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上海《社会科学报》2004722

第四国际对当今世界的评判(转载)

轩传树


劳动民主网:我们转载这篇文章,是因为它比较客观地介绍第四国际(统一书记处)最新的政见主张。在仍然欠缺言论自由的中国,能够在公开刊物上发表这样一篇文章,已属难得。至于第四国际是否像文章所说「诋毁和攻击」了「现实社会主义」体制,我们要求当局容许公开出版第四国际近年通过的有关决议和托派人士的主要著作,让国内读者能够全面了解,从而作出自己的判断。(2004-10-24


第四国际作为一个世界性的革命社会主义组织,自托洛茨基等人于1938年创立以来,一贯坚持反对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和斯大林官僚专制主义的立场,主张工人民主的社会主义路线。尽管这个小宗派影响始终很小,但近年来第四国际世界大会通过的决议和其重要理论家发表的言论,在左翼学者当中引发了不少评论与反响,它既包含着对当今世界形势发展的分析和判断,也夹杂着对现实社会主义尤其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诋毁和攻击。

矛盾深化必将打开国际政治的新组合

第四国际第15次代表大会(2003年)召开以来,世界形势呈现出新的特点,即反全球化运动和一系列国家内社会抵抗运动的不断增长,世界总体形势可谓是战争、社会不稳定和多种矛盾的并存。

在他们看来,统治阶级无法稳定新的世界秩序,资本主义全球化正在产生多种新的矛盾。放眼世界,伊拉克战争再次证实了世界局势的无序性;前东欧集团的一些国家,新自由化攻势和新市场的开放,并没有导致资本主义经济的持续增长;欧、美国家经济增长期受到了限制,经济的萧条期却拉长了;阿根廷和乌拉圭等拉美国家经济正处于崩溃的边缘,先进资本主义国家与世界不发达地区的不平等正在加剧。他们在一系列的会议中散布了一种看法,认为最近10年美国策动了一系列战争,目的都是为了巩固美国的霸权主义地位。同时,这些战争表明了美国经济机制的变化,即石油多国化、军事工业综合发展、军备竞赛的重新发动、军事预算的爆炸性增长,表明了美帝国主义侵略性的战略导向。所有这些行动的国际性目标,在于美国要以政治、军事战略来统治全世界,包括支配其它的帝国主义列强和对全球资源特别是石油的控制。海湾战争、巴尔干战争、阿富汗战争,正是帝国主义相互之间新矛盾的体现,尤其体现了欧洲与美国的战略竞争。可见,诸多矛盾的相互给合己经导致了新自由主义在政治上和观念上的危机。他们认为,为了保持新自由化政策的目标,帝国主义对工人运动的攻势必然加剧。如果这些矛盾深化下去必将打开国际政治的新组合。

反全球化运动将是发动新工人运动的切入点

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国际矛盾,在相当范围内已引起了社会和政治的反响,这不仅表现在工资动者的总动员上,如1995年冬天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的总罢工,以及一系列拉美国家的斗争和反抗;也表现在反战运动的总动员上,这在英、美等国表现得更为突出。反全球化运动体现了阶级力量对比关系的演化,运动的扩展特别是年轻人的激烈化,表明了反抗的潜在能量,这是重新发动新工人运动重要的切人点。然而,现实的这些变化并没有改变近20年来的总体趋势,即新自由化继续处于攻势,而整体的工资劳动者却处于守势,主要表现在私有化的进一步扩大、劳动力的流动性和伤亡人数的继续增加、工人阶级的不断分散、税务政策日益向富有阶级倾斜、工资的压力以及工人阶级购买力的下降、企业破产和成千上万劳动力的剩余等。

第四国际第15次代表大会指出,今天工人运动正处于历史性的过渡时期,其特点是斯大林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社会自由化的结束,以及新的社会和政治力量的出现。他们认为,当今社会民主主义思潮正与资本主义的新自由化相适应,日益与资本机制的上层成为一体,逐渐融合到社会自由主义中去,从而使一些平民阶级从传统的左派中分离出去,在一些国家,原本占优势的共产党现在或崩溃瓦解、或改建、或与其化政党结盟。同时,在巴西和委内瑞拉等国,在反全球化运动内部都可以看到激进的新改良主义的出现。因此,目前世界整体的工人运动,仍然要为上世纪的受挫,特别是斯大林主义造成的灾害付出巨大代价,新的革命前景的到来,仍然需要时间。

他们为当前国际制定的方是,鼓励对话和联合行动,迎接超越双重死胡同的新思潮,并选择一条统一的、民主的、反资本主义的道路。国际的任务是,设法对这些社会和政治中心地区的反全球化、反战等新社会运动的能动力进行分析和综合说明。国际的政治路线是,建立更广泛的反资本主义政党,并重建工会和协会等组织,充分参与各民族和社会运动的重建工作,形成民主的、社会的反资本主义行动纲领。在他们看来,尽管目前还很难预设未来一个时期夺取政权的切实可行步骤,但起码可以根据反全球化运动的经验,提出一系列战略性和纲领性的问题。

反对由官僚层领导的、盗用社会主义名义的各政权的资本主义复辟

在反全球化的同时、坚决反对「由官僚层所领导的、盗用社会主义名义的各政权的资本主义复辟及其造成的各种后果。」这是他们强调的另一核心向题。正是为了实施这些要求和原则,国际才继续提出抵抗资本主义全球化向东欧、前苏联和中国的扩张,反对所谓「社会主义官僚政权」造成社会福利恶利、生产数据商品化、对工人剥削增加的各种政策。同时,国际不但拒绝对一党独裁制的怀旧,也拒绝在权力层的控制下对社会福利的虚伪保护,因为这些权力层往往以反对全球化为幌子来隐藏它们自己的特权及与工人的压迫关系。

第四国际认为,在与一切正在进行抵抗资本主义全球化的斗争取得联系的斗争同时,应反对任何对社会福利和权利的侵犯,并无条件地支持反对社会退步的各种抵抗运动。他们认为,有些国家以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名义,以假现代化为幌子,向世贸组织制定的规则打开门户,事实上意味着对工人阶级的超级剥削,即以最低的成本为世界市场进行生产,同时使该国的新资产阶级致富。国际对这类国家提出了两点所谓指导性的意见,即对现在仍以工人名义执政、但实际上在牺性他们利益的各个政权,进行彻底的批判性分析;在从未真正实施过的民土的基础上,与一刀反压迫的斗争进行联合,使名副其实的社会主义计划重新建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