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美爾瓦爾得宣言

191595-8日)

歐洲的工人們!

戰爭已進行了一年多。戰場上躺下了數百萬屍體;數百萬人已經終身殘廢。歐洲已成為人類大屠殺的場所。許多代人工作所取得的全部科學成就被毀滅。最殘酷野蠻的是它慶祝戰勝了以前人類所為之驕傲的一切。

不論戰爭爆發的直接責任真相如何,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是帝國主義造成了這場混亂的戰爭,是各國資產階級為了滿足他們剝削人類勞動、掠奪自然財富來攫取利潤的貪婪欲望造成了這場戰爭。

那些經濟上落後、政治上軟弱的國家已受到強國征服的威脅,這些強國正企圖按照他們剝削的需要,用血和鐵來改變世界地圖。所有的人民和所有的國家如:比利時、波蘭、巴爾幹國家和亞美尼亞,或是全部或是部分地作為賠償交易中的贓物受到吞并的威脅。

當戰爭進行時,那些推動戰爭的真正勢力的卑鄙暴露無遺。阻礙人們了解世界災難意義的幕布正在一片一片地剝落下來。從人民的流血中得到戰爭利潤並發財致富的各國資產階級都說戰爭是為了保衛祖國,為了解放被壓迫的民族。他們在撤謊!

實際上他們是在被破壞的土地上埋葬本國人民的自由,同時也埋葬其他國家的獨立。新的束縛、新的鎖鏈和新的負擔已出現,一切勝利國或是淪亡國的工人們都不得不承受這一切。戰爭剛開始時宣佈戰爭的目的乃是為了提高人類文明的程度,而實際結果卻是悲慘和困苦、失業和貧窮、飢餓和疾病。年復一年的戰爭耗盡了民力,破壞了社會改革工作,阻礙了前進的步伐。

知識和道德的每況愈下,經濟上的災難,政治上的反動——這就是國家之間的恐怖戰爭賜予我們的東西。

因此,戰爭的確赤裸裸地暴露了現代資本主義。現代資本主義不僅同勞動群眾的利益,同歷史發展的形勢,甚至同人類共同存在的主要條件都是格格不入的。

掌握各民族命運的資本主義社會的統治勢力、君主和共和政體的政府、秘密外交、龐大的雇主組織、中產階級政黨、資本主義報刊、教會,所這些勢力必須承擔這場戰爭的全部責任;這場戰爭產生於豢養和保護它們的社會制度,也是為了它們的利益而進行的。

工人們!

你們被剝削、被剝奪權利和受歧視,在戰爭初期,當你們被徵集入伍走向戰場、走向死亡時,你們被稱為兄弟和同志,而今,當軍國主義把你們弄成了殘廢、折磨了你們的肉體、使你們得不到尊敬、毀掉了你們的一生時,統治者還要求你們拋棄你們的利益、目的和理想——總之一句話,要你們奴顏卑膝地服從於「國家的停戰」。你們不能表達自己的思想、感情和痛苦;你們也不能提出自己的要求並為此而鬥爭。新聞沒有了自由,政治權利和自由被踐踏,這就是今天的鐵腕軍事獨裁統治。

在當今人類和歐洲的整個前途受到威脅時,我們不能也不敢再長期處於被動狀況了。社會黨的工人階級為反對軍國主義進行了幾十年的鬥爭。它的代表們帶著日益增長的焦急的心情,在國內和國際的會議上致力於同威脅愈來愈大的帝國主義發展的結果——戰爭的危險作鬥爭。在斯圖加特、哥本哈根和巴塞爾舉行的國際社會黨人代表大會都指出了工人階級應走的道路。

而參加決定走這條道路的我們各個社會黨和工人階級組織,在戰爭爆發後,卻忽視了從那以後所應盡的責任。他們的代表們要工人停止他們的鬥爭,說這是工人階級唯一有效的和可能的解放方式。他們已投票贊成統治階級的戰爭撥款,在各個方面聽任自己政府的擺佈。他們力圖通過他們的報紙和使者贏得中立者贊成他們各自政府的政策。他們把參加政府的社會黨部長們當作遵守國家停戰的人質,因此他們要負起這場戰爭及其目的和方法的責任。正因為各社會黨一個一個地失敗了,各國社會黨的最負責的代表——國際社會黨執行局也遭到了失敗。

這些事實說明了為甚麼國際工人階級運動當它在戰爭初期並沒有陷入全國的恐慌,甚至還有一點起色的情況下,卻仍不能,甚至在今天屠殺各民族的第二年,在所有的國家同時進行一場活躍的爭取和平的鬥爭。

在無法忍耐下去的情況下,我們聚集在一起,我們是社會黨、工會和少數派的代表。我們表德國、法國、意大利、俄國、波蘭、拉脫維亞三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瑞典、挪威、荷蘭和瑞士的人們。我們不是站在同剝削階級搞民族團結的立場上,而是站在工人和工人階級鬥爭的國際團結的立場上。我們聚集一起是為了重新建立已經中斷的國際關係,並號召工人階級組織起來,開始進行爭取和平的鬥爭。

這場鬥爭也是爭取自由、爭取民族之間親如兄弟、爭取實現社會主義的鬥爭。我們的任務是用鬥爭爭取和平,是一種沒有吞併和戰爭賠款的和平。只有違犯民族權利和自由的思想受到譴責時,這樣的和平才有可能實現。必須禁止強行吞併被佔領國的全部或部分領土。禁止進行公開或偽裝的吞併,用壓制政治權利來進行強迫的經濟聯合是更不能容忍的。各民族有權選擇他們自己的政府,是國際關係中不可動搖的基本原則。

已經組織起來的工人們!

自從戰爭爆發後,你們為統治階級耗費了自己的精力、勇氣和堅定性。現在的任務是,要用工人階級不調和的鬥爭方式,為了你們自己的事業,為了爭取實現社會主義的神聖目的,為了拯救被壓迫民族和被奴役階級,參加到鬥爭的行列中去。

全力以赴來開始這場鬥爭是各交戰國社會黨人的任務和職責。在這場反對血腥屠殺的戰鬥中以各種有效手段支持他們的同胞兄弟是各中立國社會黨人的任務的職責。

世界歷史上從未有過如此迫切、如此崇高、如此庄嚴的任務,完成這個任務是我們共同的工作。為了實現各民族間的和平,我們要不惜犧牲一切,不怕任何艱難險阻。

男女工人們!父母們!寡婦和孤兒們!受傷者和殘廢者們!我們向一切受到戰爭傷害和戰爭惡果的人們大聲疾呼,這聲音越過國界,越過硝煙彌漫的戰場,越過被破壞了的城鎮和鄉村。

「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以國際社會黨人代表會議的名義:

德國代表團:格累德堡,阿霍夫曼

法國代表團:阿布爾德朗,阿梅爾黑姆

意大利代表團:艾莫迪利揚克,康拉查理

俄國代表團:尼列寧,波阿克雪里羅得,M波布羅夫

波蘭代表團:拉品斯基,阿瓦爾斯基,(雅科布)哈奈基

泛巴爾干社會黨人聯合會:(羅馬尼亞代表團)克拉柯夫斯基;(保加利亞代表團)瓦柯拉羅夫

瑞典、挪威代表團:策霍格倫,圖涅爾曼

荷蘭代表團:罕羅蘭—霍爾斯特

瑞士代表團:羅格里姆