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统独和战问题

 

向青

 

(转载自红鼹鼠第三期)

 

    尽管台海两岸的关系一张一弛,时刻变化,但是只要统独问题一日没有妥善解决,这个问题始终是足以严重影响两岸人民普遍祸福的一个重大危机的根源。所以两岸人民都有必要密切注意有关形势的发展,并且采取积极奋斗的态度。

 

战争危机

    1949年一直到七十年代之末,两岸政府是誓不两立的敌对力量。那时大陆(中共)政府念念不忘解放台湾,台湾(国民党)政府则口口声声要收复大陆。后来双方都改变了这种你死我活的敌对态度。虽然两岸政府之间还没有正式和解,民间的关系却日益密切,经济上的联系尤其日益紧密,不过政治上始终无法融合起来。大陆政府极力寻求统一,它宣称尽量使用和平手段达到目的,但也不放弃必要时动武。台湾方面则政府和多数人民都一直不愿统一。自从2000年台湾政权转入主张台湾独立的民进党之手,尤其是到了陈水扁连任总统之后,大陆不惜一战以实现统一的可能性又大大增加了。

    不但大陆政府坚决反对台独,把两岸统一当作神圣的民族任务,为此不惜一战,而且大陆一般人民至今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立场。中国人深受民族主义思想的支配,尤其忘不了过去一百多年饱受外国侵略的痛苦,一般始终把台湾与大陆的分裂状态当作纯粹或主要是帝国主义外国势力所造成的,因此认为即使动用武力去实现统一也是天经地义。其中更有少数抱着帝国主义强国梦想的人,强调收复台湾是实现强国理想所不可缺少的一步。所有这些人都没有认真考虑到,一旦两岸开战,要造成多么大的破坏,结果即使在胜利的一方也必定得不偿失。至于人民应该有自主自决的政治权利,更是大陆人民(更不要说统治者了)非常欠缺的观念。在如此形势下,加以国际形势已经明显有利于大陆的对台斗争,连美国也不愿意为保护台湾而与已经融入了资本主义世界而且成为吸引外资的巨大市场的中国大陆发生武装冲突,大陆攻打台湾是绝对不容忽视的大有可能的事情。

 

反对战争

    两岸战争的主动权显然是操在大陆手上。但是台湾方面怎么处理统独问题以及一般的两岸关系问题,也是决定战争会不会爆发的重要因素之一。台湾的执政者,从李登辉到陈水扁,都有不少行动让中共认为是走向台独而助长了战争危机的。他们这样干,是为了本身的政治利益,藉此获得台湾独派选民的支持,同时又认为走到这一步还不致真正引起战争。其实这种政策显然会助长中共动武的决心。两岸之间如果长期维持着紧张的关系,中共方面终于会觉得忍无可忍,而且大有可能找到一个有利于进攻的时机。所以这种故意刺激大陆的做法是很不明智的,需要台湾人民反对。

    防止战争必须由两岸人民共同努力。但在现实情况下,台湾人民恐怕不得不首先负起较大的责任。这是因为战争必然要对台湾造成的重大损害比对大陆更为明显易见,而且现在台湾比大陆有较多的政治自由,所以反战运动在台湾会比在大陆容易发展起来。台湾人民的反战运动,除了尽力制止执政者故意刺激大陆政府的作为(例如种种的去中国化措施)之外,最重要的是采取有效的方法去争取大陆人民也反对武力征服台湾的政策。这是最有效的釜底抽薪的办法。这办法不但比较最有可能阻止战争爆发,而且如果战争终于爆发了,也最有可能提早把它结束,或者尽量减少损害。

 

反战与统独问题的立场

    为了争取得到大陆人民也反对征服台湾的政策,台湾人民自己首先要对统独问题有一个正确而又鲜明的立场,然后设法让大陆人民也明白这立场是多么合情合理,符合两岸人民的共同利益,又跟过去国民党政府以及现在民进党政府的立场大大不同。

