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热下冷、远离民生的2004国会大选

杨伟中

 

这次大选被绿蓝两阵营界定为国会多数争夺战,以此战略目标来说,虽然绿营得票与席次微幅上升、蓝营则均小幅下降,但仍是绿营的挫败。不过两大阵营基本上仍在「爱台湾」与「保卫民国」上缠斗,很多民众感受不到这些口号与自己生活何干,所以尽管两阵营统治精英们的夺权斗争白热化,基层民众的参与感却是空前低落,这次选举投票率仅有56.16﹪,竟是国会全面改选以来最低的一次。

选战中绿营处处居于上风,不但能以行政资源分化、打击蓝营,更掌握议题主导权,制宪、正名、党产、党徽等各波攻势,打的蓝营招架乏力。李登辉主导的台联是台独运动急先锋,一直牵制早已远离「新中间路线」的民进党,使之不敢重回中间道路。如果说李登辉是坚定的台独建国教父,陈水扁则是精于计算选票的机会主义者。扁阵营一面自认在总统大选中系以所谓「本土」、「爱台湾」等口号取胜,一面急于拉住被台联吸引的基本教义派,便意图故技重施,继续猛打激进台独牌,企图将总统选票转化为立委席次。

在新宪正名之外,民进党甚至打出「团结」「安定」作为竞选口号,让人不禁以为是当年国民党的八股宣传,这说明民进党除了「本土牌」外,已经没有足以真正撼动人心的政治号召。现在基层民众渴求的是工作的保障、物价的平稳、税制的公平和医疗、教育等费用不再飙涨,但要做到这些就不能不大胆向资产阶级开刀,遏止资本家任意解雇、要求重新分配财富,也就是要扭转整个政经路线,让政府不再是「为企业而存在」、不再汲汲营营为资本家谋取利润服务,而是要以满足民众基本需要为原则。但是作为一个与财团紧密挂钩的右翼政党,民进党是不可能真正做到这点的。

可以说,选举结果给我们的第一个讯息就是民进党的统治已经有黔驴技穷的征兆,他们除了以「爱台vs亲中」来攻击反对者外,能给选民的只剩下「平安」、「幸福」等空洞口号。选后民进党内立刻有回到中间路线的声音,问题是可能吗?所谓回到中间路线就是一要缓和新宪、正名、去中国化的脚步,二要在社会经济议题上多少满足民众改革的愿望。前者违反绿营据台称王的私利和教义,是其所不愿为,后者则将挑动资产阶级的神经,是其所不敢为。所以民进党只有继续操弄三个把戏:以国家权力分化、拉拢、打击蓝营;以哗众取宠式的选举支票(如每人几千元的老人津贴)来骗票、而不会落实真正有利中下阶级的社会改革;继续新宪、正名、去中国化的脚步,以「深化台湾意识」,巩固基本群众进而抹黑政敌。

这次选战还充分暴露蓝营的无愿景和无能,它的「胜利」来自对手的错误而不是自己的高明。虽然席次过半暂停了土崩瓦解的命运,但不代表它们前途乐观。蓝营是个包袱沉重、内部矛盾重重,除了少数政治明星外提不出任何政治理想的政治力量,过去四年多来它们掌握国会多数,也不曾推动过任何有进步意义的改革。多数蓝营人物不是右翼的技术官僚、在过去旧政权庇荫下成长的保守政客,就是地方派系出身的土豪劣绅。蓝营如果整合成功,大概还可以靠着个别政治明星和地方派系,以温和本土路线加「保卫中华民国」的空洞口号来和绿营争逐权力,但要期待它们推动社会改革,则是「不可能的任务」,泛紫联盟在选后说希望蓝营走向中间偏左路线,真是痴人说梦。

选举结果还让许多评论家重复台湾没有第三势力空间的论调。的确,选举结果呈现了选民蓝绿两极化的现象,不但浅蓝浅绿纷纷落马,「无党籍」力量也更加萎缩。问题是,此次选战中本来就没有真正的第三势力。以地方派系和失意政客为主拼凑的无党联盟从来在政治上就没有独立的意义,其它无党人士多半也被归类于蓝营。在选战中根本没有一个让选民信任、又标举明显不同于蓝绿政治路线的势力(也就是真正站在中下阶级立场推动社会改革的左翼),以让民众选择。

其实台湾并不乏对现实政治不满的选民,这次投票率的下降和投给某些无党籍人士的选票多少反映这批选民的存在,大概还有更多的选民是对政治感到厌恶与冷感。对政治现实不满还有积极行动的可能,单纯的厌恶与冷感则是坏的征兆。如果越来越多选民对政治冷漠,绝不是像那些政治学者所说是民主常态的表现,反倒是让蓝绿两边只需继续以那些口水来巩固基本票源,即可瓜分政治版图,台湾政治只会更丑陋黑暗。现实呼唤左翼政治力量的出现,来带动社会改造,第三势力的问题不在于有无空间,而在于如何打开空间,以什么政纲来打开这个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