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工运?什么样的消费者运动?

从电信工会罢工投票谈起

 

 

杨伟中(前台铁工会公司化对策小组召集人、现为自主工联执行长)

 

中华电信工会的罢工投票之后,所谓的「消费者团体」消基会又出来批判电信工会,宣称「工会不能以牺牲消费者权益作为争取自身利益的筹码」。消基会的用词虽然仍算温和,在针对工会之余也不忘提醒政府要妥善处理争议,以保障消费者权益,但是明眼人很清楚,消基会的重点还在向工会施压。

 

消基会这种表面各打五十大板,实则向工会施压的作为,也不是第一次了。2003年台铁工会召开会员大会前,宣称要罢驶的工会正面临各方压力,消基会也跳出来要求台铁工会不应牺牲消费者权益。问题是,难道在民营化(私有化)的议题上,消费者与「生产者」工人的利益真是根本矛盾吗?势必会有一方利益被牺牲吗?

 

消基会有个表面上看似正当的理由:电信也好、铁路也好都是公用事业,有其特殊性,罢工将会大大影响消费者权益。这样的议论其实是轻轻放过大恶,重重攻击小害。正是因为公用事业(例如水、电、交通、邮政、电信等)以及公共服务(医疗保健、教育、市政服务等)关系到广大民众的生活需要与质量,所以长期以来才一直维持公营,目的就是要向大众提供优质而廉价的各种服务,让基层民众也可负担得起这些生活必需的服务。公用事业以及公共服务原本就不应以盈利为目的,各国政府甚至往往拿出经费来补贴这些事业的营运。

 

现在政府或是在财团的压力下,或是以财政短缺(财政之所以短缺正是因为政府拼命减少资本家与富人的税收)为理由,准备将这些公用事业、公共服务一步步的私有化。私有化后,这些事业的经营就「一切向钱看」,完全以赚取利润为目的。财团一旦掌握这些事业,想要大赚其钱,基本上是采两种办法:一是提高各种费用,一是用裁员减薪、提高劳动强度的方法来「降低人事成本」。许多主流学者说,市场竞争可以提高服务质量,事实上这种假说往往站不住脚。有许多私营业者为了利润,降低了服务质量,比如交通业者裁撤偏远路线、瓦斯业者将维修外包,使得维修速度与质量大为降低等等。

 

英国自来水的私有化经验很能说明问题。英国原有的水费制度是富人小区的水费高于穷人,开始私有化后,在「使用者付费」名义下,私人公司开始以安装水表来力行「齐头式平等」,使得富人水费下降、穷人的上升,公司甚至在往往为贫穷人口的迟缴水费住户中安装投币水表,每每一有欠费立即停水,穷人用水的需要完全受到漠视。私有化五年后,许多地方的水费上涨了一倍以上。水的服务质量也下降,水公司不愿花钱维修管线,因为建造水塘或从河流抽水更为便宜,然而这样做却会大大破坏生态,而管线漏水更使得两成半的水白白被糟蹋。

 

私有化带给消费者的是场灾难,劳动者当然也是备受压榨。水公司在私有化后裁减了四十万员工中的四分之一,「有幸」留任的员工则必须面对「弹性化」的威胁:冻结工资、削减薪酬、增加轮班、休息时间缩短、临时工化等。由于对外坑害消费者与生态,对内压榨员工,私人水公司的利润在五年内涨了近七倍,公司高层个个中饱私囊,被讽刺为「大肥猫」,有个公司的董事薪酬在五年内竟增加了708﹪![1][1]

 

生产者与消费者利益是矛盾的吗?绝对不是,它们都是私有化的受害者,何况绝大多数的消费者本身不就是生产者吗?在资本主义这个资本家几乎主宰一切、万物几乎都成资本家牟利对象或工具的体制下,劳动者在生产领域被剥削,在消费领域中也往往是物价飞涨、劣质商品与服务的受害者。所以真正进步的社会改造运动就该在生产和消费这两个领域同步并进:在生产领域中,工运从对抗资本家的剥削出发,在消费领域,消费者运动也挑战资本家的种种恶行,两股力量互相奥援,分进合击,最终汇合成改造资本主义的巨流。

 

  可惜的是,台湾的社运离此仍颇为遥远。工运(主要是工会)很少与其它社会运动连结,更不用说是主动开拓运动战场。至于消费者运动,可以说根本不在台湾存在,所谓的消基会一直由社会名流精英掌握,从来不曾碰触在「黑心商品」、「价格偏高」等问题后的结构性因素,也无意往草根群众组织的道路发展,在「罢工」这种敏感问题(也就是牵涉到官资的根本利益)上,既不愿正视问题的真正根源(如私有化的弊害),也从不站在争议双方中弱势者的一边。

 

  在当初台铁工会反对公司化的斗争中,我们虽然认识到了社会结盟的重要,但是迫于能力、时间和资源的缺乏,所以仅仅开展了少许宣传工作。部分干部对这方面的共识也稍嫌不足,他们认为只要全体员工站出来,抗争就能成功,忽略了铁路作为公用事业,和消费大众利益密切相关,如果没有其它社会力量的奥援,即使罢工成功,但舆论缺乏同情,政府还是大有可能毫不让步甚至强力镇压。工会当时主要针对私有化后对铁路运输消费者的冲击(安全、普及性及价格等方面)略作阐述,用海报、折页和文章的形式传播,但由工会出面宣传,总是较不易让大众信服。如果在当时能有一个进步的消费者运动团体出来以第三人立场发言声援工会,那么工会的战斗将更能坚持,员工也会更有站出来奋斗的信心。

 

  在其它国家,我们却已经看到了工运与消费者运动并肩作战的例子。远的不说,就在去年九月,葡萄牙的工会、消费者团体(公共服务消费者委员会)和其它政治社会运动组织组成了联合阵线,共同发起捍卫公共服务的运动,反对水、铁路、教育和都市垃圾清运等的私有化。在泰国,电力工会今年所发动反对泰国最大发电及输电事业泰国发电管理局(EGAT)公司化的斗争引起国际的瞩目。这场反对电力私有化的斗争,结合了公私营企业的工会和学生等其它社会力量,运动至少串联了135个工会以外的社会团体,包括都市贫民、环保、艺术家等。其中33日的示威达五万人,是泰国92年民主化风潮以来,由工会发动最大规模的示威,而五一劳动节游行的规模也达六万人,再创新纪录,其中反私有化是主要诉求之一。在泰国的斗争中,多个消费者团体联合起来发出声音,强烈反对电力、医疗保健和水的私有化,提高了运动的正当性。[2][2]

 

一个视野开阔、重视与进步社运连结的工会运动,一个立场进步、能够直指体制弊害的草根消费者运动,正是台湾社运所急需发展的重要方向!

 


 

[1][1] 关于英国水私有化的数据系参考Ed Shepherd着、许由译〈英格兰及威尔士水务及运输私有化的经验〉,载香港《先驱》杂志55期。

[2][2] 关于这场反私有化运动,可参见泰国劳动运动组织(Thai Labour Campaign)网页中的详细资料http://www.thailabour.org/campaigns/privatiz/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