    民进党是公开承认台独立场的政党,它当然用尽一切办法反对两岸统一。国民党本来企图由它自己取回对大陆的统治权来实现统一,后来知道这不可能做到了,于是退一步希望保持它在台湾范围内的统治权。所以国民党实际上也变成了台独党,只不过手法上跟民进党有所不同而已。这两个统治集团的立场,主要都是出于私利的打算。因为必须维持两岸分裂的状态,他们才能保持自己的统治特权。一旦统一了,他们实际上就没有希望再占据最高统治者的地位。至于一般的台湾人民,虽然现在也不愿意接受大陆政府所提出的统一方案,即所谓一国两制的方案,宁可维持实际上是独立的现状,这种态度表面看来好象跟台湾官方的态度一样,其实双方所根据的理由,尤其是彼此客观上的利害关系,是大大不同的。台湾一般人民也不愿意统一,主要因为不愿接受大陆现存的那种生活方式,尤其是不愿接受中共政府的专制统治。他们觉得在台湾的现状之下还多一点民主自由。他们并不是真正需要两岸分裂,他们只是珍惜本身现有的民主自由。但是台湾一般人没有想到,其实,为了继续享有或者获得更多的民主自由,并不是非保持两岸分裂状态不可。如果在自愿的条件下实现民主和平的统一,台湾人民保持民主自由的愿望是能够实现的,甚至于能够得到更大的保障,因为免除了来自对岸的武力征服的威胁。况且,大陆人民(尤其是劳动人民)同样有民主自由的需要和愿望,两岸人民大可以携手奋斗,既争取民主自由,又争取合理的统一,只是在尚未达成双方都自愿接受的统一方案之前暂时维持现状。所以,台湾人民为了民主自由其实并不需要成为独派;反过来,大陆人民则应该以理解和同情的态度看待台湾人民拒绝强迫的统一而宁可维持现状的立场。台湾人民继续享有民主自由,其实对于大陆人民也有利,有利于大陆人民今后也获得民主自由。只要两岸人民携手坚持奋斗,共享的民主自由与合理的统一都可以终归实现。反过来,如果采取武力强迫或者挑衅的手段,不论终于是实现统一还是正式确定分裂(台湾有少数极端分子表示不怕两岸开战,他们认为这一场仗不会让台湾被大陆征服,但在两岸人民之间造成深仇大恨,足以使最少一百年内两岸不能统一,这样正好实现了台湾独立),不但必然要付出非常沉重的人命和财产上的代价,而且结果两岸都要陷于长期黑暗的专制统治,甚至于还要加上动乱不已。所以,刻不容缓,两岸人民必须把这问题认真考虑清楚,并且选择自己所需要的出路。我们人民不要迷迷糊糊地让只顾私利的统治者带上死路。

 

不统不独的现状不能长久维持

    上述立场既不属于独派,也不是无条件的统派:不是主张接受现在中共所提出的一国两制,而是要争取合理的民主和平统一的立场,也就是真正代表两岸劳动人民(大多数人民)共同利益的民主统一派的立场。这立场跟目前台湾多数人那种简单希望维持现状同时以为现状能够长久维持下去的想法也不一样。实际上,两岸之间的关系时时刻刻都在变化,国际环境也在变化。大陆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不断在增长。这虽然远未达到足以威胁美国霸权的程度,更未真正给大陆劳动人民带来幸福的生活,却日益对台湾实际独立的现状形成难以抵挡的威胁,同时又有力地吸引着台湾资产阶级反对与大陆对抗的政策,也令美国(更不用说其它强国)越来越觉得为了台湾而与大陆敌对是很不值得。所以,以为台湾目前这种不统不独的地位能够长久维持下去,纯粹是幻想,而且是一种对于台湾人民尤其危险的幻想。只有积极争取现状朝向好的方面转变,用人民自己的力量开创新的局面,才是真正的出路。

 

积极争取民主的统一

    台湾人民现在不能再自限于拒绝大陆所提的一国两制和准备武力抵抗入侵,而应该积极提出自己认为合理的统一方案,或者至少提出种种先决条件。一个既符合台湾大多数人的利益又足以代表大多数人的愿望的方案,当然要经过相当时间的讨论才可能产生。正因为如此,积极的讨论(包括两岸之间的谈判)必须赶紧开始。大陆人民也要积极参与这个讨论。至于统一方案的内容方面,我们觉得最重要的是要求在统一后的国家一开始就实行充分保障人权和政治民主(包括党派活动的自由)的制度。这是保证统一后不致令台湾人民失掉原有的自由所必要的条件。如果在谈判的过程中大陆当局坚持不肯一开始就在全国实行这种民主制度,而且如果大陆人民也一时未能起来支持这个要求,台湾人民不妨考虑可否退一步,要求统一一开始就先在台湾地区实行这种制度,而大陆地区则在某一期限内也实现这种制度。这就是说,在一个有限的过渡时期内实行一国两制。这自然不是类似现在港澳那样的一国两制。港澳的一国两制,是中共(中央)政府一手包办定出来的,港澳人民根本没有争取到参与决定的权利。港澳的基本法规定了政治的实权完全操在中央(中共)政府手中,实际上是由中央选派资本家的代表去组成特区政府。特区普通的人民实际连形式上的民主自治权都没有。台湾的情况跟港澳很不一样。现在台湾人民已经有起码的民主参政权,政治能力比港澳人民强许多,有自己的政党,还有实际上独立的一套国家机构,所以有实力去跟中共政府谈判。如果台湾人民选择了暂时实行一国两制,大有可能取得一种在自己的地区内真正实行民主自治的制度。

