判等等,以各样宣传、讨论方式来向群众耐心地沟通与教育(同时也是被教育)。

这次参选的社运团体之所以未能提出撼动人心、切中时弊与光明远景的诉求,从而能激发劳动大众的政治热情,关键原因之一,就是社运团体上述的政治工作做的不够。

但今日社运进步力量在政治转型上的一时困窘,又何尝不是我们痛定思痛,重新检讨再出发的转机呢?

我们要真正踏出政治运动的第一步,就是积极提出并充分讨论我们的进步政见。在这方向下,我们谨以抛砖引玉方式重提过去曾提出的基本但还不完整的民生议题政见诉求如下,期待今后社运朋友们能深入讨论、批评,以为来日深刻的政治运动奠下扎实的运动基础。

五,工协反对派针对民生艰困的诉求︰

(一)物价上涨对策

  1. 针对社会大众实际生活现实,另外拟定消费者核心物价指数标准,以中低收入者之基本生活消费项目为准,简化项目、及时公告。

  2. 消极面来说,政府必须负起平稳物价责任,随时监控人为炒作,及时控制物价波动。

  3. 政府应将国内民众生活需求利益置于首位,必要时考虑提升新台币兑换美元汇率,以降低进口大宗食品、原物料的成本。

  4. 积极面来说,政府应重整过去物资局、中央信托局等政府单位,积极介入国际市场大批购入或以议价方式购入基本原物料,并长期储存,并以保证价格来提供台湾内需要求。

(二)工资下降对策

  1. 对抗物价长期上涨的务实对策,就是全面提高工资。而政府能做的就是提高基本工资,包括正常雇用薪资与时薪,达到起码的水平。

  2. 依据劳动成本下降幅度、依据经济成长的大饼与劳工薪资增长比例、依据十年来的消费者物价上涨率等三方面因素,我们提出基本工资调高的具体数字,为23206元。

  3. 由于台湾兼职劳工、领取时薪者不断增加,所以时薪的基本工资应比照上述正职劳工的基本工资水平,并以每月法定工时并扣除国定假日与年假日的工时来估算,即应以每月月薪除以168小时。因此,时薪的基本工资应是138元(20206÷168=138)。

  4. 此外,政府今后每年应依照重新拟定的消费者核心物价指数的上涨率而同比例的调涨基本工资,以使基本工资不会因为实际生活物价的升高而实质缩水。

(三)劫贫济富税制的对策

针对政府庞大债务、公共投资与服务的全面缺乏与税收比例的严重偏低(仅占GDP的13%),我们要求以下税制改革要点︰

(1)立法要求于三年内将税收占GDP比例恢复为百分之二十以上,五年内达到百分之三十以上。
(2)重新恢复减免八年的银行营业税,税率为五%。
(3)开征证券交易所得税。
(4)开征土地交易所得税。
(5)恢复目前修正后的土地增值税率,由二○%、三○%、四○%,恢复到过去原有的四○%、五○%、六○%。
(6)降低或维持一般营业税率(不包括银行营业税),但绝不增高,以照顾一般民众消费利益。
(7) 维持遗产和赠与税率不变。
(8)个人综合所得最高税率由修正过的四十%恢复为五十五%。
(9)废除属地主义税收政策,改为全球属人主义的税收政策,征收国民个人在全球之所得税。
(10)仿效法国、瑞士、卢森堡、挪威、瑞典、芬兰和希腊等国,开征富人税(在一定高额收入水平上,以至少百分之六十以上个人所得税率征收所得)。

(四)满足基本生活需求的对策

  1. 政府必须积极承担社会基本需求的责任,以公共参与、自主管理、的公共化精神,将这些社会基本需求事业转化为公有事业,即全力实施社会基本需求之公有化、公共化。

  2. 这些基本需求包括了下列五大基本需求︰
    (1)生态公共化(2)医疗公共化(3)教育公共化(4)媒体公共化(5)大众运输公共化(6)银行业公有化、公共化。

  3. 政府应即刻开始拟定社会基本需求公有化、公共化的全盘政策,并限期彻底落实。

 

总结的说,我们当前民生诉求的口号就是︰

控管民生物价!
提升基本工资!
照顾基本需求!
重建公正税制!
打破M型社会!

我们的政治总目标︰建立工人政权、建立民主的社会主义社会

蹲下,是为了要在未来跳得更高、走更远的路。让我们期许,三年后的今日,台湾社会进步力量能有更充分的运动条件来实践我们的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