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工人民主宪章到左翼竞选联机

─我们对当前工人阶级政治行动策略的意见

(讨论稿)

杨伟中

公投等于民主改革的完成?

民进党把公投当作民主改革的核心工程,说民主改革只差公投就完成,现在在野党也急着在公投议题上跟进,我们认为这种说法是天大的骗局,是模糊焦点的做法。台湾的民主改革开始不久便已经走上金权政治 (谁有钱谁就能左右选举和左右政客)的歪路。目前政制有以下重大缺陷:行政首长和议员一经选举产生之后,人民即丧失监督权,无法确保当选者贯彻竞选政纲,也很难进行罢免撤换;权力过份集中于行政首长 (总统),不利于民主;民主选举原则仅适用极少数官员,法院、军警等机构都是相当威权独裁;在资本家居主宰地位的社会制度下,资产阶级很容易透过政治献金、贿赂、操纵媒体、买票等种种方式左右政治。这种金权政治尽管有选举甚至公投的形式,本质上都是为资产阶级服务,也就是为剥削劳动人民服务。所以伴随着民主选举的扩大和所谓「政党轮替」的,不是就业和民主的改善,而是进一步的恶化。所以我们必须进行彻底的而不是门面上的民主改革,是要扭转这种有钱人操控政治,劳动人民只能在几年一次的选举中行使形式的民主权利的现实。

金权政治的根源是严重的贫富悬殊。所以,要消灭金权政治,不仅需要改革政制,而且需要改革社会,缩小贫富差距,消除金钱势力对政治权力的收买。只有这样一种民主与民生并重的改革,才是真正彻底而有利劳动人民的改革,只有打造出一个人人有工做,一个没有贫富悬殊的新社会,所谓新宪法才算有了实质内容。不管蓝绿都不愿也不敢实行这种改革,因为这会挑战资产阶级的权力,所以他们就搬出公投、修(制)宪这种口号来欺骗选民,扭转群众的视线,不去对准真正的焦点:如何改造社会以克服金权政治。

推动民主和民生并重的改革

    既然不管蓝绿都不会进行真正彻底的改革,劳动人民就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政党和一个真正造福劳动人民、民主与民生并重的政纲,设法取得政治权力来推动这样的改革。工人运动应该一方面将社会改革和政治改革结合起来,不再仅仅关注工人的经济利益,各种社会运动也应不再仅仅关注各自领域的议题,应该连结起来推动民主与民生并重的改革。

    台湾现在当然没条件建立一个真正属于劳动人民的政党,但是我们应从现在起用各种方式提高群众的觉悟,促进建党条件的成熟,当务之急就是打破大家对蓝绿两大资产阶级政党的幻想和对政治改造的冷漠。在这次的总统大选中,我们显然没有条件组党,也无法推举代表劳动人民的候选人,在这种情况下废票运动是一种现实可行的策略,但前提是要让废票运动不仅仅是投消极的赌烂票,而是有纲领、有方向的工人阶级政治运动。

在民主民生并重的《工人民主宪章》基础上推动废票运动

    现在比较有觉悟的群众明明知道两大阵营都是烂苹果,却苦于找不到另一条出路。在统独、民主、民生等问题上两大阵营不但没有本质不同,还越来越接近,以各种理由说某个阵营上台总比另一个上台好,是越来越没说服力。负责任的进步运动应该提出有别于蓝绿两阵营的主张,争取群众支持以作为共同努力的方向,我们应该形成一个《工人民主宪章》(或是《劳动民主宪章》等,总之是民主民生并重的改革纲领,不是过去社会权入宪运动那种仅仅限于「社会面」的纲领),提出政治改革和社会改革的诉求,在此基础上向群众宣传,希望支持这个宪章、政纲的群众能够在总统大选投下废票,表达对宪章的支持,化消极的不投票或赌烂票为积极的集体政治行动,也突显两大阵营修宪制宪主张的空洞与欺骗性(民进党的《新宪答客问》中指出要删除宪法中的进步理念如节制私人资本等)。我们也号召群众在选票上书写(或贴贴纸)政治口号(如「拒绝财团党、建立工人党」、「建立工人政党、实现平等社会」、「拒绝财团统治,追求平等社会」等等),表达群众积极的政治理想。