    台湾人民主动提出统一方案,或者至少就这问题开始了认真的讨论,是最有力的向大陆人民表示善意,表明台湾人民并非坚持分裂。这样可以大大消解大陆人民的敌意,促成互利合理的两岸融合。在未能达成双方都接受的统一方案的时候,台湾人民的这种善意的态度至少可以帮助大陆人民了解,谈不拢的责任在于哪一方。这种态度可以使大陆人民不再倾向于支持中共实行武力统一。

以前台湾政府曾经有过所谓国家统一方案,是以台湾和大陆重新统一为目标的,不过从来没有认真执行,也没有进一步具体化。后来台湾形成了一种风气:谁要是以积极的口气谈论一下统一问题,就有被指为台奸的危险。如果任由这种风气维持下去,其实很可能给台湾人民自己带来严重的后果。到了独派的盲目政策终于招致中共武力占领台湾的时候,陈水扁李登辉之流坐飞机逃去外国了,留下台湾普通人民来享受港澳式或者更坏的一国两制。所以千万不要意气用事,错过和平谈判取得合理的解决方案的机会。

 

立即开始谈判

    大陆当局多年来一直说,只要同意一个中国的原则,两岸关系上的任何问题、任何方案都可以谈;台湾当局近年则觉得一个中国原则万万不能接受。在这样的僵局之下,战争的危机越来越大。为了打破这僵局,我们两岸人民应该要求双方无条件立即开始商谈:大陆方面不要求台湾预先接受一国的原则,台湾方面也不要求大陆放弃一国原则;双方先坐下来,在人民知情之下,各自详细表述所设想的未来两岸关系的方案,随即进行谈判和辩论,诉诸人民的理性判断和选择。

关于一个中国的原则,台湾当局既然担心是个陷阱,是套在台湾头上的金钢箍,就应该要求大陆方面说明它的具体含义,尤其是它怎么样表现在两岸关系的具体方案上面。民进党一再指大陆的一个中国原则是说只许有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份;然后辩称台湾从来不是。但大陆官方早已正式解释过,一个中国原则里的中国不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和台湾都是中国的一部份。事到如此,台方本来可以追问,然则一个中国的原则到底有什么含义;如果台方接受了,又须承担什么责任或义务,诸如此类。总之,台湾方面可以尽量提出疑问,要求澄清,然后明确表示态度(包括表示自己是否承认中华民国是中国的一部份)。但台方并不这样做。反过来,既然大陆当局认为这原则是那么神圣,根据这原则所定出来的一国两制又是那么好,就有责任说清楚它们到底怎么好法,尤其是怎么不会损害台湾人民的民主自由。大陆也没有做到这点。现实的情况成为:两岸当局都各说各话,却不去更进一步把自己的立场说明,也不要求对方进一步澄清。同时,大陆当局在对外关系上继续不断打压台湾,而身为中华民国政府的台湾当局则极力搞什么「去中国化」。我们人民有理由认为,这表示双方都没有诚意和平合理地解决问题。这情况需要我们人民主动起来干预。

 

