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新保守政权,拒绝旧权贵集团,重建进步反对派

杨伟中

 

大选争议虽然没有澄清,但政治氛围已渐转向「后选举时期」,内阁改组、立委选战、两岸关系、新十大建设等等议题逐渐占据媒体版面。民进党一方面极力地在就职前以「新族群文化论述」、「两岸和平发展纲领」等刷新形象,一方面透过媒体猛攻一切反对力量,稳稳地控制了局势。而泛蓝阵营则困于路线与人事纷争,又提不出前瞻性的价值与方向,似乎十分被动。

然而,民进党政权的巩固却远不等于台湾民主与进步的巩固。民进党的法宝就是族群政治,它一方面在外部设定中国为敌国,在过去国民党反共宣传的基础上不断激化仇中意识,一方面在内部以「爱台湾」(其实是支持台独、仇中)为标准,将异己者打成「中共同路人」。民进党与陈水扁更毫不客气的将自己与台湾等同起来:支持民进党就是「相信台湾」,而阿扁则是受上天庇佑的「台湾之子」。

表面上这和族群政治似乎无关,但实际上,不认同其做法的本省人被打成「台奸」(想想许信良和施明德的遭遇),外省人则需以泛绿阵营的方式「爱台湾」(如去中国化),否则就是「吴三桂」和「中国猪」。既然反对者是敌国同路人,那么痛下杀手是应该,民主讨论则不用,族群撕裂更是必然。

除了这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族群政治外,民进党更以「民主改革」的天然代表自居,凡是它们推动的政策就是改革,支持该党是「坚持改革」,质疑者则是「反改革」、「支持泛蓝」,理性辩论的空间几乎被扼杀殆尽。泛绿这种「以本土化包装族群政治」、「以改革包装反民主」策略如果完全奏效,民进党固然可以「完全执政」、「长期执政」,然而台湾的民主政治、言论自由和族群和谐将被破坏无遗。

然而,对可能出现的新一党独大,泛蓝阵营可说是无力招架。泛蓝领导集团主要是旧权贵官僚和地方派系的大拼盘,面对泛绿「本土牌」,泛蓝没有进步论述能够破解,面对「改革牌」,泛蓝不但有沉重的历史包袱,也无法站在中下阶级、弱势群体的立场来拆穿其假象。事实上,民进党执行的各种图利大资本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几乎都是「出于蓝」、甚至「胜于蓝」,国民党又怎有能力与意愿反对呢?

民进党政府将是个继续操弄族群政治、图利富豪财团,甚至箝制民主自由的新保守政权,而泛蓝在两岸关系、族群问题上提不出前瞻性的进步论述,在金权政治、社会不公等问题上,则是共犯结构的一环,将是个无力与无法挑战民进党的无能反对党。在这种局势下,进步社运必须以「重建进步反对派」作为自己的中心任务。这个进步反对派,一面必须从草根力量出发,以「阶级牌」、「生态牌」、「性别牌」来揭露民进党的假改革、假本土,争取平等社会的实现。一面要在坚持台湾人民自决的前提上,将中共集团和中国劳动人民区分开来,拒绝挑衅和仇视中国的做法,支持大陆的政治社会改革,争取中国人民对台湾的同情,也争取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