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載上海《社會科學報》2004722

第四國際對當今世界的評判(轉載)

軒傳樹


勞動民主網:我們轉載這篇文章,是因為它比較客觀地介紹第四國際(統一書記處)最新的政見主張。在仍然欠缺言論自由的中國,能夠在公開刊物上發表這樣一篇文章,已屬難得。至於第四國際是否像文章所說「詆毀和攻擊」了「現實社會主義」體制,我們要求當局容許公開出版第四國際近年通過的有關決議和托派人士的主要著作,讓國內讀者能夠全面了解,從而作出自己的判斷。(2004-10-24


第四國際作為一個世界性的革命社會主義組織,自托洛茨基等人於1938年創立以來,一貫堅持反對資本主義、帝國主義和斯大林官僚專制主義的立場,主張工人民主的社會主義路線。儘管這個小宗派影響始終很小,但近年來第四國際世界大會通過的決議和其重要理論家發表的言論,在左翼學者當中引發了不少評論與反響,它既包含著對當今世界形勢發展的分析和判斷,也夾雜著對現實社會主義尤其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詆毀和攻擊。

矛盾深化必將打開國際政治的新組合

第四國際第15次代表大會(2003年)召開以來,世界形勢呈現出新的特點,即反全球化運動和一系列國家內社會抵抗運動的不斷增長,世界總體形勢可謂是戰爭、社會不穩定和多種矛盾的並存。

在他們看來,統治階級無法穩定新的世界秩序,資本主義全球化正在產生多種新的矛盾。放眼世界,伊拉克戰爭再次證實了世界局勢的無序性;前東歐集團的一些國家,新自由化攻勢和新市場的開放,並沒有導致資本主義經濟的持續增長;歐、美國家經濟增長期受到了限制,經濟的蕭條期卻拉長了;阿根廷和烏拉圭等拉美國家經濟正處於崩潰的邊緣,先進資本主義國家與世界不發達地區的不平等正在加劇。他們在一系列的會議中散佈了一種看法,認為最近10年美國策動了一系列戰爭,目的都是為了鞏固美國的霸權主義地位。同時,這些戰爭表明了美國經濟機制的變化,即石油多國化、軍事工業綜合發展、軍備競賽的重新發動、軍事預算的爆炸性增長,表明了美帝國主義侵略性的戰略導向。所有這些行動的國際性目標,在於美國要以政治、軍事戰略來統治全世界,包括支配其它的帝國主義列強和對全球資源特別是石油的控制。海灣戰爭、巴爾幹戰爭、阿富汗戰爭,正是帝國主義相互之間新矛盾的體現,尤其體現了歐洲與美國的戰略競爭。可見,諸多矛盾的相互給合己經導致了新自由主義在政治上和觀念上的危機。他們認為,為了保持新自由化政策的目標,帝國主義對工人運動的攻勢必然加劇。如果這些矛盾深化下去必將打開國際政治的新組合。

反全球化運動將是發動新工人運動的切入點

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國際矛盾,在相當範圍內已引起了社會和政治的反響,這不僅表現在工資動者的總動員上,如1995年冬天法國、西班牙和意大利的總罷工,以及一系列拉美國家的鬥爭和反抗;也表現在反戰運動的總動員上,這在英、美等國表現得更為突出。反全球化運動體現了階級力量對比關係的演化,運動的擴展特別是年輕人的激烈化,表明了反抗的潛在能量,這是重新發動新工人運動重要的切人點。然而,現實的這些變化並沒有改變近20年來的總體趨勢,即新自由化繼續處於攻勢,而整體的工資勞動者卻處於守勢,主要表現在私有化的進一步擴大、勞動力的流動性和傷亡人數的繼續增加、工人階級的不斷分散、稅務政策日益向富有階級傾斜、工資的壓力以及工人階級購買力的下降、企業破產和成千上萬勞動力的剩餘等。

第四國際第15次代表大會指出,今天工人運動正處於歷史性的過渡時期,其特點是斯大林主義和社會民主主義社會自由化的結束,以及新的社會和政治力量的出現。他們認為,當今社會民主主義思潮正與資本主義的新自由化相適應,日益與資本機制的上層成為一體,逐漸融合到社會自由主義中去,從而使一些平民階級從傳統的左派中分離出去,在一些國家,原本佔優勢的共產黨現在或崩潰瓦解、或改建、或與其化政黨結盟。同時,在巴西和委內瑞拉等國,在反全球化運動內部都可以看到激進的新改良主義的出現。因此,目前世界整體的工人運動,仍然要為上世紀的受挫,特別是斯大林主義造成的災害付出巨大代價,新的革命前景的到來,仍然需要時間。

他們為當前國際制定的方是,鼓勵對話和聯合行動,迎接超越雙重死胡同的新思潮,並選擇一條統一的、民主的、反資本主義的道路。國際的任務是,設法對這些社會和政治中心地區的反全球化、反戰等新社會運動的能動力進行分析和綜合說明。國際的政治路線是,建立更廣泛的反資本主義政黨,並重建工會和協會等組織,充分參與各民族和社會運動的重建工作,形成民主的、社會的反資本主義行動綱領。在他們看來,儘管目前還很難預設未來一個時期奪取政權的切實可行步驟,但起碼可以根據反全球化運動的經驗,提出一系列戰略性和綱領性的問題。

反對由官僚層領導的、盜用社會主義名義的各政權的資本主義復辟

在反全球化的同時、堅決反對「由官僚層所領導的、盜用社會主義名義的各政權的資本主義復辟及其造成的各種後果。」這是他們強調的另一核心向題。正是為了實施這些要求和原則,國際才繼續提出抵抗資本主義全球化向東歐、前蘇聯和中國的擴張,反對所謂「社會主義官僚政權」造成社會福利惡利、生產資料商品化、對工人剝削增加的各種政策。同時,國際不但拒絕對一黨獨裁制的懷舊,也拒絕在權力層的控制下對社會福利的虛偽保護,因為這些權力層往往以反對全球化為幌子來隱藏它們自己的特權及與工人的壓迫關係。

第四國際認為,在與一切正在進行抵抗資本主義全球化的鬥爭取得聯繫的鬥爭同時,應反對任何對社會福利和權利的侵犯,並無條件地支持反對社會退步的各種抵抗運動。他們認為,有些國家以所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名義,以假現代化為幌子,向世貿組織制定的規則打開門戶,事實上意味著對工人階級的超級剝削,即以最低的成本為世界市場進行生產,同時使該國的新資產階級致富。國際對這類國家提出了兩點所謂指導性的意見,即對現在仍以工人名義執政、但實際上在犧性他們利益的各個政權,進行徹底的批判性分析;在從未真正實施過的民土的基礎上,與一刀反壓迫的鬥爭進行聯合,使名副其實的社會主義計劃重新建立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