统一与各阶层的利害关系

    在台湾左派中有人觉得统一正在日渐得到资产阶级接受,因为大陆已经日益成为台商主要的投资地兼贸易顺差的首要来源;但是统一对于台湾工人阶级是不利的,因为大量资本流去大陆,结果令台湾工人失业增加。根据这种观点,他们可能根本反对促进统一的立场。他们为台湾的失业问题担忧,是十分正当、可敬的;但是以为拒绝统一可以解决问题,却完全想错了。感受到大陆压迫的台湾人有台独的倾向,这不难理解。台湾人民应该有民主自决权,这也完全符合民主原则。但是,政治不能不讲实际。实际上根本行不通的政治是不好的、要不得的政治。在现实的情况下,台独政策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台湾实际上已经独立了好几十年,再单方面正式宣布独立,并不能得到任何实力方面承认,所以也得不到任何好处,反而很可能招致大陆武力进攻。再说,事实上,台资流去大陆是在两岸仍然分裂的情况下出现的。民进党上台尽力推行台独政策以来,台资流往大陆还是继续增长,而民进党和台联党等都没有提出要禁止或者严限台资流往大陆的政策。其实任何资产阶级的台独派都不会实行这种政策。再看,美日韩以及西欧等各国并没有跟大陆统一的问题,却都有大量资本流往中国大陆。可见这是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必然现象(资本一定流往工资低而利润高的地方),不能靠台独政策来解决,只能靠工人阶级用其它的斗争方法来解决。这是另外一个很大的问题,必须另外讨论。不过,在此可以简单指出一点,就是:这个问题的根本解决,需要工人阶级联合一切劳动人民建立自己的政府,而且掌握社会经济的支配权,也就是说需要废除资本主义制度;而这只能靠各国各地工人阶级的携手奋斗,决不能靠互相竞争;即使仅仅为了减轻工人失业的困苦,也要靠团结斗争,而不能靠互相竞争。

    再回头来谈统一与台湾各阶层的利害关系。现实的情况是,台湾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和大陆统一。拿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分开来看,也是这样。那些职业政客和官僚更不用说了。这当然并不表示台湾各阶层的根本利益很一致。这只是因为各阶层一致觉得,如果统一,就是接受中共成为最高统治者(其实,如上文所指出,未必一定是这样),那时自己的情况难免要变坏。不但台湾工人觉得是这样,连资本家也觉得是这样。资本家虽然能够在大陆发大财,但是同样并不希望大陆那么样专制又腐败的统治伸展到台湾来。况且,不需要统一,他们已经能够去大陆投资;现在凭着「台胞」的特殊身份,反倒能得到胜过当地人的优待。台湾大陆化起来虽然更有利于资本家任意剥削工人,但事实上在台湾比较自由的政治情况下,工人运动也并没有多大力量,根本不构成对资本家的威胁,所以资本家没有必要把那样一位暴君请过来。只要中共的武力进攻还没有开始,或者确实已经迫在眉睫,可以判断台湾一般资本家大概还是宁可维持现状,限于要求改善两岸关系,而不会成为积极的统派。值得指出,大多数人这种安于现状的心理,很可能给台湾带来危险的前途。

 

一种危险

    现在台湾各阶层一致地安于现状,寄望于不统不独的局面无限期延续下去,不肯与大陆商谈统一的可能办法,不屑于尽力争取最好的统一方案。到了有一天,中共政府不肯再等待,动手打过来的时候,各阶层就会各有不同的反应了。资产阶级为了保卫原有的财产和继续发财的机会,那时简直一定要转过去与中共合作,促使台湾无条件投降。连台湾军政要人也会有不少同样转向。那时台湾人民能够得到甚么样的一国两制,就全凭中共施舍了。

 

工人与统独问题

    既然两岸资产阶级合作同时把台湾大陆化对于台湾工人是很不利,台湾工人是否应该反对在两岸现政府主持下实现和解进而统一呢? 对这问题回答「是」当然不对,简单说「否」也未能表达工人阶级应取的态度。答「是」不对,因为在两岸现政府主持下实现统一,所可能产生的台湾政治制度不止一种,未必就是大陆化的制度,未必一定要使台湾工人丧失原有的政治自由。对于将来产生什么样的制度,工人阶级的奋力斗争可以发生影响。反倒,如果工人反对统一,因而招致了中共武力占领台湾,则对于台湾工人必然是很大的不幸。至于简单说「否」,那只代表一种消极的态度,没有表明工人应该积极争取民主的统一方案。如果人民的压力做到了迫使两岸政府协议制订出一种民主的统一方案,避免了战争,当然是好事。即使最后所达成的和平统一方案不大理想,只要两岸趁早开始认真的商谈,在劳动人民的积极参与下,所取得的那方案理应对于台湾人民来说至少是胜过港澳式一国两制的。接受这样的方案,总比发生战争,酿成类似前些年的南斯拉夫或者现在的伊拉克那么样的局面好许多。

