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葛兰西之四
《新秩序》致「菲亚特」汽车厂工人车间代表的信

 

同志们!

最近,「菲亚特」汽车厂委员会[1]做出了建立车间代表制的决定。这一决定以及企业内部的相关辩论,既让全体都灵工人十分关注,也使老板们颇感兴趣。一方面,本市本省的其它企业纷纷打算学习你们的榜样;另一方面,资本家及其走狗——各厂管理层紧张地注视着这一进程,并试图从工人那里探得一点口风,了解工厂委员会运动的终极目标何在,参与本运动的都灵工人拥护怎样的纲领等等。

工委会运动的产生受我报影响较大,对此我们心里有数。《新秩序》不仅从整体理论角度为运动出谋划策,而且搜集刊登了国外同类经验的诸多资料,以便更深入地研究运动的已有实践。然而,同志们深深明白,上述文字工作能有些意义,完全因为它符合了(阶级斗争的)若干现实需求,准确挖掘出了本就存活于劳动群众思想里的实际斗争愿望。正因如此,我报与工人同志们才得以迅速达成高度默契与互相理解,才使我们的合作如此自信地从讨论阶段发展到行动阶段。

这些需要与愿望,形成了当前工委会运动——它正在革新旧有工人机构——的激励源泉。我们坚信,上述需要与愿望的背后,隐藏着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的生产与交换所达到的社会发展的直接后果。这些日子里,从产业工人到农民,从英国矿工到俄罗斯「庄稼汉」的世界劳动者或多或少都感觉或理解了下列真理:工农大众行动的时刻已到来。显然,社会改造的必要性已毋庸置疑,它既符合客观需要,也符合无产阶级的主观渴望。假设工人阶级已具备完成改造社会的政治意志[2],它必须全力以赴地直接建立新的、能符合革命要求的工人组织。

资本主义之后的新社会以劳动创造以及劳动者之间的生产协作为基础;也就是说,劳动者如今共同从事生产生活的地方,明天会——取代资本主义社会的行政首府——成为社会生活的中心。我们承认,在阶级斗争的第一阶段,按职业特征组织起来的工会很好地满足了以下需要——保卫劳动者的经济地位并提高自身组织性。然而,当工人阶级头脑中越来越清晰地开始勾画社会改造的蓝图,就必须在保持已有工人组织的前提下,按生产原则(或说以工厂为基本单元)建立新工人组织(即工厂委员会——李星注)。新型工人组织可以更好地保护旧组织的存在,并成为培养工人准备改造社会的真正学校。

必须指出,工人群众今时今日必须投入接手社会管理的具体准备,以成为自身命运的主人。这种准备的第一步,是在企业内部建立独立、自由与严守纪律的工人组织。新组织的出现必定改善生产现状,这是科学社会主义的一个基本结论——人的生产力越是与旧有奴隶状态彻底决裂(而资本主义想把他们永远禁锢在奴隶状态里),越是获得自我意识的觉醒,越是解放出来并自由地组织起来,使用它们(人的生产力)的方式就越改善。一句话:自由人干活总比奴隶有生气。或许,有些同志担心工委会干涉企业事务会造成劳资之间的无原则合作;我们认为,目前来讲,能让老板感到末日将至的唯一现实办法,就是有组织工人干涉企业管理的工委会运动。运动的开展,让工人发现自己完全可以独立管理生产,这使工人们日益自信,并意识到惟有自己能拯救饱经磨难的世界。

车间代表们!你们的所有行为(即便是那些似乎较琐细的行为),只要与工人群众对你们的委托指示相关,就统统具有巨大意义。你们由工人选出,许多投票的工人甚至从未加入工会,相信你们一定会尽力把他们吸引到有组织工人的行列里来。这并不困难,因为工人信任你们,信任你们将始终如一地保卫无产者利益、领导阶级斗争、指导工人所在企业的一切事务。相信在工委会的日常活动中,你们会生动鲜活地把一条理解释给群众——工人阶级的全部力量在于彼此团结。

与此同时,你们的另一项重大责任,在于监察各车间的具体生产流程是否违反集体合同规定的劳动条件。这一领域里,哪怕不大的偏离也会严重损害工人的利益、权利与尊严,而无产者的利益与尊严恰好是车间代表必须坚定维护的目标。既然你们与其他工人们一起在车间里干活,就一定能及时看到并修改企业内部工作流程的细节规定,以使它与技术完善程度以及工人技术熟练度的提高相吻合。一种全新的「车间文化」会从此逐渐发芽,它是未来真正的《劳动法典》——即自由的生产者为自身工作生活研究与制订的法律——的萌芽。就这样,劳动的力量第一次开始主动干涉劳动过程的技术与组织。我们坚信,既然群众对车间代表制充满热情并寄予期待,你们与全体工人都已意识到了「车间文化」的萌芽具有怎样的历史重要性。

在生产的技术领域,你们可以从事极重要的信息工作,搜集对工会与工委会领导核心有益的生产情报;另一方面,你们可以采取措施,促使各车间工人提高自身技能,逐渐摆脱可耻的彼此嫉恨背后使坏。由于这类嫉妒仍然存在,工人集体里尚存在不少内讧与琐碎争执。你们可以为此建立一批教育性车间,使工人们摆脱了疲乏单调的劳动后,有机会从事自我完善,去了解生产流程的知识。

就这样,你们一步步地准备着工人大众。当历史时刻——只为自己而非为老板干活的时刻——到来后,这些你们训练出来的革命工人将处于团结无间的战斗状态,以此增强无产阶级大军的实力,充当它最优秀的先头部队。

当然,想达到上述目标,需要纪律与组织性。你们要求工人富有纪律性与组织性,而这大大有别于——老板以私有产权为基础,强加给工人并以巩固有产者特权为目标的旧纪律。你们的力量以另一种权利为基础:劳动权;千百年来,劳动一直是剥削者发财的工具,如今它(劳动)为实现自我管理而奋斗。你们车间代表的权力,是与厂主及其狗腿子相对立的权力,代表着未来的自由力量;这力量正等待与促进某个时刻的到来,那就是摆脱任何奴役的日子。

每组车间、每组企业、每个城市、每个地区选出的中央机构,直至工厂委员会最高理事会,将持续地扩大与深化生产监督,以准备与组织全体工人阶级的事业——夺取政权并管理国家。

我们知道,这条道路漫长而艰难。会有许多阻碍,敌人的反击会很凶猛。要战胜敌人,还需要学习以掌握斗争的技巧;也许,有朝一日需要寻求有组织工人的(武装)力量来解决问题。

1919913日《新秩序》第8期,署名新秩序


[1]原文直译:内部委员会

[2]原文直译: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