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钓鱼台运动.怎样才会有实效?(1990年)

先驱社

 

由于野心勃勃的日本帝国主义进一步采取霸占钓鱼台的行动,中国民众第二次的保卫钓鱼台运动又爆发了。香港民众这次的反应比19年前快许多,规模增大的程度更是显著。这是港人政治意识大大提高的一种表现,是一个可喜可贺的发展。它的影响自然不会限于钓鱼台问题本身。

钓鱼台本来是中国的领土,也应该是中国的领土,无论根据历史事实还是地理事实,道理都非常充足而且明显。在这个问题上,全体中国人民和两个现实存在的中国政府的立场都一致。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五四时代那么衰弱无力,应该不难采取有效的行动来保卫主权。但是,事实上,对于采取实际行动去保卫钓鱼台的主权,两个政府都相当消极。20年来的情况一直是这样,估计在短期内它们也不会改变度。因此,民间的保钓运动首先要面对一个大问题,就是:有甚么办法(好的办法)使这运动产生实际效果?

有人主张采取抵制日货的行动。这种运动在1937年抗日战争前曾经屡次发生过。那时日本侵略中国比现在厉害万也不止,中国人民真正感觉到亡国的大祸就在眼前,而日本经济对于中国市场的依赖性也比现在大许多许多,但是当时的抵制日货运动从来都没有发生实际效果,从来都不能长久坚持。所以,应该了解,今天的抵制日货运动不可能产生比过去更好的效果。 

在这第二次的保钓运动中,许多人都比第一次有更现实、更长远广阔的眼光,所以更多意到唤起民众的长期工作。例如教协号召全港教师「进行民族教育」。我们认为,不但是学生需要对中国的情况和问题有更多的了解和更多的关注,教师和所有的成年人也有同样的需要,而且不但要接受别人的教育,更要自己主动地去学习和探索。

对于丧失了民族自尊心,甘愿做异族奴隶的人来说,设法使他产生民族意识自然是很重要的。但是在今天,这样的人已经不多。而在整个中国来说,今天最大的问题早已不是挣脱外力束缚,实现民族独立的问题了。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今天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民主的问题和社会经济制度的问题。保钓运动促使民众更加关注全中国的问题,更加了解中国的问题需要全体人民来努力解决,不能静待政府处理,这是保钓运动的积极意义。但如果以为保卫钓鱼台是当前中国最重大、最紧急的问题,或者以为提高民族意识是促进中国进步的首要任务,那就错了。在70年代的保钓运动中,有一部份人有这种误解,我们希望现在没有了。现在中国人应该不难了解:仅仅维护领土主权,也未必就让一个国家有良好的发展。

在保钓运动中许多人都了解:我们不但保卫钓鱼台的主权,更要根本反对日本军国主义或帝国主义。但是怎样反对呢?是靠中国以及一切曾受日本侵略的各国的力量去反对,还是靠全世界(日本内外)广大人民的力量去反对呢?希望光靠日本以外的力量去反对日本的军国主义,是行不通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不是把日本打败了吗?但现在日本不是经济上更强大,同时又重走军国主义的道路吗?打败日本的美国,不是自己也一直在采取帝主义和军国主义的政策,而且扶植日本军国主义的复兴吗?所以,为了有效地反对帝国主义和军国主义,必须弄清楚帝国主义的和军国主义的根源和本质到底是甚么,弄清楚社会上甚么阶层需要它们,甚么阶层是它们的受害者。只有弄清楚这些问题,才有可能实际上把军国主义和帝国主义打倒。

保钓运动如果希望产生最好的实际效果,就不能只限关注钓鱼台的主权问题,也不能限于提高民众的民族意识,而还要促使民众提高对全中国重大问题的关注,首先是政治民主的问题,并且关注到怎样建立全世界的合理的新秩序的问题。

 

新苗社

民主奋斗社

1990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