    仅仅保持现有的政治自由,当然没有解决台湾劳动人民所面对的重大困难。他们还有许多迫切的生活问题需要解决,最后还有把政治制度和社会经济制度根本改造的问题。如果两岸之间和平民主的统一实现了,劳动人民这种奋斗可以获得比较自由的政治环境。而且,各国的历史都证明,当国家处于被压迫地位的时候,该国工人阶级自我解放的事业很难有盛大的发展。因为那时工人的政治眼光容易让外来压迫吸引过去,容易跟着民族主义的资产阶级走。台湾的工人运动至今在很大的程度上还未能摆脱民进党的影响,也有同样的原因。所以,一旦两岸的和平民主统一实现了,应该会有利于台湾工人运动的发展。这情况对于大陆工人运动也是有利。因为大陆工人的眼光同样不再被一个对外问题吸引过去;而且,不论统一后是大陆也比较自由了,还是只有境内多了台湾这个比较自由的地区,都使大陆和台湾双方的工人运动比较容易互相鼓励和支持。

    如果考虑到改造整个社会、寻求劳动人民彻底解放的事业,那更是只有台湾工人与大陆工人融为一体,齐心奋斗,才可能有所成就。在台湾仍然处于不统不独的地位而大陆仍由拥护资本主义的中共统治的情况下,台湾工人简直没有可能掌握政权。即使意外顺利地一时取得了政权,也一定马上招来大陆武力进攻。那时美国以及全世界资本主义强国都一定一致支持大陆的行动。台湾自己根本抵挡不住。所以台湾工人阶级应该是最坚决的民主统一派。

 

台海战争的政治观

    尽管人民怎么努力反战,也未必能阻止战争终于爆发。因此必须认真思考应付战争的办法。首先要进一步考虑阻止战争的方法。

    上文已经谈过防止战争的主要政治方法。我们的想法跟台湾当局以及一般人的想法很不同。他们注重军事抵抗力量方面,例如增购多少或哪种先进武器,以及纯粹防御性的战略是否有效之类问题。我们认为军事问题当然不容忽视,但是政治问题更为重要。大家都知道有一句著名的话:「战争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

    谈到战争的政治问题,首先要谈交战双方有没有是否正义之分。我们站在劳动人民和社会主义的立场,不得不认为大陆企图用武力强迫台湾统一是非正义的,台湾方面反抗则是正义的。因为,现在双方同样是资本主义的社会和政府,在历史进步性的标准上是平等的,但台湾政府由民主选举产生(虽然那只不过是资产阶级式的民主),大陆则实行一党专政,根本不许人民享有民主选举权。如果大陆胜利,结果是扩张了专制势力;台湾胜利则保卫了民主制度。大陆寻求两岸统一,这当然并非不正当,不过只可以使用和平手段去达到目的;动用武力手段就不正当了。所以正义属于台湾方面。台湾方面应该得到全世界人民(包中国大陆人民在内)的同情和支持。

    中共辩护武力统一政策的根据,是所谓民族大义,也就是维护民族统一的原则。但是,在工人阶级社会主义的眼光看来,民族统一的原则不能高于民主原则;前者其实只是后者的一部份(关于这一点,列宁有明白的论述,中共自命马列主义者,应该知道)。根据民主原则,任何一国或地区的人民都有自决权(民族自决权也不过是民主自决权的一种)。所以台湾人民有权自己决定是否与大陆统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无权强迫台湾与大陆统一。

    再拿社会进化(历史进步)的眼光来看,为什么民族统一代表进步呢?因为民族统一促进工业化的经济发展。然而,事实上,过去几十年两岸的分裂状况并没有阻碍两岸各自的经济发展;近年仍在分裂状态中,两岸之间的经济连系却已很密切,而且日益密切。今后只要彼此政府都真正不让政治妨碍经济,两岸的经济合作还可以更密切。可见,在此事例中,两岸未统一并不妨碍经济发展。反倒是,如果为了强迫统一而开战,则一定会造成重大的经济破坏。所以,在此事例中,战争不是进步、正当的政策,而是舍本逐末、倒行逆施的反动政策。

    至于一面大谈什么同胞感情和民族团结,一面却准备去攻打人家,根本用不着来评论了。

    中共政策还有一项根据,在实际上很强有力,道理上却不见得。那就是国际法上的根据。现在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承认只有一个中国,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也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唯一合法的中国政府。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就有权管辖台湾。北京政府如何把这合法权力施行到台湾去,是中国的内政,外国无权干涉。这情况是两岸争执中对于大陆方面很有利,而对于台湾非常不利的条件。正因为如此,所以上文不得不大大解释一番:台湾需要冷静考虑什么政策才实际有效。不过,中共拿这项理据来辩护自己的政策,从根本上看,恰恰是让外国来管中国自己的事情(因为各国都说如何如何,所以是我有理),同时也是把世界剥削阶级统治者的公论奉为真理的最高准则。

