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青年失学问题

我们的主张与诉求

连结杂志社、工人民主协会筹备会

在台湾,青年双失(失学、失业)的问题,已是越来越多人面临的迫切危机。近十年来,台湾的教育持续向下沈沦,政府对教育的投资不断缩减,从80年度每位学生平均投资经费18万8千多元到89年度的12万4千多元,降低超过三分之一!政府在教育政策的「松绑」-任凭学费「自由」调涨-也使得各级学费快速飙涨,从幼儿到高等教育,学费之高已使得处于失业或半失业状态的家庭面临无法供应孩子念书的困境!

  面对这些问题,政府的对策包括提供奖学金、就学贷款等等,不过很显然这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因此,台湾的年轻人若想摆脱失学的恶梦,就必须跳出政府或主流舆论的思维模式、打破「学费」与「成本」挂勾的逻辑,提出「人民的需要高于利润」的原则。我们认为,教育是基本人权、是人人都应享有的基本社会服务,若以「成本」来计价,以牟利为原则,势将损害、剥夺许多人的权利!

因此,在「教育是基本人权、人民的需要优先于利润」的原则下,我们提出以下诉求:

一、政府应无条件全面增加教育支出,并调整累进税制,让经费来源由企业和富人的税捐支应

  当前教育的根本问题就是政府投入的教育资源严重不足,然而,近年来政府不断以整体经费不足为由,缩减教育预算,让大学自谋生路,使得学费年年飙高。但是政府整天哭穷的原因无它,正是其透过各种租税优惠不断为资本家减税,使财政赤字不断扩大的结果。

  假如要解决当前教育的诸多问题,政府首先必须立刻大幅增加教育预算,倘若财政不足以支应,就应该向富人征收累进税,而不是为了资本家的荷包牺牲教育事业的发展。

二、立即停止调涨学费,并逐年调降学费让所有人可以负担,最终目标为零学费

  针对目前高学费和高失业率,使得许多家庭根本无法负担学费的问题,我们认为,教育应视为基本公共服务,让人民以最低价或是无条件免费获得,不应让价钱成为受教的门坎!第一步是各级教育停止调涨学费,随后逐年降低,让所有人都可负担,最终以免学费为目标。

  另外教育及训练设施应该向学生外的各年龄层的民众开放,让所有的教育设施都应是免费或低价的公共服务!

三、终止就学贷款制度;全面发放助学金,解决青年贫困问题

  就学贷款不可能解决失学的问题,计较贷款利率高低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因为就学贷款只是将问题延后、安抚人心,无法解决学生沉重的学费负担和毕业的庞大债务。

  我们主张将低(免)学费和终止就学贷款配套,如果学费的标准降低到让人人无须借债念书,就学贷款也无须存在。此外,不仅不应让青年举债念书,更不应让青年举债度日,或是被迫靠打工维持生计。我们认为,接受高等或以上教育的学生,政府应发放一定的助学金,让青年无须因打工谋生而影响学业。

四、私立学校全面公有化,停止开放企业兴学;学校民主化

  私立学校的弊病近年来不断浮现。因为企业办学不是为了公益,而是为了「利润」,企业收取高昂的学杂费和诸多名目的费用,但品质却未见提升,无法赚钱的系所更成为牺牲品,学生受教权受到无情的抹杀。加上「私人」的学校更难民主管理和监督,弊端自然层出不穷。因此,我们同样认为台湾的私立学校应全面公有化,并且要停止让企业办学,公私立学校的学生不应受到差别待遇!

  不论公私立学校,都是少数人在掌控,然而教育事业不应由少数人垄断、不应让少数人或企业决定学校的走向。我们主张公私立学校民主化,让教育工人(教师、职员、技工等)、学生和社区的代表民主地管理学校,要在各阶层的教育建立基层的民主体制,如此才能让教育真正契合一般人的需要。

  假如社会要进步,人人都应享有全面而完整的教育,青年的失学问题绝不是年轻人必须自己解决的个人问题,而是政府的「社会责任」!上述四个诉求,都是身为公民所应享有的基本权利,然而,这些诉求也仅能解决部分问题,唯有以集体行动来改变整个社会,教育的问题才能获得完全的解决,台湾的青年也才会有更美好的未来!

20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