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票领不领

 

 

卢小晓

 

 

星期六是第二届公投绑大选暨第七届立法委员选举日。这次选举,愿赴投票所的选民需要考虑的不只是该投什么人,第二票要投哪个政党,还要烦恼要不要领公投票。

 

领不领公投票?蓝绿吵得甚嚣尘上,民众也被搞得心烦意乱。明眼人都晓得,民进党临大选前以正义使者之姿发起追讨党产公投,事实上是为了把选民的视线从他们的贪腐和民不聊生中转移到对手的痛脚,来拉抬自己低迷的选情。我们若是领了公投票,不啻是再次让民进党挟公投以操纵大选的意图得逞。但是,国民党过去靠「国库通党库」积聚下来的庞大家产难道不讨回来?若不领公投票,又好像是不同意追讨党产。领不领都两难。

 

现在最卖力呼吁民众拒领公投票的是国民党,不过最没有资格做这个呼吁的也是国民党。民进党祭出讨党产公投,国民党也随即推出反贪腐公投应战,不甘示弱地一起投入公投绑大选的游戏。但在一阶段或两阶段领票的争议中受挫后,国民党眼见苗头不对,态度丕变,转而全力动员呼吁民众拒领公投票。自己提了案,案子也顺利通过联署门坎,现在却反过来要求群众不要支持自己的提案,岂不是把百万名联署人都当傻瓜?这同时也曝露了他们根本没有认真严肃地看待公投提案,实在是个自打嘴巴的极端愚蠢行为。

 

国民党发起拒领公投票,民进党则大声咆哮,指责国民党反民主。国民党当然反民主,但其实最没有资格拿反民主来骂人的却也是民进党自己。我们看看2004年的防御性公投吧,那时明明公投案因为投票率未达法定的二分之一公民投票的标准遭否决,但民进党政府后来还是力推军购案,摆明就是不把投票结果当一回事。这难道不是反民主吗?为一党之私拿公投绑大选,这样的作法既不尊重公投也不尊重选举,事实上也根本违反了民主。自己施政不力,面对民众接二连三的唾骂,执政者竟不知反躬自省,反而每每以不可一世的高傲恣态回呛,还会「不经意」地说出考虑戒严……,这些都绝不是一个真正拥护民主的政党会做的事。

 

国民党党产当然要追讨,但民进党掌握政府和庞大行政资源七年多,为何到最后一刻才做?表示民进党其实并没有那么想解决问题,甚至是他们根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就让它长期维持在这种要做不做的暧昧状态,以谋取自己的最大利益──讨党产如此,台独也是一样。

 

公民投票原本的目的就在于贯彻人民的直接民权,并落实人民直接参与政治的权利。如果人民尊重公投及自己的权利,那么首先应该做的就是坚决反对政客将公投做为选举的筹码。所以,这次我们还是拒领公投票!我们反对的不是公投,更不是反对民主,拒领公投票是因为反对蓝绿政客们一再地玩公投绑大选举的游戏,反对他们丢出各种烟雾弹来逃过最重要的民生问题。同时我们还要求立即修法取消现行公投法中对议题的限制、大幅降低人民提案成案门坎,以及取消「公民投票审议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