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与金大中

杨伟中

         举国关注的SOGO案侦办终结,检方认为吴淑珍确有收受礼券,但未涉嫌贪污,所以未被起诉。就在几天前,9月28日,韩国前总统金大中之子、现任国会议员金弘一,因涉嫌接受金融公司主管的人事请托,收受1.5亿韩元的贿款,遭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期执行3年,被取消了议员身分。虽然是缓刑,但至少判决有罪。在之前,金大中另两个儿子金弘业、金弘杰也因收财阀贿赂与逃税遭到判刑、监禁。台韩两个第一家庭的弊案,案情类似,不过结局似乎不尽相同,这是否反映了台韩两国司法体系公正性的差异,我们当然也未敢妄下断论。只不过,两国两案相比,的确有许多值得我们省思之处。

         韩国某些媒体会拿陈水扁与现任韩国总统卢武炫相提并论,而金大中和陈水扁似乎也有可比较之处。他们过去都是两国民主运动的重要人物,金大中尤其牺牲重大。金先后经历朴正熙与全斗焕两个军事独裁政权,他和朴竞选总统,虽然落败,但许多人相信是因为做票所致,选后金大中还遭到车祸攻击受伤,随后被迫流亡日本,却竟遭独裁政权绑架回国。在全斗焕政权时,他被判处死刑,后来在国际压力下改判廿年。1997年,历经坎坷的他,当选了总统。这样一个有英雄般经历、曾被保守派视为激进左倾的金大中,执政后却无意改变金权支配的体制,向财阀靠拢,压制劳动运动,推行偏袒资本家的社经政策。他的几个儿子和政策企划首席秘书朴智元,也都直接涉入了金权弊案。

         看到了陈金两人走过的轨迹,我们要问,两国的民主运动究竟有怎样的局限性?他们代表的是财阀富豪的利益,还是劳苦大众的利益?这些领袖们的所谓堕落、变节以至于腐败,仅仅是「礼义廉耻」的问题,还是有更深刻的结构性原因?过去民进党的理论家陈忠信先生,在多年前曾撰文反省党外运动,指出党外的「地方派系加中智阶层」性格,对台湾的政治经济体制和依附美日的角色缺乏反省。陈先生当年的分析,值得我们在今日咀嚼反思。

         台湾有许多人盛赞韩国政治社会运动的强悍与壮阔,但就个人所见所闻,韩国社会运动若真有值得我们学习之处,恐怕在于他们的「反对」,是建立在深刻社会分析的基础之上,而不是建立在情绪、乡愁或是空洞的道德说教之上。他们的运动型态与手段,不是依靠花俏的手段和部分媒体的渲染,而是扎实的草根组织与教育。而至少相当部分的社运,对于过去民主化运动时代的同盟者(金泳三、金大中、卢武炫),也不会怀抱着浓烈的情结,并因此而吝惜批判的火力。从韩国反观台湾,倒扁运动廿多天下来,双方阵营都该想想,除了礼义廉耻、捍卫领袖与政治权谋外,真正符合广大基层民众利益的下一阶段的政治社会改革该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