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小看中间选民的集体意志~立即行动,重新选举!
文/香港浸会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 丘延亮、百万废票行动联盟顾问 吴永毅
                                                                               
百万废票联盟主张以公民投票来决定是否重新选举后,许多社运界的朋友投书到我们的网
站,担心要求重选将便宜了蓝。显然,废票奇迹式的成为历史上拒绝蓝绿的关键少数,仍
不足以撼动多数社运龙头们看衰中间选民、顽固的「只能含泪比不烂」。但从发起废票行
动开始,废盟一再重申:我们根本不关心蓝或绿谁当选,我们关切的是选民如何以投票行
为来抵抗这个彻底排除弱势的选举制度。以下我们将提出十个有趣的数字来证明,台湾的
中间选民比总统府前广场的泛蓝群众更早、更大规模的发动了抗议选制的另类民运;更因
此呼吁社运团体不要再落后于群众的觉悟,要尽快抛弃蓝绿情结,投入重选运动。

 

第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为什么绿营刻意贬抑废票?不承认大规模的「有意识投废族群」?
                                                                               
3/20
当晚,心直口快的黄石城无意中肯定了废票运动的影响力,之后绿营就开始进行一连
串对废票的污名化,先由重量级战将吴乃仁出面纠正黄石城,表示废票增加纯属有效票认
定紧缩;接着网络开始流传匿名选务人员的自白,声称她/他的开票所里23张选票只有1
张投废、2张投连、其它20张都是投扁却盖错了地方。匿名选务人员和吴乃仁都很间接的
企图将废票与老眼昏花、不识字、低学历等同起来,排除这些选民是有意识的投废。
                                                                               
按照这种逻辑,社经地位低的县市开出废票的机会应大幅增加,但各大都会区的废票增幅
比例亦高达近两倍(北市2.3倍、中市2.1倍、高市1.9倍);再以全国社经水平最高的台
北市大安区为例,废票比上届总统大选高出达2.66倍!高于花莲、台东、嘉义等县市,使
吴乃仁的说法不攻自破。
                                                                               
第二个有趣的数字是:为什么全台(金门马祖之外)废票增幅最高的县市是云林县?
                                                                               
如果说废票增加是因为民进党作票,那么蓝营如何解释:云林县的废票率是上届总统大选
5.1倍,远高于全国平均增幅2.76倍?难道是张荣味把阿扁的票作掉吗?当我们对照全
省各县市失业率来看,云林县去年失业率5.0%,排行全省第13名,不算最恶劣,但却是
全国唯一失业率不降反升的县市。我们大胆推测,云林县选民对于中央和地方执政者无能
解决民生问题,却进行最激烈的割喉战感到厌烦。
                                                                               
从前两项数字来看,有效票从严认定只是废票增加的原因之一,废票运动的实力也不足以
发动33万人投废也是事实,但我们一点也不认同废票来自无知选民的说法,我们认为投废
是跨越阶级和城乡的自发性民运,既有来自理想性高的选民,更有来自因为不满被社会排
除(social exclusion)的中下阶层赌烂票。
                                                                               
第三个必须更正的数字是:扁莲得票率不是50.11%,而是39.21%。
                                                                               
中选会公布的扁莲得票率50.11%是以「得票数」除以「有效票」数,但是没有将统治权
授与阿扁的选民,除了投给连宋的「有效票」外,还有33万张废票、771张领取又拒投的
票、和359万拒绝或被拒绝投票的选民,所以阿扁的实质得票率只有39.21%,国际媒体如
CNN
MSN也都如此报导。反之亦然,连宋即使验票成功,最多也只取得近四成的选民授权
,统治的正当性极为脆弱。
                                                                               
第四个数字:针对这次大选感到厌烦的选民有96万人!
                                                                               
