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台湾与祭拜刽子手

 

郑谷雨
 
2005
0406
 
标榜台湾主体性、自封爱台湾的台联党魁前往日本靖国神社祭拜,或许在价值观混淆不清的台湾未必是「举国哗然」,但就在日本政府积极军扩,准备南占钓鱼台、西吞独岛的敏感时机点上,苏主席此行绝对可以造成「举东亚哗然」的效应。
不论台联如何解释此行的目的,甚至扭曲历史,将侵略者说成是「为国牺牲者」,也不论台联干部如何在口头上「反对军国主义」,都无法掩盖台联此行至少在客观上起了为日本军国主义张目的作用。
 
台联一边倒与历史断裂

 

先暂时撇开立场问题,只要稍微对历史有点认识的人都知道,靖国神社供奉的对象是何种性质,而只要对当代政治略有了解的人也该清楚,日本右翼政客历来参拜靖国神社的意义与效应。所以台联在此时祭拜神社,或许自认是在中日冲突激化的时刻,要以明确的选边站来「争取国际支持」、「彰显台湾主体性」,殊不知台联在国际政治上选择「一边倒」,正是选择与东亚(决不仅仅是中国)民众的感情疏离、选择与台湾反抗运动的历史断裂!
或许亲日的本土派认为日本侵华史实是敌国的历史,甚至是中国政府和日本左翼的捏造,但是别忘靖国神社中正供奉着策划征韩而被朝鲜志士刺杀的伊藤博文、开启侵略南洋之路的近卫文麿、攻打马来亚占领新加坡的山下奉文……试问如此公然与侵略者唱和的台独运动又如何争取东亚诸国人民的同情与支持?
或许为了对抗中国并吞,台联认为台湾必须拥抱日本,但是靖国神社中祭拜的绝不是台湾的保卫者,而是包括第三任台湾总督乃木希典等在内的专制统治者,是过去无数抗日志士以血泪来反抗的殖民者。
就以乃木希典来说,他不但是在甲午战争中制造旅顺大屠杀的刽子手,更在马关条约签订后率领日军第二师团侵略台湾。他就任台湾总督期间,更正是日本以武力屠杀抗日力量的阶段。
根据台独运动前辈史明在《台湾人四百年史》中的说明,乃木这位「卫国英灵」他率领军队的战绩是在「台北城及其附近」「尽毁民房并杀戮居民」,而他就任总督的「政绩」,则是「施行所谓三段警备,拟以彻底消灭抗日义民军」。另一位台独运动领袖黄昭堂也在所著《台湾总督府》书中介绍了乃木统治期间对台湾人的镇压与政治的腐败,称乃木是「政治无能」。试问,在台联领导下的台独运动,口口声声过去蒋家政权如何蔑视本土文史,自己却如此无视历史、厚颜拥抱屠夫,这究竟是彰显了台湾主体性还是再造了台湾人的悲哀?是台独运动的进步还是倒退?

 

 
在东亚政治史留下笑柄
 
长期以来日本右翼一直希望重建军备、对外扩张,冷战以后更积极修改和平宪法、出兵海外,并在国际上争取担任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在国内扭曲近代历史、加强军国主义教育,最近在钓鱼台和独岛的事端不过其整体战略的一环。他们的作为不但引起东亚各国民众的警觉,日本国内的进步力量也持续反对。不幸的是,台湾某一种「本土派」却一直积极附和日本右翼。台联领袖此行,不但在台湾以至于东亚政治史下留下一大笑柄,我们更该想的是:一个无视人民历史、缺乏进步国际视野的政党与运动,又怎能带给民众真正的民主、和平和主体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