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支联会跨越九七的问题(199671日)

先驱社

 

还有一年多一点的时间,香港就回归中国。在这个重大改变中,支联会能否跨越九七的问题,一再被人提起。

虽然已经有个别支联会领导人讲过不会在九七后在中共压力下自动解散,但这明显地不够的。问题不仅在于不去自缚为奴,而且更在于敢不敢抗争到底。有些人认为,如果中共真的横加取缔,我们也无法可施。这是宿命主义立场,决不是民主抗争的立场。不战而降只会在道义上败坏民主运动,同时大长统治者的威风。相反,努力奋斗,即使暂时失败,也是虽败犹荣。何况,所谓「必败论」也并非很有根据。如果单从香港一隅,那自然很难得到胜利。但问题恰恰不能单从香港一隅去看,而应当从全中国大陆的角度去看。

大陆人民比香港人民更不满中共的统治,求变之心更为强烈。在估计力量对比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把大陆人民作为我们的后盾。根据这个原则,就不能认为九七后支联会一定无力抵抗中共的取缔企图。即使大陆人民未能及时响应,即使中共暂时成功取缔了我们,我们也要以各种方式继续同它斗争到底。如果有必要的话,也不害怕触犯什么《基本法》或者其它恶法。保卫支联会的合法存在的原则,高于守法原则,高于任何领导会员的个人名位,也高于任何党派利益。这是支联会有必须公开地、高声地坚持的原则。任何人不敢公开采取这个立场的,就等于宣布自己不是民主斗士。

事实上,从九七年七月一日起,香港的民运与中国大陆的民运从此就连成一体,祸福与共了。所谓「一国两制」不会改变这个事实。所以,任何一种局限香港弹丸之地,以为香港民运永远只能起一种「支持」角色,只能限于搞搞六四纪念的观念,都是陈腐的、过时的、虚幻的。历史已经赋予香港人民担任积极角色的时机了。香港即使将受中共统治,但在一段时间以内仍会享有比大陆人民较多的政治自由。支联会及一切民运团体仍然可以利用这个条件而大有可为,努力促进全中国的民主运动。任何宿命主义的立场都是背叛。

根据这条勇敢奋斗跨九七的路线,我们提出下列具体主张:

() 在九七年六月三十日晚上发起「庆祝回归,争取民主」市民集会;

() 九七后继续公开举行「六、四」纪念活动;

() 支联会不仅誓要保卫自已的合法地位,除了从事法律上的抗争外,必要时不怕行使公民抗命权,而且未来不限于做支持性的工作,更要誓当推动全中国民主运动的先锋的角色;

() 今后支联会的出版物应配合上述三个目标,要成为以普罗大众为对象的民主刊物,以便抗衡一切反民主反人民的谬论,增加人民的民主意识和抗争精神。

原载支联会通讯《民运望远镜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