    把谁是谁非的道理讲清楚,是促使问题合理解决的因素之一。因为,一方面,这有助于台湾人民提高奋斗的决心和信心,另方面也有助于各国人民(包括大陆人民)起来支持台湾。这是比什么武器都更有决定性作用的力量。

 

如果战争避免不了

    在现实条件下,倘若战争终于爆发,台湾方面在正规战场上取胜的机会简直没有。这是不得不承认的。这同时也是考虑止战和应战的策略的大前提。

    上述的前提首先决定了:台湾不论是在防止战争还是进行战争的时期,都是政治手段比军事手段更重要。其次,整个战略计画,必须预计阻止不了敌军大举侵入本岛,而且不能在正规战场上把它打败。换句话说,就是要计画以游击战为主,尤其要准备在全境沦陷后进行长期的游击战争。如果台湾终于能够战胜的话,大概只能是在长期的游击战之中。

    根据上述的全局战略看来,现在民进党政府打算大事增强复杂先进的武器装备,以此作为止战和战胜的主要保证,就是文不对题之作了。为了达到阻吓或者最后战胜大陆的军事入侵的目的,最有效的办法,其实是用普遍的军事训练和充足的轻武器来把全民武装起来。中共如果看到它的军事入侵必将面对这样充分准备好的全民抗战,就有最大的可能悬崖勒马,否则也比较最可能终于被打败。

    值得特别澄清的是,这里所主张的游击战,是指真正的游击战术,就是对准真正敌人的游击行动,并不包括近年流行的那种旨在造成全面混乱、不分青红皂白的恐怖行动。那种恐怖行动,毫无必要地使许多无辜平民受到重大伤害,反而并不一定对敌军造成很大的打击,尤其是违反了争取民心、团结群众的最高原则,所以不是带有远大崇高的目标的劳动人民的运动适合采取的手段。已有充分政治觉悟的劳动人民,每一步斗争行动,都是为了走向改造整体社会制度的伟大目标,应该在每一步行动中都不忘团结群众,同时避免不必要的牺牲和破坏。

    全民武装不能期望资产阶级政府办得到。必须由工人阶级来推动:一面尽量要求政府办,同时尽量设法人民自己办。在这个努力过程中,也能促进群众了解到有建造工人自己政党和成立劳动人民的政府的必要。

    武装斗争是人民的伟大事业中必要的手段之一。有时必须作为主要的手段。但决不是万灵的手段,更未必适合太长期(例如几十年)作为主要的斗争手段。工人阶级,由于它特殊的社会地位,尤其不适合太长期使用武装斗争手段。反政府的势力长期进行武装斗争,本是现代之前常见的历史现象,尤其是作为改朝换代的关键。二十世纪中期以后,这种斗争方式重新流行了起来(其中的主要原因,是布尔什维克党和俄国革命腐化堕落的结果已经显而易见,引致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疏离)。不少新的政权由此建立,但一般都不能成为健全的工人政权,不能真正造成伟大而持久的社会进步。中共的革命事业就是其中一个显著的例子。此外,长期进行英勇的武装斗争而没有成功的,也有不少,例如巴勒斯坦的斗争。如果希望在二十一世纪里面人民的历史进步事业取得重大而持久的成果的话,必须对武装斗争手段重新评价,也就是恢复如上简述的马克思主义本来对它的评价。由此看来,倘若台海战争不可避免,台湾人民当然不得不从事武装斗争。但是,适宜进行到何时为止,换言之,是否必须一直把它作为争取最后胜利的主要手段,却是值得斟酌的。

群众斗争有各种各样的方式。武装斗争不是任何时期都适用的,政治斗争却可以说无论何时都可以进行(当然政治斗争本身又有许多不同的方式)。武装斗争停止之后,政治斗争可以代替它,成为主要的方式。在适当的条件之下,非武装的政治斗争可以比武装斗争更有效果。历史上有不少这样的例子。俄国工人阶级的斗争在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下取得伟大的成就,就是最好的先例。今天世界工人阶级实在有许多东西需要重新向俄国革命和本来的(列宁时代的)布尔什维克党学习。工人即使在严苛残暴的军事专政之下,也能够不断进行经济性和政治性的群众斗争。统治者经过长期残酷的镇压,有可能把游击战士孤立起来,然后消灭。对于工人阶级,统治者可能一再把它打败,却无法把它彻底压服,也无法把它消灭。每次大大击败工人之后,统治巩固了,经济跟着繁荣,工人阶级必定也重新壮大起来,迟早又会展开反抗。

 

2005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