这届总统投票率80.28%比上届的82.69%下降了2.41%,假设弱势选民被剥夺投票权的状
况不变(例如劳工无法请假返乡投票),本届至少新增39.78万选民拒绝投票。就算其中
包含了所谓因为国安机制而无法投票的新增因素,扣除蓝营所称的20万人,仍然有19.78
万人(相当于大安区的全部选民)厌烦这次大选!
                                                                               
又根据联合报3/20的民调,因为枪击案而改变心意的选民,从不投变投的达4.2%,从投
变不投的有0.8%,据此推算,还原到枪击案前,已经对蓝绿双方厌烦而不想投票者至少
有(2.41-0.8+4.2=96万人!
                                                                               
又由于这次大选附带公投,而两大阵营又将公投绑和总统绑在一起(绿营发动积极绑架、
蓝营拒领消极绑架),让我们第一次有机会分析蓝绿绑架的效果。理论上,如果蓝绿完全
绑架成功,赞成两题公投的选民应该恰好等于扁莲得票数,而拒领公投票的人数应该恰好
等于连宋得票数。但事与愿违,产生了有趣的迷样数字......
                                                                               
第五个迷样数字:3.9万人投了赞成军购,却没投扁莲。
                                                                               
猜想这应该就是残余的国民党本土派,加上少数的台独基本教义派,赞成武装台湾,又却
不支持扁莲,又不愿配合连宋的抵制公投。
                                                                               
第六个迷样数字:58万人没有拒领公投,而反对军购。
                                                                               
他们情愿冒着让扁莲公投成立的风险,也要投下反对军购的票。大部分应该是总统选举时
被绑架「含泪投蓝」的蓝色基本教义派选民;少部份来自劳动党、和主张分裂投票(反对
公投一、赞成公投二)的和平主义者黄文雄等人。
                                                                               
第七个迷样数字:15万人投了扁莲,却反对对等和谈。
                                                                               
他们是总统选举时被绑架「含泪投绿」的基本教义派,但在第二题公投上,宁可冒着让扁
莲公投失败的风险,也要反对任何形式的两岸和解。
                                                                                

第八个迷样数字:赞成军购比反对对等和谈的选民多出19万人。
                                                                               
他们是台独基本教义派(扣除投废之后)的规模。相反的,一定有反对军购、赞成和谈的
选民,是统派基本教义派的规模,但我们没有交叉分析的数据,无法推测。
                                                                               
第九个迷样数字:对等和谈的废票数高达57.8万,比反对和谈高出3万票。
                                                                               
公投的废票率和票数远高于总统选举,难道也是因为有效票认定问题?还是票面设计问题
?两者都将是行政院和中选会的责任,因此绿营闭嘴不谈。但我们推测原因之一是:拒领
公投不是秘密投票,会被指认而贴上挺蓝的标签,因此担心秋后算帐的选民,策略性的假
装领票,但投下废票(不是投反对);也就是说,有近58万「绿皮废骨」的选民。
                                                                               
第十个关键性的数字:积极拒绝被政党绑架的选民超过百万人!
                                                                               
百万废票发起时被许多人嗤之以鼻,认为根本没有这样规模的中间选民。但如果用公投第
二题──没有配合泛蓝拒领者(545,911人)和投废者(578,574人)加起来,高达112
人(包含大部份投扁但未被扁绑架去赞成和谈的15万人)在公投时拒绝被政党绑架!
                                                                               
以上证明只是一组公投议题,就有百万以上的中间选民(两大阵营外的选民,不等同于中
产阶级选民)从两大垄断政党中切割出来、自发性的利用各种策略抵抗垄断。如果以十大
国政议题进行辩论后重新选举,将是税制、选制、教育、性别、族群、宪政改革介入的最
佳契机。请问社运界和知识界的朋友们,为何担心要求重选会挺蓝?难道对连宋赢得辩论
那么有信心?我们呼吁大家反而应该对选民有信心,废盟不希望再孤军奋战,更不希望等
立委选举再拼,期待立即以行动来批判形式民主、斗阵重选来建立实质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