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十月倒扁运动现场报导

 

魏雁竹

 

施明德于十月十日发动「天下围攻」大游行后(约百万人参与),显然已面临了转折点。以下,我们综合几位全程参与同志的目睹经验,集中报导当晚的抗争如何在施明德摇摆妥协的错乱指挥下草草收场。

 

        【让出车道?】

 

         当晚从东区游行回到台北车站后,倒扁总部就带领群众占据双向车道,并宣布夜宿忠孝西路,而且声称不得到响应就不退却。这时群众的士气极高,在场的人眼神坚定,透露着面对最后决战的决心。聚集在火车站前的部份群众,展现前所未有的自发性及力量。当晚刚过十二点,街头上出现了一队镇暴警察。群众自发地组成纠察大队,看到警察逼进,一涌而上阻其去路。

凌晨1252分,副总指挥李永萍上指挥车,向群众说这场行动的发起人是施明德,群众应听从施的决策和领导。李永萍强调施明德认为应该让出车道,因为「今天不是决战点」,且「我们的敌人是陈水扁,不是台北市民」。有人一听此言,顿时激动了起来,当场起身对着指挥车上的李永萍大喊:「我们是来抗争(体制)的!」

         许多群众说,「一旦让出一边车道,接下来连另一边车道都得让!」。这有如九月十五日七十万人大游行后,聚集在台北车站,也是因为要让出车道,人群散去,使得整个运动气势急速衰退。

         施明德说搞运动不能朝九晚五,许多人冲着这句话,白天工作,一下班马上赶到倒扁集会场地,卅几天来夜夜在集会场地留宿,为的就是要倒扁。总部说十月十日晚上要夜宿忠孝西路,请在场的人打电话邀集亲朋好友来参与,很多人以为今天是玩真的。

         当晚近午夜时分尚有近万人聚集在忠孝西路上,但在施明德与马英九密商后,倒扁总部竟要求群众撤离车道,许多群众听到总部这个命令,错愕的表情全写在脸上。群众失望地说不出话来,有人咬牙切齿地直说自己被骗,简直像笨蛋一样。有位先生愤慨地大吼「搞运动不能朝九晚五,难道还可以选择车道吗?」;也有为数不少的人质疑起这些指挥们「根本没有领导能力」,不配为领导。

         总的来说,留守现场的大部分群众政治意识明显有所提升,面对「与台北市民为敌」的恐吓,许多人不以为然,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在争的是大是大非的问题。

 

        【总部vs.群众】

         更可笑的是,总部召唤来一堆主流媒体常出现的「政治名嘴」来对群众喊话。国民党立委林郁方说我们是一家人,不要闹家变,不要自己内部分裂;国民党立委沈智慧甚至还向群众说晚上公布夜宿忠孝西路是错的,向群众鞠躬致歉。但完全得不到群众的支持。最后名嘴姚立明竟然上台怒骂群众,对大家说「谁不认同就回家去」。

         总部不断地劝退,现场群众最后因是否离开车道而分裂。多数群众相信施明德等人有抗争经验,相信倒扁总部的领导们知道该怎么做对运动最好,也认为我们不应「逞匹夫之勇」,因此接受施明德的指示,退进台北车站广场。

        总部还派出各个指挥亲自到车道上与不愿离开的群众当面沟通,但怎样都无法说服他们撤离。面对他们打死不退的坚持,最后,倒扁总部在众目睽睽下将指挥车驶离,此举无异于宣示与那些不愿离开车道的群众划清界线。

 

        【最后的驱散】

         凌晨四时,当权者再也按捺不住,将全台各地精锐警力调往台北车站,数量之多令人难以置信。数千名全副武装的镇暴警察,携着长棍和盾牌排成看不到尽头的队伍,在哨音中踏着整齐步伐,从四面八方向群众逼近。

         镇暴警察进入集会场地,筑起一道坚实的人墙,把仍留在车道上的近百名群众围在其中,就这样隔开了坚定无畏的群众和软弱的领导。最后留下来的百余位群众手勾手紧靠彼此在原地坐下,不见一丝退缩。深夜冷风阵阵,红丝带漫天飘舞。一度,现场鸦雀无声,肃杀凝重的空气和层层包围的镇暴警察让人以为重回戒严时期。优势警力于短短数分钟内就将在车道上静坐的群众抬离。

         倒扁总部对于群众被镇暴警察包围、驱散,居然袖手旁观,这就是他们口口声声讲的「爱与和平」!他们只爱听从他们指挥的人,不听从者,马上划清界线,任由他们被警察带走。在整个警方包围、驱散的过程中,倒扁总部各指挥们消声匿迹。曾说为了倒扁不惜牺牲的施明德主席、主动带领群众占据忠孝西路的指挥简锡阶、王丽萍,根本不知去了哪里。

 

         这又是一场只有领导人的意志,却没有群众自主力量的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