    如果废票运动仅仅停留在对两大阵营的批判和赌烂上,不提出群众积极奋斗的方向与理念,那么这样的废票运动就无法指出群众在两大党外可以长期、积极支持的新选择,它的意义就大打折扣。不能在政治主张上和蓝绿明显区隔的废票运动,就算是累积了一定的票数和实力,也容易沦为未来运动团体再次卖身投靠两大阵营的资本。

以明年立法委员选举为目标,提出进步政纲,形成联机参选

    在这个有方向、有理念的废票运动中,我们一方面要广泛宣传工人政党的需要,强调劳动人民要亲自动手,自下而上地发展为强大的社会运动,才有可能实现真正的政治社会改革。另一方面,我们要积极准备,结合各种工运、社运的力量,以前述的宪章为基础提出共同政纲,在明年底的立法委员选举中,摆脱对任何资产阶级政党的依附,形成左翼竞选联机,联合推举代表参选,而参选目的主要是借此鼓动工人阶级进行自主自为的抗争运动,为建立阶级政党打下基础。

    建立工人阶级政党、发展草根群众运动,争取民主民生并重的彻底改革,是我们的理想与奋斗目标。在此次总统大选中,我们应该标举政治与社会改造诉求,形成《工人民主宪章》,揭露两大阵营政治主张的保守与空洞,提出政治新选择,并号召群众在选票上书写「拒绝财团统治,追求平等社会」等口号,表达进步群众的理念追求。并在明年立委选举中,以《工人民主宪章》为基础形成参选政纲,组成联机代表工人阶级参选。这是我们对当前工人阶级政治行动具体策略的看法,我们也初步提出以下的要求,作为《工人民主宪章》和参选政纲的参考,由于篇幅限制,我们在此仅提出政治改革和降低贫富差距方面的主张-

   为了改革现行政制,我们主张:

   ──废除总统制;行政机关由议会选举产生并向议会负责。

──降低公投联署门坎,人民及议会有举行公投的权利;行政机关发起公投须经议会批准。

──禁止企业向政党提供政治献金;限制私人向政党提供大额政治献金。

──大众传媒实行公有公营优先的政策。凡公有传媒,均按各政党及人民社   团的实际规模公平分配传媒资源。

──降低罢免议员及民选公职人员门坎。议员及一切公职人员的最高薪金不得超过技术工人的五倍(具体数字可以进一步讨论)。

为了降低贫富差距,限制资产阶级权力,我们主张:

──政府兴办公营事业来创造长期而稳定就业机会。

──停止一切公营机构的私营化和外包。

──缩短工时至40小时而不降低薪资,平均分配工作机会给所有在业和失业者。

──增加财团的税负以筹措政府资金。公开财团的帐目使其受民主监督。

深入讨论、澄清方向、锻炼骨干

   现在工运界针对废票运动等问题展开了讨论,我们觉得这是正面而健康的,之前工委会干部对我们的意见提出了一些批评,有些明显是对我们主张的误解或是断章取义,我们不想陷入枝节问题的争辩与澄清,现在用正面阐述来表达我们的意见,希望对厘清争论焦点和促进讨论与行动有所帮助。由于篇幅的关系,我们在这里略过了统独问题,这不代表我们忽视这个问题,或是认为工人阶级不需要关心这个课题。但是现在的统独问题很大程度上是两大政党用来转移群众对社会现实的不满,以外部矛盾、族群矛盾来掩盖、扭曲阶级等矛盾,我们认为阶级问题才是工运首要关心的课题。

    也许有人会说,你们洋洋洒洒谈了这么多,还不是知识分子或是少数人的头脑体操,又能对大局产生多少影响?我们认为,如果主要的工会、工运社运团体能在前述的基础上共同行动起来,虽然现阶段无法挑战两大阵营的政治垄断,至少也是重大的前进。即使现在做不到这一点,但是透过这样的讨论、宣传和组织工作,我们能够确立工人阶级应坚持政治独立性这样的原则,能够澄清台湾工运的方向(我们觉得台湾工运最大的问题不是没有工会、没有工作者,而是方向还没真正澄清),并且能够锻炼一批工运和左翼运动的骨干,这对运动未来的发展已经有相当的意义了。

 

2003.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